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96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花不語之四



「兄……兄長?」


深知自家兄長脾氣的勾陳看了一下週遭後才發現到珠華林一半的華木都被騰蛇的黑火燒焦,另外一半則被自己的黃泉呼喚給打得粉碎,若不是兄長及時下了結界,恐怕這波慘況還會波即到另一邊的春華幽徑。


糟糕,這下完了!


「勾…勾陳你……你找死啊?」


因為勾陳突然停手逼得騰蛇不得不及時煞車將手中的火苗往旁邊的大樹丟去,轟隆一聲,被黑火紋身的受害者再添一名。嚥下原本要出口的關心,騰蛇罵完後才注意到勾陳的視線跟一旁佇立的勾芒。


死定,這下慘了!


「兩位還真是好興致,打架打到我的地盤上來了!」音量依舊如往常一般,甚至連提高音節都沒有,勾芒只是慢慢地走入珠華林解救那些被他及時用結界罩住的樹精花妖,讓他們逃離。


「…兄、兄長冷靜……」不自覺護在騰蛇面前,勾陳明白這下兄長真的發怒了!


「我很冷靜!」依舊是淡淡的回答,勾芒甚至露出了難得一見的眩人笑容,只是下一秒加強版的華風丹舞就漫天蓋地的朝兩人撲來。


「哇啊啊啊────」


不用懷疑,這是騰蛇的慘叫!沒有見識過什麼叫做勾芒怒火的他若非勾陳早一步拉他先逃的話,黑火騰蛇絕對會在這個世界上除名的。


「天殺的騰蛇,你當老子真的這麼好欺負嗎?你以為當年眾神為什麼不敢動勾陳?」


隨手又送了一記血牡丹,一連串讓騰蛇自嘆不如的咒罵就這樣出自號稱最高貴優雅的勾芒大人口中:「你給老子站住,不把你這條蛇打結老子就白混了!」


又是一記黃泉呼喚從耳邊掃過,勾陳膽戰心驚的拉著還無法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的騰蛇閃躲著兄長那隨便一下就可以讓他們進入輪迴的攻擊,無法顧及形象的東逃西竄:


很多人都說他緋花勾陳是個表裡不一的神,外表端麗高雅但出口就是抓你做花肥;為什麼從來沒有人想過有個優雅無雙的兄長他還會變成這樣?


那是因為還沒有人看過他兄長發作的情況,也因為看過的所有見證者除了自己外都罹難了!兄長發飆的情況比他更加嚴重,就像現在──


「勾陳,把騰蛇給老子放下!」


勾芒已經氣得理智形象全失,就連久未使用過的絕技黃泉華舞都順手朝騰蛇扔了過來,「老子今天不把這混帳下鍋做蛇湯就對不那些可憐的樹木花草,把他放下聽到沒有?」


「…兄、兄長,你冷靜點!騰蛇他不是故意的……」


「老子管他有意還是故意,把他放下就對了!」


慘了,看來兄長這次真的氣瘋不殺騰蛇誓不罷休了……


勾陳看了還是無法從震驚中清醒的騰蛇一眼,偷空轉頭又見到兄長丟過來的黃泉呼喚,一咬牙用紅傘牽引將攻擊轉往一旁的籐木叢,砰然一聲,籐木叢被打破一個大洞,顯露出一條通道,勾陳趁機拉著騰蛇鑽了進去。


面對刑天他還能安然自若態度處然,那是因為他明白任何人都沒有抓狂時的兄長來得可怕!當年四長老屢次派人來抓自己結果惹毛了兄長,一招黃泉華舞把當時號稱六神中最強的青龍給直直打回中央天界去,聽說整整休養了一個月才恢復生息(詳情請見『花淚』)……


「咦?!」


「那是……」


這次不只是騰蛇,連勾陳都呆住了!看著眼前橫躺在樹籐上的身軀,兩人都只能愣愣的站在原地,完全忘記他們正在逃命當中。


看見呆滯的兩人跟依舊未清醒的樓澈,被怒火沖昏的勾芒總算是拉回了點理智,將左手上聚集的氣勁散去,走上前一把揪住騰蛇的領子向後一丟,稍稍發洩自己的怒氣。


「兄長,他……」沒有理會兄長的動作,勾陳只想知道為什麼樓澈會在這裡,他不是代替紫丞進入盤古之心嗎?


「他身上的濁氣消失了……」被人調換了嗎?


「不要干擾到他,有什麼事情出去再說!」回身一腳將還未能從地上爬起來的騰蛇踢出去,勾芒將弟弟拉離開那些牽縈木:勾陳屬於半個花神,很容易感受到這些被封印記憶的情感。


「勾芒你────」騰蛇從來沒有這麼狼狽過,雖然平常總被勾陳整但是那也只是在口頭上輸給對方,勾芒竟然用腳踢他?!這對他可是天大的侮辱啊!


冷眼一個掃去頓時讓騰蛇消音,要不是看見弟弟站在他身旁,他早就抓他燉蛇湯了:「你們兩個來做什麼?看樣子你們不像是回娘家!」


「兄長= =|||……這玩笑不好笑!」什麼時候向來正經的兄長也會說這種令人發冷的笑話?


「那毀了我的珠華林就好笑了嗎?」


「我代替騰蛇跟你陪不是!」不想讓騰蛇步上青龍的後塵,勾陳只好盡量安撫勾芒的怒氣,眼尖的見騰蛇似乎想開口,急忙一腳將他踢到五公尺遠的地方再讓小紅封住他的嘴。


「這麼護著他為什麼又老愛惹怒他?」眼見堂堂黑火騰蛇竟然跟一株食人花在那邊大眼瞪小眼,勾芒看了就覺得全身無力,招回了小紅順手一揮,直接將騰蛇掃入修羅迷陣中。


「勾芒你────」


「你跟我過來吧!」







「決定要跟他一起留在魔界了!」


看著眼前漫不經心頻頻向外張望的弟弟,勾芒幫那些被黑火摧殘得厭厭一息的小樹精花妖們療傷,另外一旁沒有被波及到的小妖們則是忙碌收拾著珠華林,連勾陳的寶貝寵物也一起幫忙:誰叫這些有一半原因是主人造成的> <~~


「兄長一定要這樣嗎?」端麗的臉上浮現苦笑,勾陳似乎聽得到被困在修羅迷陣中騰蛇那慘烈的叫喊:「騰蛇他……只是嘴巴壞,你一直都知道他對我很好的。」


「……你什麼都不說!」


這個悶葫蘆弟弟!他當然知道騰蛇那個笨蛋只是嘴巴上吼著,但一碰上勾陳的事情他又比任何人都在意,就連向來遲鈍的樓澈都看出些端倪,他這個哥哥會不知道嗎?


只是這麼漫長的時間,他還想讓勾陳等多久?失望多少次?


「因為說了反而會破壞,到不如不說的好!」勾陳微微一笑,只是那抹笑,令人心疼:他不指望能聽到那個衝動彆扭的粗神經能對自己說出什麼甜言蜜語,只希望他們能在一起就好!


冗長的日子,自己被兄長軟禁在千華夢地,而他則被紫狩封印在混沌腹中,他知道兄長跟紫狩是為了他們兩人好,所以他情願背上背叛的罪名。


「你就是嘴硬!」什麼都看在眼裡悶在心裡,令他這個做哥哥的心疼卻又不知該如何幫起:「如果真的想什麼都不說的話,為什麼不換回男裝?」


「這樣比較好看啊!」嫣然一笑,百媚生嬌,勾陳讓小紅攀回自己肩膀上磨蹭著那柔嫩的花瓣,看得勾芒無奈中也只能任由他去,終究這是他們兩人的事情,做哥哥的再急卻也什麼都做不了。


反正剛剛的『警告』應該可以讓騰蛇有所警惕,敢欺負勾陳的話就要有所覺悟:死的覺悟!


(
勾芒大人,你確定那真的只是『警告』嗎?要不是騰蛇夠耐打跟勾陳拉得快,騰哥恐怕死了不止一次了!囧)


「別說我,『他』怎麼了?」動手幫兄長整理,勾陳將話題轉移到方才那個沉睡之人的身上,他知道樓澈會沉睡是因為他的意識進入了記憶幻境中,可是為什麼?還有,他觸碰的究竟是誰的記憶?


指輕揚,原本焦黑得慘不忍睹的遍地殘骸瞬間又恢復了蔥綠的生意盎然,勾芒淡淡說著:「取回的是當初他要求封印的記憶。很難得,對不?鎮守千華夢地至今,他算第一個執意取回自己記憶的人,只為了那個魔。」


「兄長為他封印記憶?」是什麼時候的事情?連他都不知道兄長竟然幫樓澈封印了記憶?


為了紫丞,師傅、兄長、朋友,最後甚至是他自己,樓澈究竟付出了多少代價?


「嗯!只是他已經睡了三天了!」勾芒的語氣很淡,一聲幾乎聽不見的輕嘆:「很危險!」


意識進入記憶幻境後一切就得靠自己,旁人包括自己在內都無法做任何協助!若是樓澈再不清醒,情況就很危險。


勾陳沉默了一下,抬頭,正好迎向兄長若有所圖的目光,輕笑:「不再追究騰蛇的舉動?!」


「不再追究。」


「不再干涉我跟騰蛇?」將視線移向小紅,勾陳提出條件:


別以為他不知道,每次有什麼小紅都會很『湊巧』的冒出頭來,這次也是一樣,若不是小紅拉著他,他跟騰蛇也不會一路打回千華夢地來。


「本來就沒有在干涉你們!」說著,卻也將下在小紅身上追蹤術解開:「要自己照顧自己!」


心情複雜啊!凡人有一句話: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這句話真的是一點也沒錯,就算自己再怎麼疼惜也是屬於別人的!(= =|||)


「……別傷害他!」留下最後一句,紅傘旋過身影已然消失在眼前。聽著那滔滔不絕的咒罵哀嚎從修羅迷陣傳來,勾芒白皙的指撫上了隱隱抽痛的額。


所謂萬物相生相剋,向來聰明狡猾的弟弟竟然會栽在騰蛇這個衝動囂張的傢伙手裡,就是證明這句話的真實性!腹黑的魔界帝王不也一樣,一顆心就這麼淪落在神經大條的半調子仙人身上,真的是一物剋一物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