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20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3

 
 
「是嗎?……」素續緣的臉上露出了無奈的苦笑。
 
也許,沒有特別糟就是好消息吧!他如此安慰自己,拉起病床上躺臥之人的手貼在自己臉頰上。頰上傳來的溫度雖然略低,但卻是一直讓他不至於崩潰的溫熱。
 
「小緣,慈郎、淨琉璃都在極力救治還真;而且小釵、劍君還有海殤君那邊也極力搜捕兇手找出毒素的成分,還真一定很快就能清醒的,你別太擔心。」現在這種情況下,青陽也只能用如此拙劣的方式安慰少年。
 
「續緣知道。」他知道父親正在和死神搏鬥,他知道所有的長輩正在為搶救父親的生命奮鬥,他知道自己不該在這個時候出問題讓長輩們擔心的,他知道。
 
「小緣,別太自責,還真不希望看到你這樣子的。」一頁書心疼地走到素續緣身邊,將少年單薄的身子擁入懷裡。
 
打從還真出事到現在,這孩子一直將所有的過錯歸咎在自己身上,太過早熟敏感的他堅決不肯落下淚,將那足以令人瘋狂的痛苦全數吞入腹中。
 
「大伯,我好怕……」不知道自己的恐懼究竟是來自怕失去父親,還是對那名黑衣公爵驚懼,素續緣放任自己在一頁書面前軟弱些,因為他真的好累。
 
「有我們在,你不用害怕。」
 
極其難得,向來冷漠少言,榮登最大牌流氓首位的佛劍分說竟然也放軟嗓音,陪著一頁書安撫素續緣,也許是不好意思,或許是不闇此道,總之佛劍的表情冷漠中帶著一絲的彆扭。
 
「是啊,小緣!」規律拍著少年瘦弱的肩膀,一頁書熟練的舉動讓長久以來懷抱疑慮的屈世途肯定了某件事情:
 
他從以前就懷疑一頁書對素家這對父子檔沒輒,今天果然讓他證實了這個推測!試問,他們之中有誰看過一頁書這樣溫柔的表情和動作過?就連身為他情人海殤君也沒有這樣的待遇。
 
「可是我……」欲言又止,因為讓他害怕的不只有父親的事情,其中也包含著那個黑衣公爵令他覺得窒息的眼神。
 
熟悉、熟悉得讓他無法自前夜那個軌譎的夢境中脫離,讓那因為父親之事而沉澱的記憶夢境再度纏繞心頭。
 
「嗯?」一頁書憐愛地看著懷中強作堅強的少年。這孩子就跟他的雙親一樣體貼、善解人意卻老將所有心事往肚裡藏,這就是素家人的血緣,也是他一直疼惜這對父子檔的主因啊!
 
「沒……沒事!」說不出口,他怎麼樣也無法將那個夢境告知這群疼愛自己的長輩們知道,怕已經為父親傷透腦筋的他們還要為自己擔憂分神。
 
父親,快點,快點清醒好嗎?續緣好擔心你!大伯、屈伯伯、小釵叔叔、青陽叔叔、召奴叔叔,還有其他好多叔叔伯伯都好擔心你,你一定知道的,所以快點醒過來,好嗎?
 
「小緣,你該回去休息了!你請假只到明天中午,下午不是還有課嗎?」看著懷中少年的情緒似乎平靜不少,一頁書朝身後的青陽和風隨行使了眼色,扶正少年的身子吩咐。
 
「可是……大伯,能不能讓我留在這?」他不想回家,他只想守在父親身邊。
 
「小緣,你明天有很重要的實習課不是嗎?別擔心,這裡有我還有其他人,等你明天下課後我叫海殤去接你過來,嗯?」
 
知道續緣在擔心父親,但一頁書還是不讓他留下!原因很簡單,因為他知道續緣的身體需要休息。
 
「可是……」
 
「聽大伯的話!跟風隨行還有青陽先回去,有事情我會通知你的。如果讓我知道你沒有乖乖休息的話,哼哼……」將視線飄往佛劍那,一頁書的意思非常明白:你如果敢不聽話,我就直接讓佛劍把你打暈。
 
「是!續緣知道了。」
 
一臉泫然欲泣的模樣,惹得屈世途心疼不已,轉頭看向冷著臉的一頁書,一時的心疼讓他忍不住開口求情,「一頁書啊,小緣也只擔心父親,你做什麼這麼兇?反正我們小緣可是天才學生,聰明絕頂,少去上幾堂課不要緊的…嗚嗚……」
 
話還沒有說完,屈世途的嘴巴已經被青陽給捂住。
 
在場的人除了佛劍沒有表情外,就連一向以不變應萬變的風隨行也開始一步步朝門口退去,因為某位掛名帶髮修行事實上卻暴力程度卻與佛劍不相上下的人即將抓狂,小心護著視線仍舊捨不得離開病床邊的少年,他打算只要一頁書有任何動作,他可以馬上撈起素續緣逃離現場。
 
「屈世途……」
 
果然,就連最受他寵愛的素還真頂他嘴都會被修理了,更何況是屈世途呢?一頁書鳳眼一瞪,眼看就要出手修理某人,青陽也很自動急忙閃身讓位,以防自己被無辜波及。
 
「不好意思,屈伯伯,續緣有點餓了,能不能請你……」在某人自創的大梵聖掌就要揮出之前,素續緣的聲音解救了遊走在重傷邊緣的屈世途。
 
「小緣你臉色真的很差!」青陽急忙狀似不經意地在旁邊推波助瀾,雖說被打的是屈世途,但一頁書前輩的攻擊常常會波及到其他旁人的。
 
「嗯?屈世途,你跟小緣回去,這裡由我來照料就可以了!」一頁書鳳眸染上擔心,看了病床上躺著的身形吩咐。
 
「喔!那……我們先回去了。」再不回去,等下可能就回不去了。
 
「青陽,佛劍好友,你們也陪小緣回去。」
 
一頁書望著素續緣三人背影沉吟許久,開口對病房內另外兩人說道,「青陽,這段期間多派人陪著小緣,不管他去上課或是任何地方都一定要有兩個人以上守著他!人手不夠的話,跟劍子還有海殤君調人,知道嗎?」
 
一頁書這句話代表著他所謂的兩個『人』,絕對不能是普通角色。
 
「咦?前輩,出了什麼事情了嗎?」怎麼陪小緣去一趟英國也不過幾天的時間,前輩就變成這樣?青陽有點摸不著頭緒。
 
先別說有個專職貼身護衛似的風隨行二十四小時可以保護小緣,小緣本身也是有武術底子的,個性溫和的他不喜歡動手,卻也不會任由其他人爬到自己頭上還不吭聲。
 
回想上次學校裡有個不知死活的白目傢伙因為看小緣不順眼,老是藉故欺負小緣,剛開始小緣只是一笑置之並不在意,直到那傢伙竟然拿去學校接人的還真做題材滋意侮辱,一腳踏中小緣的引爆點。
 
結果是,小緣並沒有太大的舉動,只是慣有的溫和笑容從臉上消失,雙眼冷冷瞪著對方,不到半分鐘對方只能棄械投降、逃之夭夭!不過,小緣似乎沒沒有打算放過他。他是不知道小緣究竟使了麼樣的手段整倒對方,只聽說後來那個白目小子突然像發神經一樣,在課堂中跳到講台上對同性的年邁教授上下其手……
 
「這趟英國行出了點意外,我擔心小緣!」一頁書走到床邊的椅子上坐下,一雙美麗的丹鳳眼望著床榻上依舊昏迷的人兒:「何況兇手還沒有抓到,所以要更加嚴密保護小緣的安全。」
 
還真的情況不明,他們不能讓小緣有任何損傷。
 
「……青陽知道了!」知道此時自己說再多也是無用,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給某人交代幾句後隨即掛掉,青陽轉頭看向佛劍分說:「佛劍前輩,我們走吧!」
 
「嗯!」應了一聲,與一頁書一樣蓄有一頭飄然白髮的佛劍跟上青陽的步伐。
 
「佛劍好友,小緣……就暫時麻煩你照顧了。」
 
「吾知道。」
 
聽著病房門關閉的聲音,一頁書這才伸出手摸著前方沉睡的臉龐,薄唇邊浮起無奈的苦笑:「平常總覺得你古靈精怪、沒一刻閒得下來,可是現在看你乖乖的躺在床上不再亂跑惹事,卻又希望你能恢復到以往的活力,把大夥兒弄得雞飛狗跳、雞犬不寧,我是個很矛盾的義兄,是不是呢?還真?」
 
「孩子,你究竟什麼時候才願意醒過來呢?你知不知道你的寶貝兒子小緣,現在正面臨很大的危險呢!」聽似責備但實際上卻是最心疼的話語,一頁書看著面無血色的素還真,向來呼風喚雨、掌控一切的他頭一次,有了束手無策的感覺。
 
「我絕對不會放過傷害你跟小緣的人,絕對要他付出最慘痛的代價!」
 
原本慈藹如神佛般的面容轉眼間蒙上一層殺氣,冷冽、讓人不寒而慄!這就是他號稱邪心魔佛的原因:對他做任何事情都可以,但只要傷害到他最疼愛的兩個人時,他絕對會不擇手段的折磨、凌遲對方,毫不心軟。
 
包括兇手身後的主使者,一個都不會放過。
 
兩年前,企圖綁架小緣要挾他們放棄與天策集團合作的策謀略就是最好的借鏡,下場是被萬國通緝、全面追殺,到最後是死在自己最親信的屬下手上。
 
「你的表情好可怕!」無奈的男性嗓音從身後傳來,其中還帶了一絲的嘲弄。
 
「你來了!」沒有回頭,因為他知道來的人是誰:「查出來了嗎?」
 
「我說,親愛的小書書,就算你沒心情理我,好歹也看在我辛苦犧牲兩天兩夜未闔眼的份上,轉頭看我一下好嗎?」
 
「海殤君,我警告你別再給我亂取綽號!」冷冷的送給身後藍色長髮男子一記殺人視線,讓對方乖乖閉上嘴巴。
 
「是是是,對你來說,素家這兩個小子才是你的寶貝,我這個愛人只能排在他們後面。」
 
雙手將資料奉上,海殤君萬分懊惱自己當初為什麼要介紹自己心愛的書書給惡魔素認識,他該知道這個惡魔素別本領沒有,靠著那張無辜的臉騙取所有人疼愛可是第一的!
 
像青陽子、葉小釵、佾雲加上他那幾個兄弟,慈郎、劍君、狂刀……等族繁不及備載,全是黑白兩道赫赫有名的角色,還不是一樣敗在惡魔素的無辜笑臉下,為他作牛作馬還免收工錢,就連他最心愛的書書也難逃脫惡魔素的魔掌……
 
「嗯?」鳳眼一挑,迎面撲來的殺氣讓海殤君急忙清空腦袋瓜子裡面所有的想法,乖乖站在一頁書身後聽他差遣。
 
唉,想到他這個號稱天下無敵的情人等下可能會有的反應,他還是乖一點的好。
 
「海殤君……」出奇溫柔的語氣,其中所包含的怒火卻是威力無窮。
 
知道再繼續裝死下去,迎面而來的不是眾人最怕的大梵聖掌恐怕也是令人頭皮發麻、被他們私下命名為『碎腦神音』的高八度吼聲,所以海殤君很乖地馬上陪笑站在愛人身旁,準備幫他解惑。
 
「你這份資料哪裡來的?準確嗎?」
 
「梵天,你忘記我之前的老本行了嗎?」梵天是一頁書的號,也是海殤君最常喊的名字。
 
伸手摟住情人的腰身,海殤君臉上有著不甘受辱的委屈表情,「雖然還沒有摸出對方的底細跟企圖,但是我比對過這小子血液中的毒素成分,應該就是出自歐洲皇室哈奇斯一門的毒物。」
 
「哈奇斯?該不會是那個叫做西蒙‧哈奇斯的公爵?」
 
「咦,梵天,你怎麼會知道?」他的書書向來對歐洲皇室少有接觸,畢竟要顧好那個容易招蜂引蝶、亂惹桃花的惡魔素就已經夠讓他頭痛的。
 
「在英國擄走小緣的人,就是這個西蒙‧哈奇斯!海殤,你馬上將這個人所有的底細資料全部查出來,包括他身旁那個一身銀白的男人也一樣。」嗓音一反往常的溫柔,不過一頁書的眼神卻非常的冷、冷得連海殤君都會不由自主地打起寒顫。
 
「這個,梵天,對方可是歐洲皇室的公爵,要竊取資料恐怕有點……」從來不知道自己也會有結巴的一天,可是……現在的書書真的好恐怖啊!
 
「我要在兩個小時內看到成果!」一頁書總算轉頭看向海殤君,臉上的笑容很美也很艷:「如果你拿不出來,我會選擇自己上門去挑人!當然,你也永遠別再出現在我面前。」
 
聽到這句話,海殤君除了投降別無他法。不愧是他的一頁書,直接命中自己弱點紅心,毫不心軟,即使是對自己相戀十幾年的情人也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