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96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花不語之五





為他的自做主張而暴打他一頓?




冷冷一笑在他面前將他最愛的薰風喝個精光?




還是笑著對他說歡迎回來?




現在真的再見到樓澈了,他的反應卻只是安靜地坐在樓澈的身邊握住他的手,不斷在他耳畔說話,這個是紫丞千百種臆測中不曾出現過的答案。





繼續下去,他的魂魄意識就容易迷失在記憶中,永遠醒不過來了!




「樓兄,你不快點醒過來,你的薰風就要被我喝光囉!」



長年撫琴的手輕輕觸碰著略長的銀髮,紫丞的音色很低沉卻也很清晰:「我還想讓你看看變美後的魔界,那是我們努力的成果啊!所以,快點醒來吧!」



「你說過你會回來找我喝酒的!我已經準備好薰風,就等著你張開眼睛,我們一起去月凌淵,去我們第一次相見的地方,你說過冷冷的天氣配上熱呼呼的酒是最棒的,所以快張開眼睛吧!」



不想追究為什麼樓澈得以離開盤古之心,不追究是什麼樣的記憶讓他甘願冒永世沉睡的險也要取回,他只知道樓澈回來了,遵守著當初的諾言回到他的身邊。



顯然盤古之心並不是個好地方,原本清爽的短髮已經長過肩胛,也讓樓澈看起來消瘦許多……


嗯?銀灰色的長髮?



看著那頭披散的銀色髮絲,紫丞突然憶起了一段被遺忘的兒時往事,一個小小的、活潑坦率的身影出現在腦海。



同樣的坦率妄為沒耐性,相似的髮色……樓澈,難道真的是當初那個突然出現又莫名消失、讓自己找了好幾次也失望惦記許久的小娃娃嗎?



記憶中模糊了的小小臉龐逐漸清楚,並且和眼前的沉睡臉孔重疊了起來!



真的是他,那個為了梳頭而嚷嚷著要做自己妻子的小娃娃,可是自己當初為何不曾發現到?



難怪自己打從初次見面後就一直對他有著莫名的牽掛,原來他們的緣分很早就已經訂下,還是由他自己訂下的……



紫丞的唇角勾起了,牽住樓澈的手握得更緊、不願放開。


「…真的是你!你說過要當我妻子,要我永遠幫你梳頭的!我現在答應你,澈,快點醒過來吧……」







無言的看著兒時的自己在小紫丞懷中睡得舒服自在,樓澈羞愧之餘卻又萬分羨慕那個睡成大字型的自己:


唉,彈琴的小時候真的很溫柔呢!那個動作、眼神還有笑容,可長大了就是滿腹心機一點也沒有小時後的可愛。


……對了,彈琴的似乎沒有答應過要娶他當妻子啊!那他在這邊煩惱個什麼勁呢?


「皇兄,皇兄……」一個貌似劉緒的小娃娃風風火火地拍著房門大喊,「你在哪裡?皇兄……」



「二皇子,大皇子正在用功……」



小心地將小娃娃放到軟墊上並覆上薄毯,小紫丞起身走出屏風來到門邊打開門:「緒,怎麼了?」


「皇兄快來,母后讓宮女帶了好多好多好吃的來,你快來啊!」一路蹦蹦跳跳的拉著小紫丞往外跑,也不管一旁的宮女好言阻止勸說。難得見弟弟如此高興的模樣,小紫丞也不願拂了他的興致,只交代說在他回來之前不准任何人進入書房。



樓澈沒有跟著過去,因為那不是他該知道的記憶!看著那依舊睡得天塌下來都與他無關的身影,他細細回想著自己當初是怎麼離開的,他只記得自己醒過來就回到天外雲海,然後就被師傅罰紮馬步三個時辰>.<……



一抹熟悉的身影突然憑空出現在書房內,飛揚的白髮、額心三瓣的金色記印,來者正是他的師傅。



只見到師傅緊擰的眉心在看到睡得不醒人事的自己總算舒展了開來,向來冰冷無波的臉泛起了一絲的寵溺和無奈,這是在樓澈從未見過的表情!



在他的記憶中,師傅總是冷漠無情,尤其是斬殺魔族時的殘酷更讓他害怕。


緩緩抱起睡倒天昏地暗的小樓澈,相丹原本擔憂焦急的心情總算定了下來!放下心中大石的表情讓樓澈更是心中一酸:



原來,那時將自己帶回家的,是師傅!



兒時記憶慢慢得鮮明了起來!外表嚴厲苛刻但總在練武過後細心幫他上藥的師父,看似淡漠卻總在他闖禍後幫他開脫善後的伶 葉 先生,還有每次他被處罰時偷偷帶著食物甜點來給他的師兄……



他們,是他最親的親人!


但在什麼時候,他們全都變了,變得讓他感到陌生、感到害怕?好像是在那年師傅受命誅殺魔界之主紫狩後,一切都變調。



想到這裡,樓澈的心疼痛起來!



離墨師兄為了他情願放棄轉世,與霄明一同代替自己沉睡在盤古之心內!被控制的伶葉先生因為任務失敗,也被刑天所殺,連師傅都與冰封美人……



師傅,師兄,伶 葉 先生……所有人都離開了,他已經一無所有……


「…樓兄,快點醒醒啊……」


這聲音?是彈琴的!他怎麼會在這裡?


原本沉醉悲傷中的樓澈猛然跳起身四處張望,卻發現不知何時自己已經身處在一片的黑暗當中。



他很確信,剛剛自己真的有聽到紫丞的聲音,只是聲音從哪來的?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中,他根本無法確認方向。



「…樓兄,你不快點醒過來,你的薰風就要被我喝光囉……」



咦?彈琴的你食言!明明說好薰風是本大爺的,你怎麼可以偷喝?


樓澈開始循著聲音發出的方向尋找出路。


「…樓兄,我還想讓你看看變美後的魔界,那是我們努力的成果啊!所以,快點醒來吧!……」


魔界變美了?!本大爺當然要看啦!那可是本大爺努力的結果呢!


「……你說過你會回來找我喝酒的!我已經準備好薰風,就等著你張開眼睛,我們一起去月凌淵,去我們第一次相見的地方,你說過冷冷的天氣配上熱呼呼的酒是最棒的,所以快張開眼……」



聽到的說話聲音越來越大,隨著音量的清晰,樓澈看到淡白色的光芒開始慢慢擴散開來逐漸將周遭的黑暗吞噬殆盡,甚至連自己都是那光芒吞噬的範圍目標!



這?


「…你說過要當我妻子,要我永遠幫你梳頭的!我現在答應你,澈,快點醒過來吧……」


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