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20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願許今生‧9

  

「師傅,盈君一直是我最疼的妹妹啊!」對於那個自己一直視為小妹的少女,葉小釵始終抱持著深深的愧疚。前世,他負了她;今生,自己恐怕依舊是負的那一方。因為,他葉小釵只給得起一個承諾,更何況,他早就將這個承諾許給了另一個人。

 

「可是你我都很清楚,盈君從沒有將你當成哥哥看待!」柳半飛一針見血的說道,「盈君那孩子自小就最黏你,常常對著我這個父親說長大要嫁給小釵做老婆!還記得她七歲生日那次嗎?我們全館的人幫她辦了慶生會,在吹蠟燭許願時她竟然許願說長大要嫁給你,要你也答應她……」深深看了葉小釵一眼,他探了口氣:「但是你拒絕了!你拒絕了盈君,還告訴她你已經有所愛的人了!」

 

「我…我不想欺騙她!更不想傷她的心!」接受柳半飛的目光,葉小釵仍舊是以堅定的眼神回望,「我不想讓她懷抱希望。如果當時我答應她,那將來我將實情告訴她時,她會受到更大的傷害。」

 

「結果讓盈君哭了整整一天一夜,最後還是你去哄她的。」

 

「師傅,我……」

 

「放心!我對你說這些並不是想影射什麼,我只是希望你以後不要對盈君太好,跟她多保持些距離……當然,除非你想放棄外頭那個鬼靈精的話!因為盈君的性子激烈,我真不知道她會做出些什麼事來……」知女莫若父!柳半飛明白自己女兒那外柔內剛的脾氣。

 

盈君太愛小釵了!再加上素還真的身分問題,柳半飛擔心女兒會做出傻事來。

 

「師傅,盈君這樣美好,要遇上一個比我更好的男人並不是難事啊!」不願去想像柳半飛口中的情況,葉小釵試圖活絡氣氛!柳半飛怎會不清楚他的意圖呢?淡淡一笑,師徒二人才開始討論起明日的任務分配。

 

只是兩人一直都忽略了隱身在窗櫺外,那道鵝黃色的嬌弱身影……

 

***   ***   ***

 

「嘻……」

 

踏著月色,伴隨星辰,夜裡兩道相擁的身形,漫步在回家的路上。

 

「你又做了些什麼好事啊?」挑眉看向窩在自己臂彎內的帶笑臉孔,葉小釵原本有些凝重的心情也因他的笑臉而舒展開來。

 

「沒有…什麼啦……哈哈哈哈……」本來還只是竊竊私笑,經葉小釵這麼一問,素還真終究是忍俊不住大笑出聲:「真的沒有……什麼事啦!哈哈!」

 

瞧,連眼淚都笑出來了還說沒事?

 

搖搖頭輕拍著笑得誇張的背,葉小釵不用想也知道他又整了綠麟師伯──唉唉唉,或許這也算他一手造成的,誰叫他要多嘴去告訴綠麟師伯,說自己所愛的人會將他整得七昏八素的呢!

 

雖然葉小釵在心裡懺悔,但從他嘴角上的笑意卻看不出他有悔過的跡象。

 

「咦?小釵你在笑什麼?」好不容易素還真笑夠,將視線拉到身邊人的臉上卻發現他滿臉笑意,深情眷戀的目光直直投射在自己臉上,白皙的雙頰不禁浮上一層可愛的紅,嘟著嘴問。

 

「沒什麼,只是覺得你臉頰好紅,讓人好想咬一口!」邊說,葉小釵還真的在他臉頰上輕咬了一下,加重話語的真實性!

 

「疼……對了,除了你和哥哥外,到底還有誰知道清香白蓮這個名號啊?」

 

「怎麼了?為何這樣問呢?……是不是清颺?」想起風翊曾提起清颺也轉入風翔高中,還是跟還真同一班!想來,一定是清颺的關係才讓他有這樣的疑問。

 

「你也知道這個人啊!那他應該就是我前世的同伴,是嗎?」而且他一定跟風翊哥哥和小釵一樣,保存了前世的記憶才會知道的。不過說也奇怪,為什麼風翊哥哥、小釵和展清颺都能保留有前生的記憶,他就不行?……也不是不行啦!這…嗯,這該怎麼說呢?應該說是保留得不完整才對。

 

「他跟你的關係更密切。因為……他是你的弟弟!」

 

「呃……弟弟?」素還真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噎死。不會吧!如果展清颺前世真的是他弟弟的話,依照今天的情況看來,他這個哥哥也真的當得很沒有面子!

 

「抱歉,我說太快了!他是你的結拜義弟,是道教合修會之主。」他該不該告訴還真,前世的他喜歡到處跟人家結拜,扣除清颺外還有三個義兄、一個義弟和一個義妹呢?

 

「臭小釵,你耍我啊!」生氣地捶了葉小釵胸口一記,素還真撇開頭不願理他了。

 

「好啦!別生氣了……」

 

兩人就這樣在打打鬧鬧中回到素家大門,此時就見林月兒正站在門口四處張望著,看到他們兩人就像是看到素風翊般高興地撲向素還真:「還真、小釵,你們可回來了!我還以為你們倆今天要露宿野外呢!」

 

「風翊哥在家就好,你們平日不是老嫌我是電燈泡嗎?」這樣諂媚一定事出有因!素還真也樂得跟林月兒打哈哈,反正有求於人的不是自己,「還有,月兒姊你別老是抱我,這樣下去會造成我們家兄弟鬩牆的耶!」

 

「你呦!」放開素還真,林月兒擺出一副正經的態度:「說正格的,還真,我想請你們幫我一個忙!」

 

「我們進去再說好嗎?」這樣堵在門口談話好像有些不雅觀,素還真推了推擋在自己面前的嬌小身子,「風翊哥人呢?」他這老哥是在做什麼?竟然放著未來的嫂子在這邊打擾他和小釵談情說愛……

 

「你不答應幫我就不能進去!」讓他進去了就沒戲唱了!

 

「月兒姊……」有些無力地癱在葉小釵的懷裡,素還真對天翻了個白眼,「是是是,我答應了總可以了吧!」今天鬧了一天,他真的好累喔!

 

***   ***   ***

 

「要我換上這套衣服?這不是女孩子穿的吧?」瞪著手上的黑色衣裳和一堆稀奇的……古物,以及那頂奇特的白色長假髮,素還真的臉苦得不能再苦了!「月兒姊,妳工作室裡的模特兒不是很多嗎?為什麼要我和小釵穿這種衣服?我們倆個又不是模特兒!」只是……為什麼小釵手中的衣物看起來是這樣的眼熟?

 

「放心,那是男生的衣服!」林月兒催促著兩人去換上,「你們兩個先去換上,看看適不適合,穿好我才告訴你們原因!」

 

「不!妳不告訴我原因我就不穿!」剛剛就是因為沒有堅持才被騙的。

 

「好吧!」林月兒也大方地坐下來、縮到未婚夫的身邊,以一副超級無辜的表情回望著素還真和似乎有些明瞭的葉小釵,「還真,你還記得前天在市立美術館有中國歷代古物寶器的展覽嗎?」見到他點了點頭,林月兒才緩緩地繼續說明。

 

「因為這陣子我設計了一系列的中國古裝,所以古物寶器展的贊助者││展彝集團的展玄先生就希望能跟我合作,在這個禮拜天於美術館前面舉行一個小型的古裝發表會,促使這次古物寶器展能夠順利落幕。可是我發現工作室和目前為止所有接洽的模特兒都無法將這些衣物的特色襯托出來!所以……」

 

「所以……妳就抓了我和小釵去充數?」

 

「不止你們,琰書、璠殤、風翊、還有我的一些朋友都要上台!」林月兒笑得極其的開心,「當然,我也會親自上台走秀的。好了,現在我說完原因,你們可以去換衣服啦!」

 

「饒了我吧!」雖然很無奈,可是還是得乖乖的去換!誰叫自己答應得這麼快呢?素還真認命地抱起衣服,跟葉小釵一起回到房內去換上。

 

葉小釵怎麼會不知道手中衣物的來歷││這是他前世常穿的衣衫樣式,大概是林月兒潛意識仍有一些殘存的模糊印象吧!兩三下就將內袍、外掛和腰帶穿好了,僅剩下那黑頂深藍緞面的斗篷披風未穿上。就在此時,與還真房間相連的那道桃木門傳來輕微的叩門聲。「小釵……小釵你穿好了嗎?」

 

「差不多了!你……」打開門板,素還真一楞!眼前穿著古裝的小釵是這樣的氣宇軒昂,讓他不禁傻傻地站在原地;此時的葉小釵,跟他夢境中的白髮白衣、一遍遍重複著相守永生承諾的身形重疊了。葉小釵看素還真也是嚇了一跳!原因是出自於素還真身上只有一件穿得亂七八糟的單衣而已,「你怎麼了?」

 

「我…我不知道怎麼穿這種衣服!」紅著臉小聲地說,素還真拉了拉身上長及大腿的白色單衣,暴露出那修長勻稱的雙腿,「我…我不……」

 

「唉……我幫你吧!」發覺自己若不再快一點幫他將衣服穿好,等下可能會流鼻血流到死,葉小釵急忙定下心神,以最快的速度為素還真整裝,「你知道嗎?這套衣服跟你前世常穿的衣服樣式很像呢!」

 

「是嗎?」

 

「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