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7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花不語番外‧完食三部曲一



本來紫丞還是少主時期在魔族的人氣度就高居不下,死忠的崇拜者大到風瞿先生一般年紀的老婆婆,小至剛成形的魔族奶娃都有!更別提當他努力讓魔界變得如此美麗後,那崇拜的聲勢有如坐直昇機一般的扶搖直上。



琴瑚曾經做過全魔界的問卷調查:魔族女性的夢中情人兼黃金單身漢(?)排名,不用多說,紫丞一人就囊括了七成的票數,剩下一成七投給鷹涯,不畏懼黑火威脅的則佔了一成三!


嗯?你說勾陳大人啊,剛剛說的是女性的夢中情人排名,勾陳大人在初選就被刷下來了!因為他被歸類到魔界男人心目中的最佳情人排行榜中,啊~~~~(被毆飛的慘叫聲)



記得開票那天真的是驚天動地的熱鬧,也讓負責主辦的琴瑚姑娘狠狠賺了一筆(琴:不然你以為我這麼辛苦的主辦這活動為的是什麼),跟之前開演唱會(註:UJ學園闖關後)的情況有得拼……




「彈琴的,外面那群是怎麼回事啊?」


魔界某個在平常不過的日子裡,紫丞照樣坐在書房處理公務,鷹涯一如往常地在旁協助,平凡得如同死水似的氣氛被一抹從窗口跳進來的身影給打破!


鷹涯蹙起濃密的雙眉,望著闖入者那不雅的三七步站姿又看到紫髮王者眼角唇畔明顯的笑意,終究還是將滿腹的牢騷與不悅吞回肚裡。



通常這個傢伙的出現,就代表王的辦公時間告一段落!


對於這個發現,忠心的鷹涯有不滿卻也默默認同了他的行動,原因就在於因為他出現了,王才知道休息時間到了!


「怎麼了?」起身走向那不斷對外張望的銀髮青年,紫丞也不忘揮手讓鷹涯下去休息,雖然這個舉動有點類似不想有人打擾他跟樓澈獨處的時光。


「你看!」


站在樓澈身邊湊過臉向外一看,當場尖叫聲四起。


「啊~~王啊!好帥──」


「王,他在看我…我、我不能呼吸了……」


「好美的畫面,不愧是我們的王──我要暈倒了…」


「……………」





「……彈琴的,你的魅力真是不容小覷啊!^^##」


「…………」



 
 
 
又是一個平常得不能在平常的日子,無聊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樓澈躺在湖邊的草地上仰望著天上的太陽。


白螢想做一番大事業來得到雙親的認可,證明自己的能力不比她那十個哥哥差,現在她為魔界帶來光明和溫暖,或許就是讓她能夠贖清當時助紂為虐造下的罪孽……


唉,真的好無聊喔!彈琴的不是在辦公就是到處視察忙得很,獨眼鷹要負責陪彈琴的也沒空理自己;小姑娘身為地長老(琴胡鷹涯皆已從座使升格成長老^^)要忙的事情也很多,雖然他從不認為那個丫頭忙得是正事!


至於勾陳跟騰蛇這對愛打架的雙人組嘛,自從那次自己跑去找勾陳打攪了一整天後,騰蛇每次見到他出現在勾陳居處附近三公尺的範圍就直接將他一掌打出來……


「唉~~不知道男人婆跟南宮小子好不好?」望著天空喃喃自語。


盤古之心內部是一片的渾沌黑暗,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待在裡面多久!直到被紫丞從千華夢地帶來魔界後,自己也沒有機會去人界看看她們……


「對喔!我怎麼沒有想到去人界看看男人婆她們?!」


樓澈擊掌大喊著,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向來就標榜著行動派的樓澈跳起身來就往魔殿衝:這時候應該是彈琴的休息的時間了,找他跟獨眼鷹還有小姑娘一起去人界玩一趟吧!



只是,原本的好心情,全部都在看到眼前的景象時化作烏有。


一名千嬌百媚,身材火辣得跟美女姑娘有得拼的銀髮女子依偎在紫丞身邊,火紅布料遮掩不住那豐滿的胸部,若隱若現地散發致命的誘惑!


膚若凝脂、貌賽芙蓉,眼前這名女子是他看過這麼多女子中唯一一個能跟仙女姑娘她們幾人相提並論的。



樓澈不得不承認這名女子真的有那種資格站在彈琴的身邊!怪異的是,有種不太舒服的感覺從心底像泡泡似的不斷向上冒了出來,尤其是看到那名女子狀似柔弱無骨地向彈琴的身上倒去時,身體更是不受自己控制地彈了出去──


「啊,來人,有刺客──」超大的尖叫回繞在書房內,樓澈終於明白為什麼身體會不受控制了:那是因為不知何時也躲在旁邊的小姑娘踹了他一腳,他才會不由自主地跌了出去。


「芙籮小姐勿慌,此人便是當年助紫某的好友樓澈!」安撫著那稱之穿腦魔音的尖叫,紫丞若有所思的眼神掃了那看似無異狀的門板一眼。


「我……哈哈,我、我來得好像不是時候!」尷尬的笑了笑,樓澈站起身來準備迅速離開:


他是不太清楚彈琴的現在有什麼樣的想法,不過他很明白自己的心情並不是開心的感覺!悶悶的、酸酸的、澀澀的、苦苦的,感覺跟上次不知哪個人給他喝的劣質燒刀子有點像,而且感覺更勝千百倍。


「樓‧兄,想上哪去啊?」深深淺淺的紫色擋住自己的去路,連樓澈都不知道原來彈琴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不到0.3秒的時間就跑到自己前面攔住自己。


正視眼前笑得燦爛的俊美惑人,根據這麼長久下來的經驗判斷,通常彈琴的笑得越開心燦爛,就代表他挖的陷阱越深,心眼越多:「我…我……對了,我來找獨眼鷹!他好像不在這裡,我到別地方去找他好了^^nn!」


同樣被拉到門板後躲著的高大男子突然覺得背脊上一陣冷風襲過,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琴:鷹涯怎麼在抖?鷹:感覺到很強烈的殺氣= =|||)


「王,樓…公子找山長老有急事呢!」女人的直覺是敏銳的,芙蘿知道這個俊俏的銀髮男子將會是自己的勁敵(腐女的直覺?)。



「樓‧兄,找的真的是山長老嗎?」


「嗯…啊……」吞了吞口水,雖然不是女人但直覺同樣敏銳的樓澈知道如果這個頭點下去,自己恐怕會非常非常的悽慘!磨磨蹭蹭一番後,他只能傻笑望著在場兩位發呆。


「王……」


「芙蘿小姐,方才妳的提議請恕紫某不能答應。」注視某人傻笑卻讓他覺得異常好看的臉好久,紫丞終於肯施捨點注意力在前方的女子身上,笑容不減,卻讓人不寒而慄。


「為何?魔族正名、魔界和平安寧,王也早已到了成家傳嗣的年齡!難不成王是嫌棄芙蘿配不上您?」


「是的!」一句簡單的回應當場讓芙蘿下不了台,也讓躲在門外偷聽的小小身影差點笑翻過去。


最尷尬的莫過於樓澈,站也不對走也不是,因為彈琴的緊緊抓住他的手不肯放!雖然聽到彈琴的當場拒絕讓自己心情一瞬間又輕鬆了起來,但是那位漂亮姑娘的目光也讓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才好。


「芙蘿何處配不上?莫非……王早已有意中人?」


「是的!」紫丞將目光轉到那呆愣的銀髮之人身上,深沉一笑:「紫某早已娶妻,而他就是我妻子,樓澈!」


「他?王莫開玩笑了!」芙蘿發怒了:


紫丞竟然如此戲耍她,分明是不將父親妖王赤火放在眼裡:「王不喜歡芙羅大可明說,何必找個男人來當藉口呢?」


「是不是藉口,妳大可用自己的眼睛來證實!」


還沒有從紫丞那驚人的宣言中清醒,樓澈只能呆呆的看著對方的臉越來越接近自己,近到自己可以感受到從他鼻間呼出的灼熱氣息,然後自己的嘴被兩片溫熱的物體給貼住……



??????


被這個舉動嚇住的不只有樓澈,連旁邊的偷窺二人組在加上身為目擊證人的芙蘿姑娘都傻了,只能瞪大眼睛看著他們偉大英明俊美無雙的王就這麼大剌剌的吻住另外一個男人。


紫丞好笑的看著完全陷入呆滯狀態中的樓澈,脣齒間的侵犯沒有因為對方瞪大的雙眼而收斂,反而變本加厲更深入的奪取!因為震驚而張開的唇成為方便他侵入的開口,紫丞當然不會放棄這麼好的機會,靈巧的舌尖長驅而入,掠奪、豪取,然後宣示所有。


看著眼前這張俊美到人神共忿地步的臉龐,樓澈根本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只能直覺的屏住呼吸深怕一個喘息就會傷到這張容顏!
 
隨著對方的侵略,樓澈覺得自己胸口的氧氣越來越少,不得已伸出雙手貼在紫丞胸前想分開兩人之間的距離,但手腳也漸趨無力,好不容易將彼此緊貼的唇瓣稍稍拉開隨即又被紫丞拉近、再度密合。


樓澈整個人全身發軟無法站立,若非紫丞及時身手攬住他的腰他恐怕就要整個人癱軟在地上了,也是到此時紫丞才肯放過他,停止了脣齒間的親暱糾纏將空氣還給懷中近乎缺氧窒息的青年。


「呼呼……」閉息太久讓樓澈眼冒金星,根本不知道自己此時是整個人依偎在紫丞懷裡,原本就很混亂的腦袋瓜子此時更成了一團的漿糊,大口大口喘息著。


長年撥弄琴弦的手輕輕拭去對方唇角因吻而帶出的銀絲,紫丞一派輕鬆而且表情認真的注視著樓澈因缺氧而酡紅的臉龐:「芙蘿小姐還有任何異議?」


「你…你們……」


「啊啊~~~~」


直到顫抖不已的陌生女音傳入自己耳中,樓澈才正式清醒過來!望著眼前的女子,又想到門口那邊還躲著兩個偷窺者,一陣大喊頓時脫口而出,羞愧的推開了紫丞就直覺性從敞開的窗戶跳了出去。



「芙蘿小姐,妳的美意在下心領了,但紫某此生只認定一人為后。」沒有急著追上去,因為紫丞明白他必須先解決這名女子:「只有樓澈,才能成為紫某的妻子。」


「你……你難道不擔心無子嗣繼承你的霸業?你難道不擔心取一名男子為妻會招人不齒,哼,原來堂堂魔界之王竟然喜好男色,還被一個卑賤的男人迷惑,算芙蘿有眼無珠、識人不清……」


「鷹涯鷹涯,我剛剛是不是聽到少主的書房傳來瘋狗的叫聲啊?」


一隻看似柔弱實際上卻是力大無窮的小腳踢開了虛掩的門板,模樣可愛的小姑娘一蹦一跳的走了進來,口中還不斷嚷嚷著。


「嗯!」冷著一張俊臉,鷹涯眼底浮現了殺氣:敢侮辱他的王跟王妃(?),殺一百次都是死有餘辜,不值得同情。


「少主少主,這個芙啥的女人剛剛是不是在罵您?要不要琴瑚幫您出口氣,反正勾陳大人的小紅跟小綠已經很久沒有施肥了,正好把這個女人當他們的花肥您覺得如何?」


一副天真無邪的笑臉,但是說出口的話語卻是血淋淋的恐嚇威脅,讓芙蘿氣昏的腦袋撿回了些理智。


糟了,自己方才竟……


「王,此女貴為妖族公主卻膽大汙辱您,想來將她凌遲獵刑妖王也不敢多說什麼!」


依照六族區分,妖族也僅高於人與精,遠不及鬼仙更遑論是與神平等的魔族了,這也是為何芙蘿希望高攀上王的原因:


有了魔族的庇護,誰還敢輕欺她們?只可惜這個芙蘿太高估自己,也將王看得太輕了!


「鷹涯,不得無禮!芙蘿小姐乃為妖族公主怎可隨意就判凌遲?」


雙手環胸語氣平淡,紫丞眼角微挑狀似平靜的模樣,但是熟知他性情的鷹涯與琴瑚明白王/少主發怒了,為了這個女人對樓澈的污衊徹底發怒。

 
「對啊對啊,鷹涯,你最起碼要請所有魔族族民來公審才對啊!」


 「屬下馬上去辦……」


 「不!」伸手制止鷹涯,紫丞看向已經雙腿發軟癱坐在地上紅衣女子一眼,語氣輕冷讓芙蘿有如置身萬年寒冰中般:「你送芙蘿小姐離開魔界吧!離開魔界後芙蘿小姐發生任何事情,紫某一概不插手。」


這句話的意思很明白:魔界之內他還會睜隻眼閉隻眼,一出魔界,哈,很抱歉,妳自己自求多福了,不管琴瑚這丫頭片子怎麼整她,他都會兩眼全閉當作沒有看見。


「不…王,芙蘿、芙蘿知道錯了!求您饒了芙蘿……」


「嘿嘿,鷹涯,我們送芙蘿小姐離開魔界吧!」嬌小的身子就這麼拖著驚恐得說不出話來的女子離開了書房,其中還不時挾雜著女子的哭泣求饒──


「王…您真的要、要……」直到書房只剩下他二人,鷹涯才遲疑的開口,卻始終說不出那個關鍵的字句:「……樓澈為妃?」


紫丞輕輕點了點頭,「我只想永遠跟他在一起!鷹涯,你反對嗎?」


他希望能從鷹涯口中得到贊同與祝福,因為對紫丞來說,鷹涯與琴瑚是他最重要、不能割捨的親人,一如樓澈,所以他希望鷹涯可以認同他的決定、認同樓澈。


「……不!屬下永遠支持王的決定,琴瑚想必也是與屬下同樣的答案。」


雖然嘴上不說,但鷹涯心底早已認同樓澈,在他一心一意為王付出、為王著想的時候!也只有他在王的身邊,王才可以真正的笑,開心的笑。


「……謝謝你們!」


「可是,王,樓澈他……」


「無妨,他只是被嚇到了!等他平靜下來我再去找他。」指尖輕觸著自己的唇,紫丞回想著方才在樓澈唇上奪取到的甜美滋味,也知道方才的吻肯定嚇壞了那個單純的笨蛋!


他,等得夠久了!今天若非是芙蘿,他恐怕還不知道該如何揭開朋友這層假象,讓樓澈正視自己的感情,只是……


 澈他……真的能理解情人與他所謂『知己』之間的不同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