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96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幻三四】就是你‧2(現代搞笑?紫樓、狩相、帝盤)




其實等到他有意識時就發現自己牽著這個少年站在自家門口,看到少年對他燦爛一笑,他就不知不覺握緊了對方的手、帶進了家門……





「帝台,他不適合留在這邊!」這孩子的身分特殊,就算知道他並不是『紫夜』的成員一樣是不能留在這!伶葉相信帝台一定明白這點才對。





「我知道,但是……他是個孩子,讓他留在紫夜那樣的組織內同樣對他不好,不是嗎?叔叔……」





還沒來得及把剩下的話說出口,身旁的少年已經一把抱住自己大聲喊著:「我要跟帝台在一起!我只要帝台!」





這句只要讓帝台心中一動,手不自覺的圈住少年纖瘦的肩膀,安撫:「沒事的,我不會離開你的,別害怕!」





「真的?真的不會離開我?」盛滿水霧的幽紫眼眸望著他確認這話的可信度,少年沒有將手放開只是逕自窩在帝台的懷裡。





帝台也沒有多說或多做什麼,只是輕輕的拍著少年的背,溫柔得有如安撫一個受到驚嚇的嬰孩般。





看到這一幕,原本抱持反對意見的伶葉竟然意外的放棄了反對的念頭,起身走向二樓:「小澈跟離墨兩個去受訓三個月,就讓這孩子住在小澈房間吧!」





「伶葉叔叔,你不是……那相丹叔叔那邊怎麼辦?」訝異於伶葉瞬間轉變的態度,帝台卻也記起了最棘手的人物──幸好今天叔叔要跟蓐收局長作破獲販毒集團的會報不會這麼早回來的,不然他根本不敢想像自己的下場。





「難得看向來對女性不假詞色卻總是蟬連警局女性同事眼中最佳丈夫人選第一名的帝台這樣溫柔的模樣,我不想被雷劈!」走向廚房,伶葉不忘給了依舊巴著帝台不放的小傢伙:「我叫伶葉,你就跟帝台一樣叫我一聲伶葉叔叔吧!孩子,你叫什麼名字?」





「盤…盤古……」





「盤古,你要記得喔,在這個家和相丹叔叔可以聽見、看見的範圍內,你不認識任何紫夜的人,明白嗎?只要你想留在帝台身邊你就不能說出你跟紫夜有所關聯,當然也不可以幫助他們做任何事情,聽懂了沒有?」





「嗯,知道!」少年乖巧地點了點頭,然後送給伶葉一個好大好大的笑容,兩人眼神交流中似乎達成了什麼協議。





「聰明的孩子!」





「伶葉叔叔,這……」要是被相丹叔叔知道的話下場會很慘的!雖然說相丹叔叔向來很聽伶葉叔叔的話,狂怒之時也只有伶葉叔叔有那種本領將他安撫下來!沒辦法,誰叫他們家都是清一色的男生,五人其中只有伶葉叔叔跟離墨的手藝最好,最了解相丹叔叔喜歡吃什麼。





(
插花:也就是說惹火了伶葉,你家就要斷糧斷炊了是吧?= =|||   帝:(雙手一攤)沒辦法,誰叫我家除了小澈那個來者不拒的大胃王外都不喜歡吃外食)





「不想這麼做就把小傢伙送回去啊!」





扔出一句話來,伶葉開始構思今天晚餐要煮什麼,小澈跟離墨都不在家應該不用煮太多,就不知道這個叫盤古小傢伙的食量大不大……





轉頭看到身旁少年那雙紫色的眼眸浮出淚光,彷彿自己再多說一句淚光就要變成淚水的泉湧而下,帝台無奈的嘆了口氣:「我什麼都沒有說,盤古,我帶你去看房間吧!」





「我要跟你一起睡!」嘟起小嘴,知道危機解除後的盤古依舊巴著對方不肯下來,讓帝台無奈只有一把將人抱起走向二樓盡頭的房間。





打開左手邊的門板,一個乾淨整齊的房間出現在盤古眼前,天藍色的床單與床墊,讓人不難想像這個房間的主人應該是個活力充沛的陽光大男孩,只是在門板後的一小面牆壁上被人用毛筆寫了一長篇龍飛鳳舞的詩詞,與這個房間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這裡是我堂弟樓澈的房間,你可以叫他澈哥哥,只不過他現在正跟另外一個哥哥去外國受訓,要一陣子才會回來。」





將人安置在床上,帝台坐在床前的地毯上與盤古正面相對,臉上有著再認真不過的表情:「小朋友……」





「我不是小朋友,我是盤古、盤古!」突然鬧起脾氣來,盤古雙手捂住耳朵不斷喊著:「他都喊我盤古,不是小朋友!不叫我的名字我就不聽不聽……」





「好好好,盤古、盤古,這樣可以了吧!」





忍住自己想翻白眼的衝動,帝台也很想問問自己,為什麼獨獨面對這個少年他會有如此好的耐心,平日除了對自己的學弟離墨與小堂弟樓澈有這般的耐性外,其他敢在他面前使性子發脾氣的人都被他扔出門口眼不見為淨了。





「什麼事情,帝台!」





雙手放在腿上的
90度良好坐姿,一點也看不出來前一秒這少年還在耍脾氣!望著那張笑得眼角彎彎的漂亮臉蛋,帝台鬱卒地發現到自己的理智再次背叛了自己:「剛剛伶葉叔叔說的話你要好好記牢,千萬別讓相丹叔叔發現你的身分,不然你就沒辦法留在這裡了!」





「我知道!」





「今天在醫院鬧了一整天你應該也累了吧,先休息一下,我的房間就在隔壁,有什麼需要跟我說一聲我會幫你準備的。」輕輕揉著那頭柔順的紫髮,帝台暗自訝異著自己如此順手的舉動。





「帝台,你……真的不會再丟下我了,對不對?」牽住了帝台的衣角,盤古怯生生的抬頭望著他:「這裡沒有哥哥、沒有父親,我只剩下你,你不要丟下我好不好?」





「放心,我不會丟下你的,永遠都不會!」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帝台在盤古白皙粉嫩的前額輕輕印下自己的吻:這是一個他們家從來不會出現的動作,但他卻對個算得上是陌生的少年做了這般親密的舉動。





「暖暖的、輕輕的,帝台,這是什麼魔法嗎?」原本的徬徨不安全被這一吻給吹散了,盤古順從帝台的意思乖乖躺好,天真的問著。





「這是朝雪阿姨教我的喔!讓人心安的魔法,先休息一下,等下吃飯的時候我再來叫你,嗯!」





「等等,我也要!」說著,盤古摟住帝台微微用力將他拉到自己面前,但礙於身高與姿勢上的差異,加上帝台雖然處於呆愣狀態但是反應力還是有的,只見他頭一偏使得原本要落在唇上的吻偏離位置落在帝台了臉頰上。





這……他………嗚,為什麼剛剛自己要偏開?如果不偏那……啊,不對,是這個孩子怎麼也學了這招?





帝台表面上沒有任何反應,但心中那看不見的吶喊一如某名畫中的捧頰大吼姿態。





「這是盤古給帝台的魔法喔!」再次乖乖躺回枕頭上,盤古笑得依舊很甜,甜得讓帝台忍不住用溫柔的微笑回應,幫他將涼被拉好看著他閉上雙眼進入夢鄉之後才悄悄的起身,小心翼翼不發出任何聲響的走出房間將門板輕輕帶上。





「帝台,我終於找到你了!」





確認帝台細微的腳步聲消失在門板後,原本閉著雙眼的盤古張開了眼睛,從衣領內拉出一條暗紅色的護身符,從小小的袋子內倒出了一枚約莫食指般大小半灰半紅的碎石,淚水慢慢從那漂亮的眼中落下。





這,是神亡之牆的碎片!是帝台用自己的血寫下禁忌之語、寫下一切,沾著帝台鮮血的神亡之牆碎片。





帝台,我終於找到你了!雖然你已經改變了很多,雖然你已經不記得我了,但我還是找到你了。





這一次,我要你遵守你的承諾,永遠陪著我,帶我去看天、看海、觀雲、賞霧,玩遍世界每個地方、吃遍世界所有美食,我要你實現當年你說的毎一個承諾!是的,毎一個承諾,包括你會永遠陪著我的承諾……









 

「盤古呢?」圍著圍裙拌著手中的食材,伶葉望著站在門口欲言又止的高佻身影隨口問著。





「我哄他先去睡了,他看起來很累的樣子!」





「嗯,帝台!」





「什麼事,伶葉叔叔!」





「盤古還沒有滿十八歲吧?」





「嗯……我記得他好像告訴我他前幾天才剛過十五歲生日!怎麼了?」在醫院時因為自己的那句小朋友,盤古鬧脾氣喊著他已經滿十五歲了。





「他還未成年!」放下手中的東西,伶葉一臉嚴肅的轉頭看著帝台:「雖然說十歲的年齡不是差距,性別不是問題,我也很開放,但是在他未達到法定年齡前,你絕對不准對他做出任何不該做的事情!」





「伶…伶葉叔叔,你在說什麼啊?」哭笑不得的看著眼前被譽為警局中最溫柔善良,最會照顧小孩子
()的伶葉,帝台只覺得今天的伶葉叔叔不太對勁:是因為擔心離墨學弟跟小澈去受訓沒人照顧他們兩個的關係嗎?





「帝台,我不希望哪天我會親手逮住你,罪名是殘害國家幼苗!」語重心長的拋下這句話,伶葉轉頭又開始忙碌起來,完全無視帝台因為自己的忠告而石化甚至面臨崩毀邊緣:





殘害國家幼苗?不會吧……





本來想笑著回辯,可是一想起盤古那張笑得甜絲絲的容顏還有伶葉方才認真的面孔,帝台突然開始、開始為自己擔心了起來……





(
帝台老哥,你終於發現了自己開始墮入罪惡淵藪了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