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7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幻三四】就是你‧1 (現代搞笑?紫樓、狩相、帝盤)








話說前任魔帝紫狩跟警界冰山相丹的第一次見面情況其實非常老套,老套得連現代的言情小說都不屑鋪陳:



就是相丹在追捕販毒集團的首腦時紫狩『碰巧』經過、也『碰巧』的被那個首腦持槍挾持了。



雖然紫狩本人堅稱自己是出來散步的無辜受害者,但就當時的目擊者伶葉跟帝台兩人的供詞:



「他一看到相丹學長
/叔叔就兩眼發直分不出東南西北的蠢樣,加上那個地方偏僻到連老鼠都不肯去參觀,歹徒不挾持他還能挾持誰?」與他身為魔帝卻輕易被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角色逮住兩點看來,其心可議。




相丹美人當時並不知道眼前這個怎麼看都屬於痞子一族的男人就是讓全球警字輩人物又愛又恨又頭痛的紫夜之首,單純秉持不能讓普通老百姓受傷的想法阻止伶葉帝台的動作,一面與歹徒談判一面伺機救回『人質』……




是說這個『人質』怎麼有一種欠扁的感覺?



這讓向來優雅穩重對外人冷漠的相丹一開始很不能理解,但是到後面他終於明白了自己的直覺是對的:這男人天生就是欠扁。



原本順利的營救人質行動,卻在歹徒反悔刺了相丹的手臂一刀後起了巨大的變化!




看到血跡染紅了相丹手肘的白衣,原本嘻皮笑臉一點人質自覺都沒有的紫狩如同發狂了似的,一記猛拳當場將挾持自已的歹徒打到將早餐都吐了出來,在場的所有人員都被這一幕嚇呆了;伶葉負責處理相丹的傷口,帝台則是負責上前阻止將歹徒打得不成人形的人質繼續施暴但效果不彰,紫狩的模樣就像是對方殺了自己全家一樣滿臉不將人打死誓不罷休的模樣!



為了避免這位受害者變成加害者去吃免錢飯,手受傷的相丹不得不一腳將準備剁人的紫狩踹開、讓帝台趁機將被打得面目全非的歹徒拖走。




別看相丹外表瘦弱
(那是因為家族遺傳使得他們家天生都吃不胖),他的攻擊力可是警界中前三名的,光看那一腳將紫狩給踹暈過去就可以看得出力道有多大,基於對方是被牽連的無辜路人,相丹也只能聽從頂頭上司的意思與這個人在醫院待了兩天,順便治療手上的傷。



(
不過伶葉帝台私下懷疑其實是紫狩故意裝暈兩天讓相丹學長/叔叔照顧他的)













「你是紫夜的『魔帝』紫狩?!」



「是啊!小丹丹,來張嘴說啊~~」紫狩絲毫沒有發現到眼前冰山美人突然變暗的眼眸,依舊開心的將手中的兔蘋果送到對方唇邊進行餵食動作,不料相丹卻抿緊雙唇突然起身離開。



「小、小丹丹……等等,你去哪?」




對紫狩的叫喊充耳不聞,相丹無視自己還吊著的手臂直接朝醫院外頭走去。紫狩跳起身在對方進入電梯前一秒總算將人給攔住了:「小丹丹,你怎麼了?」




「不要讓我再看見你!」冷酷的丟下這句話,相丹繞從一旁的樓梯離開,扔下石化狀態的紫狩呆站原地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哪裡惹怒了親親愛人
(?紫狩老爹,你也想得太美了吧!)



直到來探望的帝台出現,他才回過神來萬般哀淒活像被人拋棄的棄婦般望著這個姪子
(帝:阿伯你想太多了= =|||)








 

 

 

「啥?你、你是紫夜的魔帝?」



帝台傻眼的看著眼前咬著棉被一臉哀怨的男人,這個就是讓黑白兩道束手無策的那個『紫夜』的首領?怎麼可能?如果是真的,那他可以明白叔叔生氣的理由:



幾次被紫夜整得團團轉,結果發現首腦竟然是這樣……花癡的人,別說叔叔了,連他都很想一腳從那張棄婦樣的臉踩下去。




「如果我不承認小丹丹會來看我嗎?」繼續咬棉被
ing




「………」帝台無言的起身,朝門口走了過去:再不離開他恐怕會讓衝動化成行動的賞對方一腳。




「等等,小帝台,怎麼連你也要走?快告訴我為什麼小丹丹會說不要再看見我?!我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啊!」眼明手快的拉住了帝台,紫狩總算放開了棉被發誓要問出原因:「就算我是紫夜的首腦又如何?」




紫夜一不販毒、二不買賣人口,三不作姦犯科,他紫狩更是標準的三高新好男人:薪水高
(= =|||)、智商高()、個子高,小丹丹為什麼會轉頭就走的嫌棄他啊!昨天還談得很開心的說!



(
老爹,是你一個人說得很開心好不好,人家相丹美人只在旁邊放空,啊,是聽的份   = =……)




「……警察抓犯人!」對於這個男人,帝台苦笑的發現到自己竟然對他完全無法有任何敵意,即使自己的職業與他算得上是敵對的!不過自己沒有敵意不見得叔叔會這樣想,相丹叔叔可是出了名的固執,加上……




「小帝台啊,我不是犯人啊!
Q.Q




「咳…總之,紫狩…嗯,伯伯你放棄吧!只要你還是紫夜魔帝的一天,叔叔他……唉,你死心!」



輕拍著紫狩的頭後帝台才發現自己的動作像拍小狗一樣,乾笑一聲正準備離開卻被病床上的男人揪住衣袖不放,一臉不得到正確答案誓不罷休的模樣:「拜託,放手好嗎?」




這個男人真的是紫夜的首領嗎?
= =|||




「不放,除非小帝台告訴我為什麼小丹丹會突然生氣!」




「我說過,因為你是紫夜的魔帝,而叔叔是警界的高階警官。」




「就這樣?」




「就這樣!」其實還有別的原因啦!只是事關叔叔的隱私與引爆點,他沒有必要對一個陌生人而且還算得上是敵人的人說明。




「這什麼歪理,我不能接受!」都是什麼時代了還在搞這種正邪不兩立、仙魔不通婚
()的八股規定!



紫狩當場跳起來大喊,一臉深沉的殺氣活像帝台說了什麼不得體的話語般,只是在他眼前的是帝台,並沒有被這樣的殺氣嚇住只是稍稍愣了一下:原來翻臉跟翻書一樣這句話不只可以用來形容女人,也可以用在這個男人身上。




「什麼不能接受?」



突然病房門板被推開,一群人…更正,是一大群人魚貫的走入瞬間把不算小的個人病房塞得滿滿的。而為首的,是一名手上牽著跟自己有七分相似的紫髮少年的紫髮俊美青年。




「丞兒?!你怎麼找到這裡的?」




「自家老爹失蹤了兩天,我能不出來嗎?」




老爹?!這青年是……




「我喜歡你!」




在帝台還沒能從眼前這個男人竟然有個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兒子這點回過神來,原本紫髮青年牽著的少年突然撲向自己,緊緊摟著自己的腰身不肯放開還大聲宣示如同宣示自己的所有權般,這讓帝台本來就很混亂的腦袋此時更是亂成一鍋漿糊。




「盤古,別鬧了!」




「我沒有鬧,我要跟著他!」少年不理會紫髮青年的警告,只是對著帝台綻放出燦爛的笑容,一雙紫玉般的美眸眨啊眨的卻是異常執著:「我要跟著你!」




帝台可以想像自己的表情一定非常可笑,傻站在原地任由紫髮少年將自己當場尤加利樹
(或者用玩偶來形容會更適合?!)抱著,一雙英眸就這麼看著鬧劇上演。




「我叫盤古,你呢?你是不是叫帝台?」




這?這少年知道自己的名字?




隱約覺得事情不單純,可是看到少年燦爛的笑容,帝台很沮喪的發現自己竟然控制不了自己的點了點頭!不過沮喪歸沮喪,他還是發現了紫髮青年眼底一閃而過的光芒,那是屬於欣喜的光彩。




「帝台帝台……嘻,真的是你!」紫色的小棉花糖就這黏在帝台身上,拔都拔不下來:「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呃……小、小朋友,我好像是第一次見到你吧!」




「可是我已經見過你很多很多次了,在夢裡喔!」依舊是燦爛無比的笑容,閃得讓帝台一瞬間分不清自己在什麼地方。




這話……怎麼聽起來有一點點像是上次陪小澈看電視時小澈不小心轉到的某芭樂劇中,男主角搭訕女主角用的台詞啊?




雖然理智告訴他眼前這少年擺明就未成年,自己不可以知法犯法
(如果成年就可以了嗎?帝台老哥= =|||),但身體手腳卻被棄了他的大腦控制,輕輕扶護住少年的腰側(這叫做扶?!)避免他摔倒。




「在夢裡,你總是對我說著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完全無視於站在一旁的兄長與兄長的護衛,也視床榻上繼續咬被單的父親於無物,少年只是很單純的抱著眼前的高大男子,低喃著:「可是我知道你比我更痛,因為你在哭、在流淚!我好想跟你說我從來沒有怪過你,但我發不出聲音來,只能聽著你的聲音,然後醒過來……」




房內沒有人注意到一名粉色髮絲的嬌小女孩從口袋裡掏出一本小小的冊子努力作著紀錄,咬棉被的依舊咬棉被……
(已經改咬枕頭套了= =),旁觀的依舊旁觀、忍耐不拿刀砍人的依舊忍耐著,總之所有人都在瞪大眼睛看著眼前這對灑狗血。




「對不起?……」腦海中似乎閃過什麼,可惜速度太快帝台根本抓不住,望著少年近在咫尺的漂亮臉龐,他的眼中全是茫然:「我不懂,或許那只是你想太多才會作夢……」




「不是……不是我想太多!」抬頭望著眼前已經忘記全部的青年,少年的嘴唇張合幾次後又將話語給嚥回肚子裡,環住青年頸部的手收得更緊些:「不過,你不記得也好!不管怎樣……」




「咦?」這少年怎麼越勒越緊,不行,他快窒息了,誰來救救他啊~~~




「反正我就是要跟著你就對了!」




以上,是他意識中對談的最後一句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