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花不語之三‧下


小小、稚氣未脫卻已經有了些 許帝 君氣勢的可愛臉蛋,那頭亮眼的招牌紫髮,就算樓澈神經再大條也明白他看到的是小時候的紫丞!只是,為何呢?


難道這也是被封印的記憶嗎?他跟彈琴的小時候就見過了嗎?可是他為何全無印象呢?


以不變應萬變,樓澈安靜的繼續看著,反正這是過去的記憶,沒有人看得到他也不用在乎自己現在是站在小紫丞的面前。


不過,彈琴的小時候真的好可愛喔!他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天外雲海的那些女仙們總是喜歡抱著小狗小貓之類的動物,因為現在他也好想把眼前的小傢伙抱在懷裡^///^


「哇啊啊啊啊啊───」


破空傳來的慘叫聲劃破了寧靜的空間,也驚動了正在用功的小紫丞,就看到小小的臉上浮起淡淡的不悅跟一絲困惑,小紫丞起身走出房外查看狀況。樓澈自然也是跟在後面,只是映入眼中的景象讓他想挖洞把自己埋了。


「臭師父、呆師兄,笨伶葉、混蛋老頭……」


一個擁有銀灰色長髮的小小身影狼狽地從庭院樹叢中掙扎出來,渾身沾滿碎葉殘花,粉色的衣服也被樹叢枝枒劃破好幾處:「好痛,屁股肯定裂成好幾瓣了……」


一雙帶著淚光的大眼眨啊眨,嘟著嘴巴模樣是很可愛,但說出的話語卻令人不敢恭維。


兩個小孩子的視線對上了,先是一陣的靜默,然後──


「…妳/你是誰?」同樣的問話出自兩個不同的人,也讓一旁的樓澈看得黑線直落。他當然知道這個身著粉色衣衫留著及腰銀灰色髮絲,『貌似』小女孩的小傢伙是誰:那是他自己!


好像是小時候因為打破師傅的封魔鏡,摔碎了師兄珍貴的玉璃墜,淹死了伶葉先生最喜歡的醉芙蓉花還燒了金神老頭的頭髮,躲避這四人的追殺不得已他只好隨便拜託個仙女姊姊拿套女裝幫他換裝打扮,準備溜出天外雲海避難。


誰知大門還沒來得及跨出就被逮著,嚇得他不分方向就往前衝,結果腳一滑直接摔下雲端……


「妳受傷了?」眼尖的發現到眼前的小娃娃臉上跟手臂上有許多擦傷,小紫丞終於撿回了些理智,他知道自己應該叫侍衛過來把這突然出現的小娃娃抓起來的,可是他沒有:這樣矮不隆冬的小不點不可能會是刺客!


「受傷?…你說這個啊?沒事沒事,用口水舔一舔就好了!」看著手肘上的擦傷,小樓澈不甚在意,畢竟這種傷口與師傅教導留下的傷口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一邊拍著身上的灰塵跟草葉,他一邊看著四周環境想知道自己究竟摔到什麼地方。


「不行!跟我進來。」對眼前小娃娃的行徑看不下去,小紫丞乾脆直接拉起他的手將人帶進書房讓他坐在屏風後的軟墊上,自己則溜到外頭取來一盆清水跟乾淨的白布幫小娃娃擦乾淨身上的傷口。


「啊…輕點輕點……」


「不要亂動,傷口不弄乾淨很容易留下疤痕的,姑娘家的臉有疤痕會嫁不出去喔!」


「我不是姑娘,我是仙人!」氣鼓臉頰反駁,小樓澈跳起身雙手叉腰昂頭神氣的說著:「本仙人是惡鬼師傅的二弟子,才不是姑娘!」


原來不是小女孩啊!難怪動作會這麼粗魯,說話也不文雅……不過他還是覺得這小娃娃很可愛,自己並不討厭他。


「乖乖坐著!」將人扯回軟墊上,小紫丞找來梳子想幫小娃娃把那頭沾滿枯葉而且還打結的銀灰色亂髮整理乾淨慢慢梳開,對小娃娃的話語跟行為覺得有趣:「仙人怎麼可能是這副模樣?乖乖的,我幫你把頭髮梳開。」


「不要啦!」瞬間小樓澈雙手護頭不斷閃躲著,漂亮的大眼浮上一層的霧氣,活像小紫丞手中拿的是鞭子而非梳子:「本仙人不要梳頭!」


「原來仙人竟然會害怕梳頭啊?」想要用激將法刺激,但小紫丞卻發現到這個小娃娃似乎是真的很怕梳頭這件事,小小的身軀拼了命的往後縮成小小一團:「為什麼害怕梳頭?」


「因為好痛>.<!」想起每次師傅跟伶葉先生幫他梳頭的情況,小樓澈就縮得更緊:大人的力道不是小孩子能承受的,更何況是師傅那種等級的『非人哉』,每次幫他梳頭都像是要把他的頭皮掀掉一般,痛得他差點哇哇大哭。


「不會痛的!我保證……」


「不要不要不要!」


一連串的不要讓小紫丞明白這個小娃娃真的很怕人家幫他梳頭!偏頭想了想,他拉下了小娃娃的手讓他抓住自己的一束紫髮。他的動作讓小樓澈一呆,不解的望著他。


「你抓著我的頭髮,如果我弄痛你的話你可以用力拉讓我知道你有多痛,好不好?」小紫丞耐心的哄著,臉上的笑容稚氣卻溫柔得讓一旁觀看的樓澈心中一動:痛徹心扉的痛。


「……保證不會弄痛本仙人?!」看著手中的紫髮跟眼前笑得好溫柔的男孩,小樓澈學著他偏頭想了想再次肯定的問。


「保證不會!」


「那……好吧!如果你敢弄痛本仙人,我就把你的頭髮拔光!」放鬆身軀乖乖坐好,小娃娃一臉視死如歸的表情讓小紫丞哭笑不得,但他還是輕輕的、仔細的將髮上的草屑枯葉拿下,慢慢的從上而下梳理著那頭灰銀色的軟細髮絲。


打結的髮,紫色的(= =|||)都小心地先一一解開再用梳子梳理,不像師傅跟伶葉先生都是用蠻力硬扯硬拉,痛得他眼冒金星也不管!這是他第一次發現到其實梳頭並不是什麼苦差事。


小樓澈鬆開了握著的紫髮,乖乖地坐在小紫丞面前讓他幫自己梳頭:「紫色的,以後你幫我梳頭好不好?惡鬼師傅跟伶葉笨蛋都好粗魯,把本仙人的頭髮扯得好痛好疼,可是你都不會!」


「……除了長輩外,就只有夫君才能幫自己的妻子梳頭畫眉的!」


「妻子是什麼?」不太明白這個詞彙代表的意義,因為師傅沒有教,伶葉先生沒有講,師兄也沒提過。


「妻子就是以後你長大了會喜歡上一個女孩,到最後從喜歡變成情愛,經過正式提親下聘迎娶拜堂等儀式,正式成為夫妻……」


「聽不懂!」一連串的解釋讓本來就沒有什麼耐心的小樓澈打斷,就看他苦著一張小臉噘著嘴巴不肯再聽了:「聽不懂啦/__!」


「好吧!我換個說法,妻子就是會一輩子陪著你的人。」這樣的解釋夠簡潔明瞭了吧!


小紫丞完全不知道自己這句話說出來會讓前方的小娃娃造成什麼樣天大的誤解。


「一輩子陪著你的人就叫妻子啊?!那……紫色的,我當你妻子你就會一輩子幫我梳頭對不對?」小樓澈只想到自己找到個好方法可以脫離惡鬼師傅跟伶葉的梳頭地獄,根本不去理會這其中代表什麼意義。


「這……」很想告訴這個小娃娃男生是不能做妻子的!可是見到小娃娃是如此認真的模樣,反倒讓小紫丞說不出口。


「那就這樣說定啦!本仙人要做你的妻子,你要幫本仙人梳頭^Q^!」打從一早就忙著東躲西藏又要找時間溜出天外雲海的他,在解決他最頭痛的梳頭大事後緊繃精神瞬間放鬆的情況下開始昏昏欲睡了。


嗯,好舒服,好想睡喔……


「……等、等等,喂,醒醒啊……」驚覺到這小娃娃是當真的,小紫丞看著不斷向自己懷裡靠過來的身軀,終於想到要跟他說清楚男生是不能當男生的妻子的,可惜效果不彰。


「不要吵本仙人……」揮揮手意圖趕走不斷吵他的聲音,小樓澈大方地就這麼一頭栽入身後人的懷抱中,呼呼大睡去了。


傻住了不只有小紫丞,當然還包括在他旁邊的大樓澈!他簡直不敢相信小時後的自己竟然會因為梳頭這件事情把自己給賣了,而且還是賣給彈琴的……


這,這實在太丟臉了!


可是為什麼他記不起來這件往事?彈琴的似乎也沒有認出自己來……是自己改變了太多了嗎?


怪不得他總覺得對紫色總有著一種無法自拔的依戀,尤其是看到彈琴的以後就更加嚴重了起來。


呃……重點不在這而是:這下他該怎麼面對彈琴的啊?!囧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