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願許今生‧8

 

 

 

五歲?素還真有些愕然地看著葉小釵的臉龐。他記得小釵是二十六歲,這不是代表著小釵……

 

接收到還真的視線,葉小釵心有靈犀地點了點頭。他的動作,讓素還真感到眼眶紅熱刺痛。忍不住,轉身抱住葉小釵將臉蛋埋入他的胸口,不願讓小釵看到他臉上那不能自己的淚。

 

「你…好傻!」這樣思念著一個人長達十數載,他不累嗎?

 

「喔……綺湘,妳把小釵的寶貝弄哭了!」見到弟弟正輕聲輕語地安慰著縮在懷中的淚人兒,葉少禕痞痞地搭著女友的肩膀,戳著她柔嫩的臉頰,「妳啊妳,我看妳怎麼辦?」好笑地望著陸綺湘呆滯的臉,他忍不住偷親了綺湘的臉頰一記。

 

「我還沒跟你算帳呢!」陸綺湘被這一『啵』的聲音喚回意識,一手叉腰一手狠狠地擰住葉少禕的臉頰,「你不乖乖練武,又想跑去哪?是不是又想去虧附近剛放學的高中女生啊?」對於男友的以虧妹妹為樂、被妹妹虧為榮,陸綺湘雖早已見怪不怪,但是偶爾也會唸個一兩句。

 

「妳吃醋啦!」葉少禕的眼中閃出異樣的光芒,無視於臉頰上的疼痛,他摟著女友的纖腰開心地問。只見陸綺湘不給面子地撇開頭,「誰要吃你這痞子的醋啊?誰要誰拿去!」口是心非的回答。

 

「綺湘……」

 

葉小釵對於他們之間打打鬧鬧的調情方式早已習以為常,拉著止住淚水,正興致勃勃地望著眼前兩人打情罵俏的素還真進入武館內,留下綺湘和少禕繼續『培養感情』。

 

兩人才踏入武館,幾乎裡面所有的人都在等待他們的來臨一般。「小釵,你終於肯回來啦!」

 

「哇,小釵帶了女朋友回來了耶!」

 

「真的嗎?我看、我看看!」

 

頓時,素還真被一群應屬叔伯輩的長者們團團包圍住。幸虧,葉小釵早有先見之明,將素還真整個人仔細地抱在懷裡,嚴密守護著。

 

「小釵不要這麼小氣,借我看一下啦!」其中一名留著山羊鬍的的老者硬是擠到葉小釵旁邊,如願地看到了素還真的面孔,「哇,這娃兒真漂亮!跟盈君有得拼喔!娃兒,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素還真好不容易才從葉小釵緊密的懷抱裡鑽出來,喘了口氣後正想說出自己的名字時,葉小釵竟然又用手掌將他的小嘴捂住,「綠麟師伯,他就是還真!素還真!」笑看著懷中人兒以生氣的明眸瞪地著自己。

 

剎那間,原本湊熱鬧的山羊鬍老者整個人成了石化狀態。素還真不解地望向葉小釵,只發現他的眼底有著忍不住的笑意。

 

「不可能!這麼可愛的娃兒怎麼會是你口中,那個把我整慘了的小惡魔?小釵你不要有了異性就沒了長輩啊!」祈綠麟不可置信地大喊著,他的大喊引來了素還真的白眼。

 

什麼有了異性沒長輩,這個歐吉桑是老眼昏花還是視力不良啊?素還真氣鼓的雙頰,以異常關愛的目光『看』了這個穿著綠色長袍馬褂、留了一嘴漂亮山羊鬍的中年男子一眼。這一眼,讓祈綠麟冷意直起、猛打寒顫。

 

「小釵回來啦!」就在大夥兒吵吵鬧鬧之際,一聲清柔中夾雜著無限興奮的女音傳入眾人耳中,讓場面瞬間靜默下來,素還真感受到葉小釵環摟住他身子的手臂一僵,揚起頭詢問似地凝視著葉小釵的面孔,不語。

 

葉小釵接收到他尋求解答的目光,輕輕嘆了口氣:「那是我師傅的女兒,柳盈君!她……」有些不知該如何啟齒。

 

一道鵝黃色的粉嫩身影排開眾人,來到仍相擁在一塊的素還真面前,素還真在來者的眼底捕捉到驚愕還有……深深的妒意!為何?困惑地將視線再度調往葉小釵的臉上。

 

「盈君,他就是我常常跟妳提起的還真!」為彼此介紹著,葉小釵雖然鬆開了緊扣在還真身上的左臂,但是右臂仍是佔有性的還在他的腰際上。素還真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他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眼前這名黃衫女子身上。

 

柳眉杏眼,豔紅櫻唇,膚若凝脂,鵝黃色彷古裝式的衣衫為她平添了一股柔弱優雅的氣質!素還真不得不承認,眼前這個女孩真的具有讓所有男人失魂的條件。可是,她跟自己有仇嗎?為何她的眼底有著這樣深沉且濃烈的恨意?

 

「他就是素還真嗎?原來真的有這個人……」柳盈君喃喃自語著,一雙美眸直盯著被葉小釵鎖在懷裡的身形不放。

 

隨後跟來的,一名身穿灰白色武服、年約五十出頭氣色依舊紅潤的中年男子輕輕拍拍柳盈君的肩膀,並對素還真露出一個微笑:「歡迎歡迎,我是小釵的師傅,這間武館的館主柳半飛,這是小女盈君!孩子,歡迎你來。」他看得出來,眼前這個精靈、討人喜愛的娃兒比盈君更適合小釵!即使,他是個男兒身。

 

「你好!」綻著亮眼的笑容,素還真發覺自己對這個老者感覺不壞!雖然說四周的氣氛有那麼一些些的詭異,但在小釵身邊,他也就不怎麼地在乎。

 

「小釵,關於明天的任務我們必須討論一下!」柳半飛拍了葉小釵的肩膀一記道,「跟我進來一下好嗎?麟哥,你就幫我招待一下小釵的客人吧!」

 

「好的,就交給我吧!」祈綠麟下意識地輕撫著自己那引以為傲的山羊鬍,「還真娃兒,你會下棋嗎?我們來下一盤吧!」

 

「恭敬不如從命!」

 

***   ***   ***

 

「我贏了!」開心地拿著起被自己吃掉的黑子,素還真已不知自己是第幾次勝利了。相較還真的欣喜,祈綠麟的臉色就黑得很有魄力,只見他不服輸地再度挑戰,「還真娃兒,我們再來一盤!我就不相信,我祈綠麟會輸給你這個小娃兒不成。」

 

「祈?」素還真聽出了一個端倪,「伯伯,你也姓祈啊!」這種姓氏不多見,眼前這位怪怪的老伯伯該不會跟某個神經大條的……有關係吧!重新收拾棋盤,他探問式地望著眼前的長者。「你是不是有個親戚,叫做祈傲塵的?」

 

「你說傲塵師弟嗎?」在一旁觀戰的陸綺湘第一百零一次的將摟在自己腰間、那隻不安份的毛手拍開,「他是綠麟師伯的姪子啊!……葉少禕!」有些受不了地瞪著一臉委屈不已的俊臉,陸綺湘啼笑皆非地喊道。

 

果然是親戚!素還真不安好心地笑看著眼前小心翼翼思考棋路的祈綠麟,心生一計:「綠麟伯伯,下棋沒有賭注多無聊啊!不如……我們來賭一把如何?」把玩著手中的白色棋子,素還真狀似無害地說道。但是一旁的陸綺湘和葉少禕發誓,他們絕對有看到素還真眼底那一閃而逝的設計光芒。

 

「小小娃兒不知天高地厚!好,這局你若輸了,我就要你一個禮拜不准見小釵!如何?」

 

「好啊!那你輸了呢?」隻手撐著下巴,素還真露出了甜甜的惑人笑容,「還真要你那漂亮的山羊鬍喔!」得意地望著祈綠麟變得猶豫的臉孔,「怎麼,不願意賭嗎?那我不要玩了。」

 

「欸欸欸,別這樣嘛!還真娃兒,換個賭本怎樣?」眼見素還真一副不想玩的模樣,難得棋逢敵手的祈綠麟急忙拉住他,「我這嘴鬍子留了好久,要我拿它來當賭注我實在捨不得,而且你拿我的鬍子也沒有用啊!換個賭本吧!」

 

「這樣說也對,那我想想看要換什麼樣的賭注才好……」修長細白的指尖把玩著圓圓的白色棋子,素還真考慮了一會兒:「這樣好了,綠麟伯伯只要你說服你姪子在半個月後兩校合辦的迎新舞會上穿女裝開舞,那不論你要下幾盤棋,還真都奉陪。」

 

「要傲塵穿女裝……這有些困難耶!」

 

「那還真再加上兩罐上好的翠巖烏龍茶,孝敬您老人家如何?」短短幾盤棋的時間,素還真已經將眼前之人的喜好摸清楚了,伸出兩隻手指在祈綠麟的眼前晃著,「這兩罐茶葉是我哥哥託人從國外帶回來的,是茶葉中的極品喔!」

 

「好!我賭了!」

 

「綠麟師伯鐵輸的,傲塵這下慘了!」就方才連輸十盤的紀錄來看,傲塵這下穿女裝是穿定了。陸綺湘搖搖頭,瞥見身後委曲不已外加陰影環繞的身形,輕嘆一聲,「你到底要做什麼啊?」從剛剛就煩她煩到現在,搞不懂他想做些什麼。

 

「我們出去走走好不好?」溫柔地摟著她的纖腰,葉少禕為女友終於可施捨看他一眼想大喊哈雷路亞!帶著她走向門口,「看了十幾局了妳不累嗎?我們去散散步,等下再回來看結果就好了嘛!」

 

***   ***   ***

 

「哈啾!」一陣突來的寒意讓祈傲塵不禁打個噴嚏,頸後寒毛直豎。

 

「傲塵,你感冒了嗎?」正在一起討論迎新舞會事宜的莫璠殤見狀,關心地問道。祈傲塵搖搖手,「沒事啦!」

 

「你確定?」

 

「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