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20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1

 
 
為什麼,自己的心中有著一種感同身受的錯覺?對這個青年的愛、他的痛、內心的矛盾糾纏和他的絕望無助,自己甚至能知道青年下一個動作是什麼──用最後的方法來了結自己的絕望,斷絕自己的矛盾,還有狠狠地報復眼前的人。
 
看著青年牙關一緊,墨色的血液順著青年帶笑的嘴角滑落,就在黑衣人來不及阻止之前咬破藏在口中以久的劇毒,然後倒落在對方的懷裡。就在這時,他總算看清楚一直背對自己黑色身形的容貌。
 
俊美、邪魅,王者風範,近乎完美無瑕的男性臉龐上充滿了痛苦和瘋狂,只見到這名黑衣男子抱住青年逐漸失溫的身體狂吼著他聽不懂的話語,然後突然一把扯開青年的衣領,展露出銳利的獠牙朝著青年白皙的頸部逼近……
 
嗜血!這男人要把青年變成嗜血族!
 
一瞬間,陌生的十四個字出現在他的腦海,叫喊聲也在同一時間從自己喉嚨深處發出:「不要────」
 
最後的意識,是黑衣男人投向自己的視線,瘋狂而且……絕對執著。
 
***   ***   ***
 
「主人,這是你要的資料!」
 
仿照中世紀建築的歐式古堡,金碧輝煌的佈置不難看出這古堡的主人非富即貴的身分。
 
半跪在鮮紅色地毯上,管家維特恭敬地將手中的資料成給前方黑衣裝扮的男子:「遵照主人給的條件,全球符合的人選只有五個,身家背景資料和照片全都在這裡,請主人過目。」
 
只見衣著華貴,帶著金邊黑紅高帽的尊貴男人接過他手中的資料翻了幾下,原本閃過喜悅的眸子霎時又冷了下來,隨即將整份資料丟在地上:「沒有!他們,都不是我要找的人。」
 
「又做白工了嗎?」一旁同樣華貴的白衣男子手捧裝著紅色液體的玻璃酒杯,美麗卻冷漠的臉上難得地泛起一絲興趣,看著依舊跪立在地上的維特,揮揮手讓他起身回答:「多少年了,竟然還查不到素續緣這個人?」
 
維特暗暗在心中叫苦,如果可以的話他也不希望這種情況發生!主人打從十歲起就開始要他尋找一個名叫素續緣的東方人,沒有其他線索,只說是東方人,天知道全球的東方人口有多少,更別提主人給的線索是少之又少,他能找到這五個『有可能』是主人要找的人已經是費盡心力了。
 
其實,他更懷疑世界上真的有這個叫做素續緣的人嗎?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主子要找的人,那也難怪這十幾年來自己總是徒勞無功。
 
「他一定在這個世界的某個地方,不管怎麼樣我都會找到他的!」
 
「隨便你!不過,如果真的有這個人,而且能在我們全球性的追查中還安然無恙地度過十八年,若不是我們內部出了內賊就是對方有著很強悍的靠山撐腰!西蒙,你認為呢?」白衣男子動作優雅將杯中的液體一口飲淨,語氣中有著挑釁。
 
「他,是我的。」
 
「真有自信!你要怎麼找我不管,但別忘記今天安奈爾公爵府的化妝舞會,這次輪到你參加了。如果你敢不到,後果你自己應該很清楚。」禔摩放下手中的杯子,對兄長瘋狂的行為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他倒想看看西蒙這股瘋狂的執念能持續到什麼時候。
 
一面留連眾家名媛美女叢,一面尋找長久以來自己心中鑴印的少年?哈。
 
「化妝舞會?又是他那任性的女兒要求的嗎?」
 
「沒辦法,誰叫她是公爵的女兒呢!你如果不想去,當初就該直接拒絕。」禔摩雙手一攤,臉上無所謂的表情讓西蒙冷哼一聲。
 
「當初是你收下邀請函的。」
 
「你沒有拒絕啊!」怎麼樣,他就是想看這個跩到不行的兄長出糗,不行嗎?
 
誰都知道西蒙號稱歐洲皇室貴族的女性頭號殺手,不用送花、無須甜言蜜語,只要單單一個眼神就足以迷倒眾家貴族千金。
 
「禔摩,別挑戰我的耐力!我會赴約,但是我也不會讓安奈爾那老頭好過。」西蒙俊美英挺的臉上浮出一股邪氣,讓這張已經可以迷昏世界所有女人的臉上更添一分魅惑。
 
嗯,看來他得幫安奈爾公爵祈禱,因為西蒙主人的情緒看起來很糟啊!維特一邊忙著侍奉主人更衣,一邊暗自祈禱並祈求禔摩伯爵別再刺激主人了。
 
維特也很困惑,明明禔摩伯爵平日就是一副冷冷淡淡,誰也不想多問、多理的態度,為什麼偏偏就是愛在這件事情上刺西蒙主人的痛處,每次看他兩人的相處情況,維特只能用膽戰心驚來形容。
 
「禔摩伯爵,你不參加嗎?」注意到禔摩至今尚無更衣的打算,維特一面忙著張羅,一面問道。
 
冷冷一笑,禔摩沒有回答,不過一雙冷魅的眸子瞪得維特手腳發寒,低頭開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問了什麼樣的愚蠢問題:禔摩伯爵一向不太會讓西蒙公爵一個人參加宴會,一方面是為了怕他將所有皇室貴族都惹毛,另外一方面是他也不希望主人因為找人找太久,老會飢不擇食地隨便抓了一個女人就『咬』下去……
 
西蒙倒是沒有理會身後兩人的小動作,無意識打理著自己衣著,他的腦海中不時會盪著,那張永遠淡雅如水的斯文容顏與自己千百年來的誓約:你,屬於我的!不管你逃到什麼地方,我都會找到你……
 
 
 
安奈爾公爵,歐洲皇室貴族中地位與西蒙平等的少數貴族之一,膝下只有一子一女:二十二歲的亞維與十八歲的瑪莉安。
 
哥哥亞維目前就讀美國著名的醫學院,由於個性內向、安靜容易害羞;相形之下,活潑大方、愛對父親撒嬌的瑪莉安就比較得父親的寵愛,也是造就今晚這場化裝舞會的舉行。這次亞維會從美國回來,就是為了參加妹妹十八歲的生日舞會。
 
由於是化裝舞會,參加的賓客個個都是帶著面具出席,身穿華麗的晚宴服裝、手捧著呈滿香甜美酒的精緻玻璃杯,輕聲談笑間顯出上流社會的奢華。尤其是舞會的主角瑪莉安小姐,一身銀色低胸晚裝凸顯出年輕少女窈窕的身材,美艷的臉蛋雖然以羽毛眼罩遮住半張俏臉,卻依舊艷光四射、艷冠群芳。
 
亞維無奈地望著在賓客中穿梭的父親與妹妹,喜歡安靜的個性讓他有些不適應這樣的場合,偷空悄悄溜到人跡較少的陽台透氣,對妹妹的任性他也只能搖頭以對。
 
突然,一陣騷動從門口那傳了過來,亞維扭頭探看,正好看到一黑一白的高俊身形出現在大門口,同樣帶著羽毛眼罩遮去半個容貌,不過就暴露出的半張臉與那雙眸子,他想他可以理解妹妹為什麼會對這個只有幾面之緣的西蒙公爵傾心至極。
 
可惜,他對這位名揚社交界、蟬連最受少女歡迎的花花公子第一名寶座七年的西蒙公爵沒啥興趣,亞維轉回頭繼續看著外面的夜景,直到一道藍色的身形出現在他眼界範圍內,他才露出喜悅的神情,站在陽台上對著對方揮手:「續緣!」這兩個中文字,可是他苦練了好久才說得字正腔圓。
 
雖然亞維的叫喚聲不大,但是卻剛好讓經過陽台附近的兩人聽得清楚。
 
續緣?!
 
原本周旋在眾家名媛美女中的西蒙,因為這兩個熟悉的字因而愣了一下,身旁的禔摩不是呆子,自然也發現到亞維的聲音和西蒙的不對勁。兩人朝著聲音發出的地方看去,只見到亞維對著外頭招手,然後轉身朝著門口快步走去。
 
沒有任何猶豫,西蒙擺脫圍上來的美女跟在亞維身後走出舞會大廳,來到外邊的庭院,禔摩也追上前!舞會上最受注目的兩位帥哥都出來,社交名媛自然不會傻傻呆在屋內,紛紛提起裙襬想跟上前時,卻被禔摩以冰冷視線給嚇得縮回步伐。
 
別看這位禔摩伯爵纖細可人、艷麗非凡,其實他可是個西洋劍高手,惹惱他不管你是男是女他照樣挑你上場,而且下場絕對會比惹火西蒙公爵更慘……
 
 
 
「續緣,你真的來了!」亞維看著眼前黑髮及腰、身著藍錦唐裝的少年,臉上滿是熱切的笑容,「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少年只是淡淡一笑,恬靜溫雅的笑容一直是他最好的回答:「亞維學長邀請,續緣怎敢不到?只是無法停留太久這點,要請亞維學長包涵。」
 
「咦,怎麼回事?你還沒有見過瑪莉安……」看著少年有些為難的表情,亞維明白有事情在困擾著他這個號稱天才的小學弟,「你的臉色不太好,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素續緣是一年半前學校與F大的交換學生,因為選修課程而跟亞維熟識!雖然兩人只有短短同修一年,不過亞維卻很喜歡這個溫文儒雅的東方少年,在續緣回國後兩人常有書信往來,這次他才會特地邀請他來英國參加瑪莉安的生日舞會。
 
「這……」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小盒子遞給對方,少年寧靜的笑容中摻雜了些許的歉意:「麻煩學長幫我跟瑪莉安小姐說句生日快樂。」
 
「嗯!身體不舒服就快點回去飯店休息,你會留在這裡一段時間吧?明天我希望看到的是健健康康的續緣……」
 
「呃,亞維學長,我可能沒辦法久留!我明天下午就要回去……」本來不想來的,若不是早在兩個月前就允諾會來參加這場舞會,臨時取消對亞維學長不太禮貌,素續緣此時應該是留在父親身邊,而不是在距離父親幾千里遠的英國。
 
「咦,為什麼這麼趕?究竟出了什麼事情……」亞維擔心地追問。
 
「素續緣!」
 
就在少年正要回答時,一股強悍的力道自身後直撲向自己的肩膀,在少年還來不及反應過來之前,突然出現的高大勁裝身形已經將來者擋了下來,將人護在自己身後。
 
「咦?西蒙公爵、禔摩伯爵?」這下子驚訝的變成了亞維,看著此時應該被許多淑女包圍在會場裡的身形,他不明白為什麼這兩人會突然跑了出來。
 
眨眨如皓月般明亮無瑕的溫亮眼眸,素續緣望著一臉錯愕的亞維和護在自己身前、與人對峙的風隨行,一時之間的變化讓他佇立在原地,好奇地打量著突然對自己動手的黑衣男子,沒有任何反應。
 
「續緣,這位是……」指了指渾身上下肅殺氣息沉重的陌生東方男子,亞維很明白這個男人並不單純,從他單手擋開西蒙公爵的動作看來,這個人很有可能是保鑣護衛之類才對。
 
「亞維學長,這位是風隨行大哥,是家中長輩擔心我的安危請他陪我來的!」苦笑地看著冷漠的風隨行,素續緣想到一定是這次同行卻要處理公事無法抽身的長輩們擔心他,所以要隨行大哥跟來保護自己。
 
接著,他將注意力轉移到那個被眼罩遮去半邊容貌的黑衣男子:「亞維學長,這位是舞會的賓客嗎?」
 
「這位是西蒙公爵,而他身後的是禔摩伯爵,兩位都是瑪莉安特地邀請來的貴賓。」亞維搔搔頭簡單介紹著。老實說他對這兩位社交界赫赫有名的萬人迷認識不深,最多祇知道一個是妹妹芳心暗許的對象而已。
 
「隨行大哥,這位是瑪莉安小姐的貴賓。」原來是人家的貴賓,看來自己也不好多加為難。
 
輕拍風隨行的肩膀,素續緣自他的庇護後移出身子才發現,原來除了這名身著黑衣的男子外,還有另一名帶著相同眼罩、一身華貴銀白的青年,露出素氏招牌笑容,他有禮的詢問,「晚安,請問兩位閣下找我不知有何貴事?」流利的英語,悅耳溫和的聲調,讓聞者如沐春風。
 
只是等待許久,對方都沒有回應!難道剛剛並不是他在叫自己的名字嗎?
 
素續緣不解地抬頭,對上了那雙散發著異常光彩的眸子,頓時間一股異常的心痛和恐懼情緒湧出,讓他不自覺退了一步,風隨行見狀立即再次將人納入身後保護,以自身阻擋令續緣畏懼的眼神。
 
「素續緣!」標準的東方語言竟然出自黑衣男子口中,而且是自己的名字,連名帶姓,一字不差。
 
這讓素續緣訝異之餘不祥預感也纏繞上心頭,這股感覺催促著他趕快離開,「隨行大哥,我們走吧!亞維學長,很抱歉,我必須先回飯店……」
 
「別想逃!我說過,你逃不了的,永遠也逃不了!」拿下面罩,一張稱得上熟悉卻也算陌生的白皙俊臉出現在眼前,配合著掠奪氣息濃厚的宣言,讓素續緣整張臉頓時失去血色。
 
是……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