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96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花不語之二

瑰麗宏偉的宮殿一角,撐著紅傘的緋花美人大方地坐在柱樑上看著那一波波湧進殿內、來自各地有勢力意圖拉攏紫丞的魔族使者,冷笑。

 

「討厭,這些傢伙好吵!」不知何時琴瑚也來到勾陳身邊坐下,一雙明亮的大眼滿是厭惡地注視正從下方走過打扮暴露的妖豔魔族女子,語帶鄙視:「以前想找他們幫忙時都找不到人,現在不需要他們卻一個個自動跑過來求少主讓他們幫忙,勢利!」

 

 

 

 

「小琴瑚不高興嗎?我讓小紅幫妳解解氣吧!」緋花美人看著身旁氣鼓鼓的小姑娘紅唇一勾,原本趴在他肩頭的紅花瞬間失去蹤影,接著就是下方傳來的尖叫與騷動,畢竟突然看到一株巨大的食人花在自己面前張牙舞爪,就算是魔也會被嚇到。

 

 

 

 

「嘿嘿嘿,還是勾陳大人最好了!」小姑娘一邊說一邊從自己的腰包中拿出的一堆五彩的藥粉順手向下灑去,讓原本因小紅出現而開始失控的場面更加混亂!見此情況,勾陳索性把其他幾隻寶貝寵物也丟下去,讓整個戰況更加精采──

 

 

 

 

反正少主不在魔界,就算在他也不會阻止他們。

 

 

 

 

斜卧在庭院樹上休息的鷹涯自然也聽到這邊的混亂,本來想過來阻止,只是一看到那柱樑上玩得正開心的兩道身形加上那成戰鬥位置就定位的五株巨大寵物花,以及那從老遠往這邊衝口中還不忘喊著:勾陳,你給本神站住~~~的黑髮健美男身影,他當下決定還是窩在原地睡他的大頭覺等王回來比較實在。

 

 

 

 

這樣的情況不是第一次了,那些被整得慘兮兮的各方魔族們不是沒有跟王抱怨過,但王只用一句話:『各位如果覺得受辱的話,以後就不要再入魔界』封住所有抱怨。

 

 

 

 

當然,有的人也想過要私下直接找兩個罪魁禍首算帳!可惜的是,自從攔住勾陳阻擾他跟騰蛇大人約會的某某山怪大王被憤怒的黑火燒個精光連灰都不剩後,就沒有魔敢再做這種蠢事了!因為即使沒有碰到黑火,光是勾陳就已經讓好幾個精怪大王作他那幾朵看起來就明顯營養過剩的食人花寵物的花肥了!

 

 

 

 

難怪今天早上王要離開前還特別交代他如果有人執意要見他的話,就直接帶對方去找勾陳或騰蛇大人= =|||

 

 

 

 

今天又是那個日子,王,他肯定去了『那個』地方……

 

 

 

 

 

 

 

 

 

 

 

 

在魔界宮殿發生食人花大鬧殿堂慘案的同時,其實紫丞並沒有跑得很遠很遠,他只是來到月凌斷橋,看著早已放在斷橋盡頭上的兩墫酒壺,一個人坐在橋口望著那已經恢復的平靜水面,獨酌。

 

 

 

 

「還記得…那年的今天,你為了薰風跟蘇袖姑娘打賭來尋找冰夷族民,結果卻誤打誤撞的把我救了上來。」拍開其中一壺薰風的封泥,醉人的酒香隨著柔風瀰漫開來!啜飲一口,回想著兩人相遇的最初,紫丞不自覺展露溫柔的淺笑。

 

 

 

 

已經不知道是幾年前的今天,他被相丹冰封在此地;事隔三年後的同一個日子,樓澈溶開冰層將他救了出來;也就是在那年的今天,他跟樓澈結下了這剪不斷的情緣。

 

 

 

 

「現在想想,我似乎對你從來沒有真正敞開心防過!」香醇中帶著一絲清冽,沒有烈酒的灼口卻也不像薄酒的淡而無味,這樣的佳釀也難怪會讓向來灑脫的樓澈鐵了心要跟蘇袖姑娘一賭。

 

 

 

 

「就連你雨蒼山你為我與相丹反目的時候,我都還認為你是在演戲……呵呵,你要聽到的話肯定又會生氣跳腳了吧!」

 

 

 

 

一口一口飲著今年初成的薰風,紫丞雙眸看向遠方飄邈的某一點,似喃喃自語又向在對著那個人在說話談天般,只是他沒有發現自己臉上的表情有多麼的苦澀:「連鷹涯跟琴瑚都願意用生命相信你,但是被你用性命保護的我卻沒有對你給予相同的信任!樓兄,你會後悔嗎?會後悔自己當初犧牲自己的一切來保護這個不相信你的我嗎?」

 

 

 

 

背負著復興魔界、保衛魔族族民的重責大任,紫丞必須善於心計,必須拋開所有私人情感,必須去掌控利用自己所有可以利用的資源!因此,他利用了很多很多人,容仙、南宮毓、蘇袖、瓔珞,當然還有樓澈!而從頭到尾始終相信自己、用性命保護捍衛自己的,也只有樓澈,那被自己傷得最深的人。

 

 

 

 

想想他週遭的人都沒有好下場!爹為了保護他與落仙谷而被相丹所殺,父皇與母后相繼被曹操逼死,緒以生命逼退了相丹救了自己卻也走入黃泉路,就連樓澈也為了自己毅然進入盤古之心封印刑天。

 

 

 

 

不知聽誰說過,樓澈如此對他恐怕是因為這是帝台欠盤古之靈的,但他嗤之以鼻:對他們幾個同伴來說,樓澈是樓澈,不是帝台,他不需要背負著帝台欠下的債。

 

 

 

 

對於容仙的感情,他無法回應!對於樓澈的感情,他不能回應。原以為屢次的傷害可以將樓澈逼走,讓他遠離自己帶來的傷害與禍端,可是那個傻瓜即使被傷得很深很痛,卻還是跑回來堅持陪在自己身邊直到最後……

 

 

 

 

望著被夕日映得絳紅的湖面,酒壺空了,代表著他又在這裡等了整整一天!

 

 

 

 

紫丞起身,撣落衣上的灰塵,勾起一旁的酒壺:「我該回去了!樓兄,你的薰風我會放在酒窖裡存著,等你回來要喝多少都可以!酒窖裡已經存放了十來壺的薰風,為你而釀的薰風……」

 

 

 

 

蘇袖,她其實是喜歡樓澈的!不然,她不會依照蘇合傳下的方子苦習釀酒的方法並每年都釀兩壺酒送到月凌斷橋,一壺給自己,一壺則是為了他留下的。如果不是遇上了自己,也許樓澈他跟蘇袖會成為一對佳侶也不一定:一對會相互吵嘴、相互搶酒喝也相互扶持的佳偶。

 

 

 

 

「王……!!!」

 

 

 

 

突然,破空而來的氣息讓紫丞一愣!回頭,只見到一大一小兩抹身型直撲自己而來,高的那個仗著人高腿長加上有翅膀輔助,先一步來到他面前單膝跪下正要開口之際結果被小的一腳踢開差點摔入月凌淵中。

 

 

 

 

很熟悉的場景,所以不是讓紫丞吃驚的原因!他的吃驚,在於兩人為何會在此時出現在此地?穿越隔界需要承受一定的衝擊,若非嚴重至極到兩人無法做決定的事件,他們兩人絕對不會這般越界來尋找自己……

 

 

 

 

「少主少主,笨仙人他……」來不及喘氣,琴瑚也忘了該有的禮儀直接撲上前抓住紫丞的衣袖:「笨仙人他……」

 

 

 

 

「他怎麼了?琴瑚,慢慢來,說清楚些!」轉頭看向好不容易站穩的鷹涯,紫丞平靜的表情因為琴瑚的話語而出現波動:「鷹涯?出了什麼事?」

 

 

 

 

是他回來了嗎?他實現承諾離開盤古之心回來找自己了嗎?

 

 

 

 

「……王,勾陳傳來消息,樓澈他人現在在千華夢地中!」

 

 

 

 

什麼,千…華夢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