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20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花不語 之 花淚



「兄長,讓開!」


「你打不過我的,就算我放你去你也找不到他!」現在外界風聲鶴唳,勾陳不像自己屬於純正神氣,身處半神半魔的他在神魔兩者眼中都是叛者,不論在何處皆非他可容身之地。


「不可能!我一定可以找到他,兄長,你知道的。」自己怎麼會找不到那個笨蛋?向來只有那個笨蛋找不到自己的份;只要自己想,那傢伙就必須乖乖出現在他的眼前!對,只要他勾陳想見到他──


就一定能找到騰蛇那個笨蛋的。


「你不能出去!外頭,沒有你可以容身的地方!」一直明白勾陳對騰蛇的心,但他仍舊不能讓勾陳出去:在千華夢地他有著絕對保護弟弟安全的優勢,但一出去就不同了。


現在的天兵天將都包圍在外,雖說六神中的其他四人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不願動手,但這樣的僵持又能持續多久?最終迫於無奈,只要勾陳一踏出,他們還是會兵戎相見的。


「……我要陪著他!不管如何,我都要去找他!」注視著兄長許久,勾陳一個字一個字清清楚楚的說著。


「…他真的值得你如此在意?」很少看見一向高傲冷淡的勾陳如此執著,望著那再堅定不過的櫻色雙眸,勾芒嘆了口氣:「你不是一直很討厭……那個莽撞衝動的傢伙嗎?」


討厭?不,他才不討厭他!他永遠不會討厭那個人的。


莽撞衝動?是,他是莽撞衝動無禮又粗魯,可是、可是他對自己一直一直都是很溫柔。平日兩人總是喊打喊罵,但他卻從來沒有真正傷過自己一絲一毫,每次有什麼事情他也是第一個擋在自己身前……


「我幫你救他,你必須留在這裡,沒有我的允許不得離開一步。」這,是他能做的最大退步。相對的,勾陳必須有永遠可能永遠無法見到那個人的心理準備!


「那紫狩……」


勾芒搖搖頭,紫狩跟騰蛇不同!他是主事者,魔族的主事者,如果自己再強行干涉的話,會引來更大更強烈的風波:「而且,你必須背上『背叛』的罪名!這樣,你也要救騰蛇?」


勾芒希望能看見自己弟弟眼中流露出猶豫或後悔,那怕是一絲絲也好。


背叛,這兩個字對勾陳來說恐怕是比監禁更殘忍的折磨,而且還是出自於騰蛇口中,對他更是無以彌補的傷害!


是他私心,不希望唯一的弟弟受到這樣的傷害。


「是的!」沒有絲毫猶豫更沒有後悔。


對不起,紫狩!如果要在你們兩人中選一,我選擇那個笨蛋!只有他,是我無法失去也不能失去的。所以,真的很抱歉……


看著淡金色光芒編織而成的網將自己包裹起來,勾陳在心中默默對著摯友道歉,忍受著兄長施法在自己身上下了禁咒,一滴晶亮的不明液體飄散在空中!


施法接住那滴飛散液體凝結而成的圓珠寶石,勾芒單手接住勾陳倒下的身軀,手中的晶亮圓珠透明中帶著淡淡的薄紅,這是……花淚?!


嘰嘰嘎嘎~~~


小花妖的傳報讓勾芒擰緊的雙眉,將勾陳安置在修羅花塢內並招來了兩株剛成型的小小食人花妖要牠們好生照顧,自己則來到了千華夢地的入口,看著包圍入口的大批天兵天將,不語。


「快點將勾陳那個叛徒交出來!!」聽聞千華夢地之主木神勾芒脾氣溫和有禮從來不會對人動手,對此傳聞深信不疑的天將只是口氣稍微……好吧,是非常的傲慢。


叛徒?!


天將話才剛說完的下一秒被一股強力捲入,旋風過後原地只剩下方才那名天將手中的長槍與殘破的盔甲,還有就是讓在場所有人都寒毛直豎的淒厲慘叫餘音。


「有什麼事情嗎?」雲淡風清,彷彿剛剛根本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勾芒向前一步,所有天軍都有志一同的向後退一步,直到一身藍裝的藍髮高佻身出現在勾芒眼前,他才停止自己的步伐。


「是你!」很好,出動六神之人來抓勾陳,這就是同袍之情嗎?


「……勾芒大人,讓勾陳隨下屬回去解釋清楚!」勾陳、騰蛇與紫狩交情匪淺,現在紫狩起事、騰蛇叛隨,勾陳若是不出面澄清只會讓更多有心人趁機造謠,帝台大人已經沒有心力可以來應付這些了!


「勾陳被禁在千華夢地,有事情我勾芒負責。」這話代表著他絕對不會將人交出的意思。


「……那青龍只有得罪了!」青龍長槍一劃,備戰姿勢讓勾芒明白他的意思,更讓他瞇起眼眸,握緊了手中的花淚石:這算是威脅嗎?很好。


「黃泉‧華舞──」


翠綠一袍揮動,夾雜著八道強大氣流搭配著千華夢地的木靈之氣,當場將藍髮男子轟出、筆直地飛向遙遠的中央天界地帶,連慘叫聲都來不及喊。


「各位還有事嗎?」眼看藍色流星消失在他的眼界範圍中,勾芒冷著一張俊容轉頭看旁邊呆成一遍的天將們,冷聲問道。


全體有志一同整齊搖頭,然後全數整齊退離不敢妄動──就連六神中最強的武神青龍大人都被一招打回去,加上木神地位崇高,他們沒有那種膽子也沒那種膽識敢去冒險。


但是……是誰說木神勾芒俊美優雅、脾氣溫和有禮絕對不會像其弟勾陳或六神等隨便出手,即使受人挑釁也是溫柔一笑置之>.<?剛剛飛回去的青龍大人又是怎麼一回事?這是誰造的謠言啊?


後來,四長老傳令:有木神勾芒之保證,取消了追捕勾陳的命令!聽說青龍大人似乎是整整躺了一個月才能出門執行任務,因此四長老究竟是為何取消命令,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勾芒大人,多謝你!』臉上有著疲憊卻不失俊挺的黑髮男子望著眼前的碧髮身影,做揖說謝。


『…這個,幫我放在騰蛇身邊吧!』碧髮身影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將手中的小指頭般大小的薄紅圓珠交到黑髮男子手上:『嵌在他胸口的護甲上。』


『這是?』


『花淚石。』


花神之淚施法凝結而成的寶石,相傳此石擁有著極大的守護力量,是花神能給予自己想保護之人最大力量的守護之石……


『騰蛇他……以後就勞煩勾芒大人您了!』


就在這一天,勾陳被兄長勾芒軟禁在千華夢地,不得離開;就在這一天,騰蛇被紫狩封印在黑火之穴,陷入沉睡!直到很多年以後,名喚紫丞的年輕魔族帝王來解開這個封印,釋放騰蛇……


***   ***   ***


「勾陳你……」


一把火燒那個想要將勾陳奪回去當『壓寨夫人』的山賊頭子的頭髮跟衣服,騰蛇望著坐在路旁大石上手中還撐著紅傘的麗紅身影,怒火燃燒旺盛!想到剛剛自己遠遠看見一群雜碎圍著勾陳企圖上下其手的畫面,黑火又是一陣亂竄。


「娘啊,我的鬍子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大、大刀溶化了,有鬼啊!!!」


「水水水,我的屁股著火了……」


此起彼落的慘叫,一群人就這麼迅速著火撤退,讓騰蛇得以用『救美英雄』的姿態走到勾陳面前,居高臨下注視著那被他救下的『美人』:「你這個變態又在搞什麼把戲?……怎麼了?」


「不關你的事!」


起身,勾陳不太對勁的走路方式讓騰蛇心一沉,將他推回原本坐著的那個大石上查看他的左足。


「放開我,你這瘋子!我今天沒精神跟你打架!」收起紅傘就往騰蛇頭上打,反正他皮厚肉粗不怕打傷,勾陳抬起右腳準備踩到對方臉上卻被先一步抓住,在對方凶狠的注視下,悻悻然地收回右腿。


「你腳怎麼了?」沒有紅腫淤青,也沒有傷口血痕,騰蛇只能用問的方式想知道為什麼勾陳走起路來一跛一跛的。


「……痛!」如畫的柳眉蹙起,彷彿承受極大的痛楚一樣:「走路時就會痛,剛剛才坐下來休息就被一群煩人的傢伙包圍住。」


「你不會用法術回去?」虧他還是個半神。


「現在是在人界,不想嚇到普通人。你來得正好,揹我回去!」


「我揹你?你作夢……」


「那你就閃開點,哪邊涼快那邊呆著去!」起身,勾陳以傘做杖一跛一跛的『跳走』著,但跳不到兩步就被出現在眼前的厚實背部擋下:「你不是不要?」


「上來!」


不讓勾陳看到自己泛紅的臉,騰蛇粗聲吼道,背對勾陳的他當然沒有發現到對方臉上那狡獪得逞的笑容。小心地將那散著淡淡花香的身軀揹起,他只有一個直覺:怎麼勾陳這傢伙這麼輕?


「等下回去找魔醫幫你看看腳,不要連自己受了傷都不知道!」


背後的勾陳笑得詭異:呵呵,他當然不知道啦,因為他根本沒有受傷!會坐在那邊也是因為他感覺到騰蛇的氣息才會故意在哪等他,至於腳是因為坐太久有點麻痛而已。


雙手緊緊的勾掛在騰蛇身上,白皙如玉的指尖不經意滑過騰蛇護甲的扣環,銅扣上鑲嵌著圓形的薄紅寶石,不斷散發淡淡、旁人無法見到名為守護的光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