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96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4

 
「續緣,你的臉色很差喔!」闇蹤睜大碧綠色的眼眸看著明顯恍神加失魂落魄的素續緣,咬著兄長白衣特製的手工餅乾說著。他可是非常不習慣那一向溫文優雅的笑臉變成現在的悵然欲泣。
 
「我沒事!」輕輕搖搖頭,素續緣不知道自己臉上的笑容看在眾家好友眼中就如同在哭泣一般。
 
「是不是你爸,他還沒有清醒嗎?……」想來想去,這也是唯一能讓續緣變成這副模樣的原因!闇蹤繼續啃著手中的餅乾,沒有注意到身旁其他人拋過來的眼色,兀自問著。
 
「小蹤!」白衣出聲喝阻著自己的弟弟,但是卻為時已晚。
 
素續緣的臉色因為闇蹤的話語更顯落寞悲傷,洛子商受不了地丟給闇蹤一個白眼,不著痕跡的拍拍素續緣肩膀給他打氣:要不是這小鬼是白衣的弟弟,自己肯定會給他一頓教訓!
 
「呵呵呵,黑小不點,你想不想看看我最近新發明的扁人方法啊?」變態的笑聲再起,配上兵燹俊美卻邪氣的臉龐,頓時讓闇蹤縮了縮身子,再加上哥哥少有的怒喝與洛子商的白眼,讓他倍感委屈。
 
「好了,小蹤他只是擔心我,你們也別這樣嚇他。」眼見闇蹤一臉委屈又不肯示弱的模樣,素續緣急忙打圓場緩和氣氛。
 
「別太逞強,有什麼需要可以告訴我們!」最少言的天忌也難得地開口安慰,畢竟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太多,就算是續緣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把心情平復。
 
「呵呵呵,我說天忌,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溫柔了?」一把挾過正在安慰素續緣的金髮少年,兵燹顯然對他那少有溫柔的對象竟然不是自己感到不悅,就算對方是他一直很疼愛的素續緣也不例外。
 
「兵燹,看看時間跟地點,要親熱回家去!」白馬縱橫閒適地啜飲著手中的咖啡,對於眼前萬年夫妻檔的親密行為已經很習慣了。反正會不看時間地點的只有兵燹,洛子商這邊可是安分得很,誰叫白衣可是學生會會長啊!
 
「小蹤,你要跟續緣道歉!」雖然知道續緣並不在意弟弟的唐突,不過歉還是要道的。
 
「我……」嘟著嘴巴,闇蹤開始在鬧小性子。他真的沒有什麼惡意,為什麼哥哥的態度像他做了什麼天大的壞事?
 
「我想去買點飲料,你們要什麼?小蹤,你來幫我拿吧!」見白衣一臉還要訓人的模樣,素續緣起身走向一旁賣飲料的店家順便也把闇蹤一併拉走,這個動作擺明就是袒護闇蹤。
 
「小蹤哥哥就是被你們給寵壞的!」一臉故作老成模樣的金小俠搖頭晃腦地說著,一點也沒有意識到旁邊幾人送來不以為然的目光。這小鬼似乎已經忘記自己才是八個人中年紀最小的人。
 
「風叔要我這幾天顧好續緣!」看著素續緣的身影,白衣將目光轉向在座的其他同伴說道,「你們應該也有接收到同樣的叮嚀吧?」
 
 
「我家老頭跟你那叔叔是一鼻孔出氣的,風叔有交代你,憶老兄怎麼可能會忘記我?」洛子商不正經的模樣讓白衣有些頭疼,實在不明白自己為何對這個個性與自己天差地別的傢伙情有獨鍾。
 
「小叔要我留意續緣哥哥的情況,有什麼不對立刻通知他或狂刀叔叔。」葉小釵是金小俠的小叔,因為小時過繼給別人才會跟自己不同姓氏,不過叔姪的感情非常好,有時金小俠甚至覺得葉小釵才是自己的父親。
 
「子陵大哥也有交代我多注意續緣的安危。白衣,究竟出了什麼事情?」賞了不安分的兵燹一記拐子,天忌也開口問著白衣!依照金子陵那種天塌下來他也當成被子蓋的性格,會這般正經的交代足以想見事情的嚴重性。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聽父親的口氣好像是續緣這次去歐洲惹上了些麻煩,所以才會這麼快就回來,你們也知道素伯父現在的情況,所以才會要我們多注意續緣一些……」白衣的語氣中有些心疼,畢竟續緣從小跟自己一塊長大,他很明白素還真在他心中的地位。
 
「反正我們這幾天要顧好續緣…咦?」說著,洛子商不經意瞥見遠方不顯眼處一個詭異的身形,神色一變。
 
「續緣,小蹤,趴下!」
 
傳來的驚吼,令素續緣神經為之繃緊!直覺反應地抱住還搞不清楚狀況的闇蹤趴下,順勢踢倒身旁的桌椅做為掩護兩人的屏障,接著下來就是刺耳槍響、瓶罐破碎和尖叫哀嚎聲交織混雜而成的恐怖合奏。
 
這場狙擊並沒有如他想像中那樣久!就在素續緣開始祈禱不要傷及無辜人的時候,槍響倏然停止,前後大概只有幾秒鐘的時間吧!在槍響停止的同時,兵燹近乎變態的笑聲也跟著傳入他的耳中。
 
「喀喀喀,從兩年前金老鬼對我開了三槍後,已經很久沒有人敢當著我的面開槍了!」亮著邪美惑人的燦爛笑容,兵燹手中那把架在狙擊手脖子上,閃著冷冷寒光的刀刃是終止槍聲的原因。
 
另外一個暗殺者也被白馬縱橫給挑了出來,雙手骨折狼狽不堪地跌坐在狙擊手身旁!兩名男子臉上是同樣的不敢相信。
 
「你們……」還不及吐出更多話語,朝頸部逼近得刀口讓他將話吞回腹中,乖乖將手中的槍給放下。
 
打從出道以來,他們兩人接下的暗殺任務從來沒有失敗過,再難對付的目標他們一樣能達成。沒想到這次竟然會踢到鐵板,而且還是栽在這兩個二十出頭的小鬼手上,這讓他們兩人驚愕地說不出話來。
 
這場狙擊雖然沒有造成人員的死亡,卻也讓不少學生受到驚嚇和受傷!白衣、天忌和金小俠忙著照料被波及的路人,並要求店家報警與通知校方;白馬縱橫負責警戒順便幫忙兵燹刑求……呃,詢問一下他們想要的訊息。
 
「續緣,沒事吧?」洛子商走到素續緣身邊查看,幸好自己發現得早、續緣也躲得快,除了闇蹤受到點驚嚇外兩人並無受傷。一面問著,洛子商一面將臉色有些發白的闇蹤帶到白衣身邊,他知道現在就只有白衣能安撫得了這隻小黑貓。
 
果不其然,闇蹤一把撲進白衣的懷裡,雖然沒有放聲大哭但是驚慌的臉龐也讓白衣慌了手腳,不斷柔聲安撫。這副『兄友弟恭』的情景,讓洛子商看在眼底、悶在心裡,只好將怒氣轉移到被白馬與兵燹架住的兩個笨蛋身上。
 
「變態燹,問出來了沒有?等下葉叔叔他們一來就沒得玩了。」把握時間問清楚,不然那群長輩一定會以他們年紀還小這個理由,硬是把他們可以玩……呃,可以表現『友誼』的機會搶走。
 
「喀喀喀,洛痞子,你就讓我多玩一些時間吧!」變態的笑聲、漂亮卻邪氣的藍眸,加上那把亮晃晃的刀刃,兵燹逼問的功力可是眾所皆知的強。
 
望著眼前發生的一切,身為當事者的素續緣卻只是咬住下唇,緊緊的、直到唇瓣流出鮮紅的液體他都毫無自覺。
 
事情已經很明顯,那天的狙殺目標,是自己!父親是為了救他才被那枚塗著不知名毒素的子彈打中……
 
「續緣、續緣,別咬了!」發現素續緣的情況,天忌趕忙抓住他的肩膀搖晃著,企圖喚回他的神智,「續緣,你的嘴唇都咬破流血了,快點鬆口啊……」
 
「續緣,別這樣!」白衣顧不得還窩在懷裡的闇蹤,連拖帶拉地抱著懷中身影,一個箭步來到素續緣身邊輕拍他的臉龐叫喊。選修過心理學的白衣明白:續緣現在已經深陷自責的情緒中,無法抽身。
 
為什麼是他?他自認沒有得罪過任何人啊!
 
「續緣、續緣?小俠,快通知葉叔叔跟一頁書伯伯,快點!」洛子商一臉驚慌地吩咐,根本沒有心力去管兵燹怎麼『拷問』那兩個狙擊手。慘了,如果續緣有個什麼丁點差錯,他們七個人全部得切腹謝罪。
 
若要針對他也無妨,但為什麼要波及其他無辜人呢?尤其,為什麼要傷害到父親……突然,素續緣眼前的景象轉變了!
 
紅!是漫天的血霧,和那抹為了就自己不惜以肉身擋下奪命一槍的父親。父親的臉上依舊是滿滿的、溫柔的笑容,彷彿再與自己訣別一般……「不,不要──」
 
「續緣──」
 
最後的記憶,是由遠而近的警笛鳴響、眾人的驚呼,以及一雙帶著驚恐的邪魅眼眸……
 
***   ***   ***
 
抱著懷中失去生命氣息的軀體,一身黑紅西式華服的藍眸男子只是靜靜站在黑暗且腥味濃厚的空間中,注視那張慘白的爾雅面容,唇上沾染的墨色血跡增添了一絲悲哀的艷麗。
 
究竟是什麼時候戀上他的?
 
修長的指在那殘有餘溫的臉龐遊走,感受到那微暖的溫度逐漸消失、冰冷!深藍的眼眸開始瞪大,呼吸開始急促,尖銳獠牙因為闍皇一脈強烈的愛憎開始伸長,透過這副獠牙,他準備讓懷中溜走的溫暖靈魂再度凝聚……
 
『西蒙,你瘋了嗎?』華貴的銀白身形掠過,及時阻止了劇毒之牙刺入青年的頸側,可是這個舉動卻帶來的後續效應是一記又狠又準的刀氣,毫不留情地直撲自己而來。險之又險地閃過,但臉頰旁的淡金色髮絲仍在劫難逃,一縷飄然落地。
 
『不要阻擾我!』深藍的眸子轉變成嗜血的赤紅,黑衣男人身後三丈高的巨大墨色雙翼說明他正處於失控的瘋狂狀態中。
 
『西蒙,你如果想讓他跟這些人不人、屍不屍的活死人一樣,你就咬他!』不敢再靠近西蒙一步,就算是他也畏懼於眼眸透露出的瘋狂:西蒙,黑暗的闍皇!只有再極度瘋狂失控、敵我不分時才會透露出赤紅之眼。
 
『活死人、活死……不,不行!不能讓他變成那樣,對,不能……』禔摩的一席話打醒了他。摟著懷裡失去生命跡象的軀殼,他不斷喃喃低語,心緒狂亂。
 
是的,現在若他咬了懷中的身軀只會讓青年變成一具毫無意識靈魂的喪屍,然後慢慢崩壞成一塊塊殘缺的肉塊,他不能。
 
是的,不能這麼殘忍地讓他痛苦活著!但是,自己該如何消除全身崩壞似的痛?該如何克制被一刀刀剜著心臟般的疼?這,是比長久以來的封印更令他難以承受的煎熬。
 
突然間,狂傲中帶著淒厲的笑聲傳遍整個空間,幾乎撼動整個天地,逼得銀白身形不得不捂住自己的耳朵,就在這一刻的時間內,黑衣男子有了更加瘋狂的舉動……
 
『西…西蒙,住、快住手!你……』抓住那鮮血淋漓的右手,禔摩吃驚得連話都說不完整!西蒙的右掌上除了鮮血,還有,一顆血淋淋的藍色眼珠子。藍色的眼球離體後帶著濃艷的血,色澤慢慢轉濃最後凝結成一枚紅黑色的晶石。
 
是的,那是西蒙的右眼!闍皇一脈不僅擁有嗜血族中最強大的力量,右眼更是歷代闍皇傳承的記印!難道他要……
 
『永生永世,我都會尋找到你的!』將掌中已經化成紅黑色的血石放在懷中之人眉心的硃砂痣上,他滿意地注視血石宛若有生命般慢慢嵌入對方的眉心,取代了那抹痣印。
 
闍皇右眼的記印,以自己的不老、不死作為代價,換取與懷中之人永生永世的相守!這個代價,值得。
 
『西蒙…你寧願為了他葬送闍皇一脈的傳承嗎?』頭一次見到西蒙這般,禔摩不得不對黑衣男子的執動容。要說不忌妒是很困難,但是他的忌妒卻是起於西蒙能對素續緣做到如此的地步。
 
『為了他,我心甘情願!』闍皇一族雖然有著強大的力量、至高的權勢,但是歷代卻難有尋得真愛的前例,在這光彩外表下只有孤獨寂寞的心,和少有波動的情。
 
『好吧!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