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2

 
將視線放向擺明踢館的人身上,咦咦咦……
 
「續……續緣,把續緣還來!」屈世途左邊是佛劍分說、右有一頁書,前面還有風隨行跟狂刀開路,若不是非常時期,恐怕來的陣仗會更加壯大。
 
續緣?!該不會是公爵手中抱著的少年吧?……
 
很想看,但是維特明白現在他首要的任務是阻止眼前幾個人,不然這座古堡很可能會在今天壽終正寢,因為很不巧,他知道現在站在自己面前的幾個人的身分:
 
佛劍分說,一頁書的至交好友兼同修!雖然掛名修行僧,大概等同於他們這邊神父一類的傳教人員,不過據說他的暴力和身手程度可以排上世界前三名,而且黑白兩道都拿他沒輒。
 
一頁書,說好聽一點是橫跨歐亞美三洲企業帝國:聖集團主席的輔佐,其實是主席的義兄兼監護人!
 
一頁書擁有著一張清儷的臉龐,讓無數初見面的人將他當成女子或者是軟弱之輩出言調戲,被身邊的護衛保鑣拖出去毒打一頓算是好,因為曾經有個人是被他親自拖出去打,下場是全身粉碎性骨折!由此證明,他的暴力程度與佛劍幾乎不分軒輊,難怪會成為好朋友。
 
狂刀,聖集團附屬保全公司:炎的第二負責人,曾經擔任過特種部隊的隊長,身手非凡,但後來卻突然退出特種部隊轉而進入聖集團,原因成謎!只知道,凡是惹惱他的人結局只能用『慘』一字形容。
 
綜合以上的結論,維特知道眼前是一場非常艱苦的硬仗要打,西蒙公爵絕對不會放手,如果這少年真是主人要找的人的話……
 
「他是我的!」果然,這就是主人的標準回答。
 
「你是誰?」屈世途瞇起眼睛打量著眼前狂傲霸氣的男人,不知是因為衣服的關係,還是歐洲人皮膚本來就比較淺,這男人的膚色白得令他毛骨悚然。
 
「這麼沒有禮貌,你們眼前這位可是歐洲皇室最尊貴的西蒙‧哈奇斯公爵!」發現這個貌不算驚人的中年男子竟然不認識頂頂有名的主人,氣得他大發神威,擺起萬年不曾動用過的憤怒臉色瞪著眼前一行人。
 
「公爵就能隨便綁架人嗎?」拿地位來壓他,哼,這邊隨便抓一個地位都大得嚇人,再說他們也不是歐洲人,公爵有什麼了不起的?
 
「將小緣交還給我!」一頁書開口,清亮高亢的嗓音配合著清聖莊嚴的表情,令看過無數王公貴族也不會皺一下眉的維特忍不住吞了口口水──這人的壓迫感可真重,比禔摩伯爵冷冷瞪著你的時候還要恐怖。
 
「小緣?」西蒙優美的濃眉挑起,好像很滿意卻又不願意這樣的暱稱出自別人口中,小心將懷中的少年放在鋪著柔軟枕墊的沙發上,西蒙的視線在剎那間變得溫暖。
 
「不准你叫他小緣。」這樣的小名,只有自己才可以喚。
 
「你有什麼資格不准?」這個小名,可是他們這群長輩級一致票選公認最好記的暱稱呢!屈世途努力捍衛自己的權利﹝?﹞。
 
「這小名只有我能叫!」像是故意要氣屈世途一行人似,西蒙特意彎下腰在少年額頭上留下一個吻。當然,這個舉動馬上就引起了風隨行的不滿,不用一頁書等人吩咐,他已經跨步上前要搶人了。
 
「給本伯爵站住,打斷我的劍還想在堡內搶人嗎?」禔摩一個擋身攔住了對方的行動,橫亙在他胸前的是一把銀製的手杖,他就不相信對方還能把他這把手杖給打斷。
 
「擄人惡行,不由分說!」一直沉默的佛劍分說突然開口,短短的八個字竟然讓前方的狂刀退開,就連屈世途跟一頁書都遠離佛劍三大步的距離。
 
不由分說,這四個字就代表這暴力修行僧又要開始扁人了……
 
「大膽!竟然敢對西蒙公爵不敬,來人,將這些人全部都趕出去……」維特的話還沒有說完,整個人已經被一隻手掐住喉嚨單手舉起,然後在維特以為自己就此一命嗚呼時將他丟到地毯上去跟那群守衛作伴。
 
果然,佛劍分說可是號稱流氓大哥級的修行僧!看著他輕輕鬆鬆單手提起維特丟到一邊的舉動,屈世途有所感觸的暗自想著:原來一頁書並不是最暴力的帶髮修行者,比起佛劍分說,一頁書算是很溫和的。
 
「把小緣還給我們,我們馬上走!」看著維特被佛劍分說提起、丟下,頭暈腦漲安分閉上嘴後,一頁書才姍姍攔住佛劍,瞇起鳳眼緩緩說道;禔摩跟風隨行對上,情況僵持不下;染有怒焰的藍眸對上佈滿薄冰的黑瞳,沉默依舊。
 
「我說過,不准叫他小緣!」西蒙的眼神暗了,藍寶石似的眸子在一瞬間染上鮮紅色彩。
 
「讓開……」狂刀接到一頁書的眼神,上前想要將素續緣帶回,卻被不知從哪冒出來的紅鬢金髮的男子和黑髮男人同時擋住他的路,沒有得到一頁書動手的指令前,他只能跟這兩人對峙,場面可說是一觸即發。
 
「嗯……痛!」就在一堆人吵吵鬧鬧之際,沙發上的正主兒清醒了!素續緣蹙著雙眉,臉色蒼白地揉著疼痛不已的頸背,甫自昏迷中清醒的他根本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四周出了什麼狀況,只知道他的頭很痛、頸背很疼。
 
發現素續緣清醒的第一時間,西蒙立刻坐到素續緣身邊,見他揪緊的臉色和動作,伸出雙手幫他輕柔地推拿頸背肩膀,想幫他緩和身體上的不適。看來,他下手太重了些。
 
「小緣……」不放心出聲呼喊,雖然知道對方這個舉動沒有傷害續緣的意圖,可是屈世途就是不能放心。
 
「嗯,屈伯伯……」迷迷糊糊抬頭回應,頸背傳來輕柔的推拿力道讓他的神志稍稍清醒,只是素續緣沒有料到自己一抬頭,映入眼簾的竟是一張讓他錯愕中帶了驚恐的男性臉龐。
 
這張臉……是他夢中的那個嗜血王者!頓時,夢中的所有複雜情緒全數湧上心頭。
 
「不要!」直覺性推開對方,素續緣的叫聲又是引起一陣混亂。
 
聽見素續緣叫喊的風隨行和狂刀,不待一頁書的指令就各自與擋在身前的人動起手來;佛劍和一頁書也驚人的速度衝到西蒙身邊將人搶回,西蒙想阻止卻被佛劍牽制住,只能眼睜睜看著一頁書將素續緣擁入懷中,輕拍著他顫抖不已的肩膀,柔聲安慰著他。
 
「沒事了,小緣,沒事了……」
 
「大伯!」只見素續緣緊抓著一頁書的衣衫,不難看出他非常的恐懼。
 
「把他還給我!」想衝上前攔住一頁書的西蒙,卻苦於無法甩開佛劍的牽制,他知道佛劍沒有傷人的意圖,可是他不能讓他們將人帶走,就算他明知續緣在怕自己,「續緣,別走!」是的,別離開他了。
 
「小緣,你認識他嗎?」不解地問著懷裡的素續緣,一頁書對於西蒙的態度起了懷疑。
 
「我…我不知道……」素續緣從來沒有像今天這般害怕……不,應該說他很少像這般害怕過,畢竟同樣甚至有過之的恐懼在不久前他也嚐過。
 
「一頁書啊,我看小緣的精神情況不太好,先帶他回飯店吧!」眼見素續緣的情況不佳,屈世途說著,當然他的話引起了西蒙的強烈反彈。
 
「不准,續緣!別走……」
 
「西蒙!」出乎意料,這次攔住他的竟然是禔摩!禔摩跟風隨行打到一半,風隨行就因為一頁書將續緣帶回身邊而停手,與狂刀一同退到一頁書身前守護,和佛劍三人就如同鐵網般擋在前方,而禔摩,紅寅與希恩也一同退到西蒙身前,形成兩方對立的局面。
 
「禔摩……」
 
「維特,送客!」使了個眼神給西蒙要他稍安勿躁,禔摩要好不容易甩脫昏眩的維特將人送出去!雖然不明白禔摩這個舉動中包含著什麼樣的含意,但是一頁書等人還是快速離開。
 
一頁書心中決定:這次的目的已經達成,為了避免節外生枝,他們等下馬上搭機回國。
 
「希恩,紅寅、維特,你們把這裡清理一下,順便把所有的守衛、保鑣全數撤換,最起碼換一批不會被人一路拖進來。」
 
整理一下儀容,禔摩又恢復成原本冷艷絕倫的冰山美人,吩咐著前方沒有倒下的三人,轉身看到一臉憤怒、巴不得將自己生吞活剝的西蒙,冷艷的唇瓣勾起嘲諷的弧度,「你剛剛沒看到那人嚇成什麼德行了嗎?」
 
西蒙咬著牙不發一語!續緣剛剛的反應,他自然是看得一清二楚──續緣在怕他,非常非常的害怕和恐懼,那是他一直以來想極力抹去的懼意。
 
「我說平時你聰明得讓人招架不住,怎麼現在這種要你聰明的時候你卻笨得令人想直接把你釘十字架?」禔摩毫無形象的翻了個白眼,只差沒有舉起手中的銀杖直接往西蒙頭上敲去,看能不能敲醒他,「沒有線索都讓維特找了十幾年,現在有目標你還不知道該怎麼去查嗎?」
 
「維特,你知道剛剛那群人是什麼來歷嗎?」總算被禔摩的話點醒,西蒙又恢復成叱吒歐洲皇室的西蒙公爵,看著跟紅寅、希恩打理一切的維特問道。
 
「報告公爵,少年的身分不太清楚,不過他身旁的人幾乎都是聖集團的重要人物,從這邊查應該很快就能查到您要的資料。」盡忠職守的報告自己所知,比起像隻無頭蒼蠅在地球上亂找,這個任務不知輕鬆幾百倍。
 
不過,剛剛那兩位聖集團的高層人物向來鮮少涉足歐洲一帶,怎麼會突然出現在倫敦呢?
 
「聖集團?」另外一陣嗓音傳來,一名高大俊挺的白髮身影突然出現,在維特來不及回身就抓住他的衣領提起,「你剛剛提到聖集團,究竟出了什麼事情?」
 
「教父!」禔摩望著突然抓狂的男子,溫吞地喊了一聲。沒錯,眼前的男人正是他與西蒙的教父,也是他們名義上的扶養者,有個非常古怪名字的男人,茶理王。
 
「這…屬下……」哇,沒想到一向幽默風趣的茶理王也有這般失控的時候,他快被勒死的,主人快來救他啊!
 
「教父,你掐著維特叫他如何回答你?」用話語將西蒙打醒的禔摩冷冷說道,讓茶理王注意到維特已經開始往上吊的眼睛,悻悻然地鬆開手,將視線投向尚未清場完畢的大廳。
 
「這是怎麼回事?」
 
「問他!他惹出來的,我要回去睡覺了。」禔摩指向西蒙,順便將所有事情都丟給使作俑者,反正事情的確也是他引起的,沒理由要別人來幫他解釋吧!
 
看著禔摩優雅離去的背影,西蒙再看向眼前幾乎要磨牙咬人的一代……教父,沒有馬上回答,銳利的目光上上下下掃視過一遍後近乎完美的薄唇勾起一絲邪笑,「我想,之前維特找不到任何消息,該不會是教父『您』做的好事吧?」
 
「這……」原本氣勢磅礡的茶理王在瞬間氣焰全消,望著眼前不怒而威的西蒙,身為教父兼扶養者的他很清楚眼前的人正處於抓狂邊緣。
 
這就是當他知道聖集團的人來時,為何會有這般激動反應的原因。
 
據說,當天茶理王教父最鍾愛的大片茶園被放火燒得一乾二淨,就連堡中存放的茶葉都難逃一劫,全數被人丟到火裡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