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7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花不語番外‧完食三部曲三(吃完了)



 

如果說每一種生物都有其天生剋星的話,騰蛇的剋星不算多但卻也不能說少,最起碼他有兩個所有人都知道的剋星,也就是勾氏兄弟。

 

弟弟勾陳喜歡跟他鬥嘴而且逢鬥必贏,哥哥勾芒貴為大舅子(騰:這個名詞是什麼意思= =)自然也是把騰蛇壓得死死的!

 

就拿那一次的經驗談讓他發誓絕對不再踏入千華夢地一步(詳情請見本文之四:兄長的暴走篇),以避免自己莫名其妙犧牲的可能性。

 

只是,他忘記了一件事情:他拐走了勾芒最寶貝的弟弟,而這個寶貝弟弟在他被紫狩封印時都是由他這個哥哥來保護照顧。

 

因此,就算勾陳再怎麼刁鑽難纏、我行我素,只要是勾芒的話他最起碼會遵守一半,這也就代表著勾芒要他回千華夢地勾陳就一定會回來的事實。

 

一如往常的,不放心勾陳一個人回來卻又嘴硬不肯說,騰蛇只能用打架的藉口一路跟回來,結果一踏入千華夢地再度被修羅迷陣給捲了進去,東南西北找不到方向。

 

「兄…兄長……」勾陳本來想去搭救,可是當淡綠色的身影出現在他眼界範圍內時,他硬生生拉住了自己的腳步,心虛的望著眼前看起來憤怒過頭的兄長:兄長看起來非常非常的生氣!是因為上次騰蛇把修羅花塢燒毀的那件事情嗎?

 

「小紅,去把你主人的脖子圍起來,別讓我看到不該有的痕跡。」碧眼瞪視著弟弟頸部那明顯到讓他想殺蛇的塊痕,勾芒深呼吸幾次後如此告訴身旁掛著兩條瀑布淚的紅色食人花。

 

看那印子都變成青紫色了,騰蛇這傢伙是用咬的嗎?(勾芒大人,你現在該注意的不是這個吧= =|||)

 

「…兄長……」

 

難得可以看見牙尖嘴利從來不落下風的勾陳紅著一張嬌顏,乖乖讓闊別許久的寶貝寵物攀上自己的肩膀遮住那不該有的痕跡,熟知勾芒脾氣的他知道現在的兄長正處於是否要將騰蛇凌遲的決定邊緣,自己的一句話很可能就決定了騰蛇(老公?)的生死。

 

「修羅花塢是你讓他燒的!」

 

「…………嗯!」

 

「小紅小綠是你故意留下來滅跡的!」

 

「………嗯!」

 

「留在魔界一待就是半年也不回來看看也是你自願的?」

 

「…嗯!」

 

「被吃也是你同意的?」

 

「嗯………咦?」

 

習慣性先點頭的勾陳終於發現到不對勁,抬頭錯愕的睜大眼睛想確認剛剛的問話真的是自家兄長說出的嗎?只是剛抬頭他就後悔自己方才點得太快了。

 

兄長,如果做出把騰蛇凌遲舉動的話,他絕對不會意外!因為現在的兄長與看到他被騰蛇壓倒在地上(別誤會,是因為他們打架打得太忘情,結果不小心被絆倒摔成一團)時的表情一模一樣。

 

「很好,我知道了!」

 

出乎勾陳意料,勾芒竟然在瞬間換上一如往常的溫雅冷靜表情,拍拍身旁再次掛了兩行瀑布淚的小綠說道。只是,他的平靜更讓勾陳害怕不已:「兄長,你這次找我回來是……?」

 

「我找你來是要你把魔界之主跟他『內人』給帶回魔界去!」橫睨了這個難得會在那張漂亮臉上看到心虛兩個字的弟弟,勾芒輕吐出一口氣:「算了,叫騰蛇去夢地盡頭叫人吧!小紅小綠被你一丟就是大半年,委屈的很!」

 

委屈嗎?偏頭看了一下窩在他脖子旁邊磨蹭的小紅,肩膀傳來的感覺比以往重了許多,大概是花肥施了很多才對,這樣就做委屈嗎?= =|||

 

雖然這樣想著,但看到小紅跟小綠撒嬌()的模樣勾陳也心軟了,陪同著兄長一起到修羅花塢將人從修羅迷陣中放出:

 

如果說騰蛇能在一個時辰內闖過修羅之陣的話,對於加強不止十倍的修羅迷陣他恐怕需要三天的時間才能出來,前題是他不會重蹈覆轍用黑火燒光一切然後被勾芒在追殺一次。

 

好不容易脫出的騰蛇滿身狼狽地瞪著自己的天敵,一肚子的憤怒無處發洩加上又看到某隻寵物趴在勾陳頸部不斷摩蹭他柔嫩的臉龐向自己示威,雙手一揚黑火頓現──

 

「騰蛇!」勾陳先發制人,避免老公(陳:__/##)又惹怒兄長然後再次被追殺。

 

回應他的是慘叫一聲,兩手被疾射而來的修羅針扎個正著,黑火頓時散去!騰蛇俊逸的臉上除了憤怒不解外還有分外委屈:

 

明明被整的人是自己,為啥勾陳竟然還拿修羅針扎他?就算勾芒再疼他,他也要明白何為出嫁從夫啊……(勾氏兄弟:黃泉呼喚*2__/##)

 

「勾陳你……」

 

「我怎麼樣?」紅傘一張,杏眼一瞪,勾陳也氣騰蛇在頸部留下吻痕被兄長發現,越想越氣的結果就是美腿(>///<)一踢,將人見人怕鬼見鬼驚妖見妖躲魔見魔跑的騰蛇給踢上夢地盡頭:「還不去請王回魔界!__/

 

勾芒靜靜的看著這一切,唇邊含著淡淡的笑弧度始終沒有變過。

 

「勾陳……」

 

「兄長,騰蛇他的脾氣向來就比較暴躁……」

 

「我要說的不是這個!」慢吞吞打斷了勾陳的話語,勾芒指了一下化作流星飛去的黑色圓點,直到那抹圓點消失在濃密的綠樹叢後才繼續說道:「其實,騰蛇不該這麼『早』去叫人的。」

 

「咦?」

 

「通常打斷人家『好事』,下場不會好到哪裡去的!」

 

「咦咦?」

 

「尤其被打斷好事的人功力還不錯的時候!」

 

「咦咦咦!」

 

「禁音‧血池/醉臥龍──」

 

在某人腦袋反應過來但身體直覺運作前,清晰可聞的吼聲與巨響已經傳來!然後某個夾雜著淒厲叫喊的熟悉黑色圓點隨著揚起的塵埃從夢地盡頭飛離。

 

「勾芒,你、給、我、記、住──」

 

***   ***   ***

 

憤怒的望著那飛遠(一路朝著魔界飛去)的黑色物體,身上只草草披了件外掛的紫丞怒不可遏(紫:澈的裸體只有我能看__/#*3),身旁握著大筆披著紫色內袍的樓澈更是滿臉紅如鮮血(澈:我的裸體只有彈琴的能看-///-),只是原本就因為過度激情而酸麻的身軀在打飛侵入者後就癱回草地上。

 

(阿澈,出嫁從夫不是這麼從法!不愧是官配王道,好個同心一意的夫妻檔Q.Q)

 

「澈?怎麼了?」化去手中的琴及時接住癱倒的身軀,紫丞擔心的喚著。

 

「沒……」

 

「……很痛嗎?我太粗魯了些!」

 

「閉嘴,彈琴的,你找打嗎?>///<」咬牙瞪著讓自己落到這種地步的罪魁禍首,樓澈真的不太相信剛剛發生過的一切是真實的:

 

嗚,彈琴的看起來就是文弱的書生模樣,為什麼衣服一脫掉他的身材竟跟自己差不多甚至還好上幾分?體力也好成這樣,自己已經全身虛軟無力了他竟然一副沒有受到影響反而神采奕奕的模樣。(阿澈,你現在該想的是這個嗎?= =|||)

 

「呵呵,你還有力氣想打架,看來我們可以再來一次^__^……」

 

「什……什什麼再來一次>///<!這裡是千華夢地,是別人家耶!=////=」伸手試圖擋住紫丞不斷向逼近的俊臉,樓澈尷尬大喊著:「彈琴的,你…你……」

 

「放心,不會再有人來的!剛剛的騰蛇只是勾芒怒氣下的犧牲品。」

 

如願以償地親吻到了樓澈紅得快發紫的臉頰,紫丞淺淺一笑,邪氣勾人的俊美讓樓澈忘了掙扎,只能呆呆地任他處置……

 

細緻的薄唇再度覆上那自己品嘗多次卻仍然意猶未盡的嫣紅,由淺而深、由溫柔到狂野,匆匆披上的衣物再次被剝除,兩造胴體赤裸相貼傳達著彼此的熱度與慾望。

 

「澈……」

 

一遍又一遍在頸部、肩膀、鎖骨、胸前甚至下滑至腹部留下屬於自己的痕跡,紫丞撐起上半身望著那敵不過自己挑逗理智渙散的臉龐,迷濛的雙眼泛著激情的波光,不具意義的破碎音色從微張的唇邊溢出。

 

「嗚……」酥、麻、癢、熱、燙等多種的交織成一種令他說不出來的感覺襲捲全身的感官,被彈琴的觸碰過的地方有如被騰蛇的黑火燒酌似滾燙卻又有種異樣的舒暢,讓他掙扎著是否要推開對方。

 

「澈,我愛你……」

 

「嗚,彈琴的你──」異物破體而入的感覺讓樓澈皺起英挺的眉:沒有第一次侵入的那種撕裂劇痛但卻也有這一定程度的疼,讓樓澈雙手攀上對方的肩膀,用力的有如攀住汪洋大海中唯一能支撐自己的浮木。

 

「澈,叫我的名字!叫我的名字……」吻著那不自覺從眼角落下的淚水,他知道那並不是因為疼痛留下的淚水:「就像我喊你這般。」

 

「……丞……」

 

「我在這,我會永遠在你身邊……」

 

 

 

「混沌混沌,你做什麼這麼急得要走啊?我們要跟在王身邊的啊!」

 

不滿地抗議著,饕餮四隻腳(蹼?)加上尾巴努力巴住了夢地出口處的樹不放,不明白為什麼另外兩隻就偏紅色現在更處於黑紫色狀態的同伴要跑得這麼匆忙。

 

王在這邊又沒有走,代表他們根本不趕時間啊!不讓自己吃東西,現在又不讓自己去看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嗚,他要告狀,要告訴王跟樓澈混沌虐待自己不讓自己吃東西>.<~~

 

「饕餮,你沒看到騰蛇大人的慘況嗎?」

 

「慘況?他不是先回魔界去了嗎?他沒有等勾陳大人頂多被掛在屋外跟被罰睡地板一個禮拜,又不是沒被罰過,有什麼好慘的?」

 

(饕大,你怎麼知道騰哥被罰睡地板一個禮拜?饕:這在魔界早就不是新聞了,就跟王是第一偶像一樣平常咩^.^)

 

「………………」面對天真(or 神經大條?)如此的饕餮,混沌跟窮奇除了無言實在別無他法。

 

「我想去找樓澈!@έ@

 

「……饕餮,我帶你去吃東西好不好?」

 

「不要!窮奇介紹的東西都很難吃。」黑珍珠似的大眼轉了轉,搖頭拒絕。(窮:┬_|||)

 

「饕餮,不能去吵王,否則王跟樓澈以後不會再給你任何東西吃!>.<

 

「為什麼?王他們在做什麼?為什麼不能吵他們?@@?」

 

「因為……王正在吃甜點,只有王一個人能『享用』的甜點!剛剛騰蛇大人就是因為打擾王的『甜點』用餐才會被打回魔界去的。(混沌,你在騙小孩啊><|||)

 

「那樓澈呢?」

 

「……他是被享用的『甜點』^.^!」就在混沌與窮奇絞盡腦汁(= =|||)思考該如何告訴饕餮時,有人捷足先登的拋來這麼一句話。

 

「勾、勾勾勾芒大人────」

 

看著神清氣爽笑臉迎人的勾芒,與他身邊同樣笑靨盈盈但是絳色杏眸中滿是殺氣的勾陳,混沌突然有種衝動:馬上逃命的衝動。

 

「饕餮,我馬上幫你準備好吃的東西!^ ^###

 

「真的嗎?勾陳大人,你要給我吃什麼好吃的?^Q^

 

「黑蛇全餐!」by勾氏兄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