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96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願許今生‧4


 

 

說說旁邊的素風翊吧!還真再怎麼調皮也都是他的親弟弟,為什麼他這個做人家哥哥的,見到自己的弟弟跟個同性別的人摟摟抱抱,也沒有一句阻止更沒有任何分開兩人的行動出現?

 

 

至於旁邊的琰書跟璠殤,反應也十分地詭異!琰書還好,只是嘴巴張開,雙眼望著眼前的景象,整個人呈現呆滯狀態;而他身邊的璠殤則是一臉興緻勃勃地欣賞兩人相擁的畫面,一雙魔手還不規矩地摟向琰書的腰際……

看來看去,就只有祈傲塵的反應最為正常!他先是呆滯了三分鐘,接著跳下高腳椅衝向素還真──雖然中途就被素風翊攔截住,並且捂住他的大嘴不讓他發表任何的『高見』!不過整體來說,祈傲塵的反應才是一般正常人的反應。可是……

 

 

憲叔又換了個角度開始思考:這幾個傢伙是正常人嗎?

 

 

「你……瘦了好多!」輕輕捧著淚眼婆娑的臉蛋,葉小釵心疼他肆流的淚水!他不想讓他哭,不論是前世或者是今生,他都不要他流淚。「不要哭,我想看的是你的笑容!」如果不是為了在場人員的心臟著想,他會吻去他的淚水的。

 

 

「我好想你!真的好想、好想……」抬頭伸手輕輕撫觸著那道艷紅的疤痕,素還真露出個帶淚的笑容,無視於四周越來越詭譎的氣氛,他的語氣中有著哽咽和濃濃的抱怨,「為什麼這麼晚才來找我?你不知道……這麼多年來,我有多想你嗎?」

 

 

這句話一出,憲叔頓時感覺到室內的溫度成等比速度下降,現在已經到了零下十度!摩擦著自己的雙臂打了個寒顫,他不得不開口打斷人家的『情話綿綿』。「我說…這個……還真啊……」此話一出,馬上有三個白眼瞪向他,分別是:素風翊、莫璠殤和那個摟著素還真的刀疤男。

 

 

「你們不嫌這裡…人太多了嗎?……兩個人先到別地方去敘敘舊吧!」他這還要做生意呢!如果不是因為他們幾個要在這裡開會,怕店裡被那些愛慕者擠爆所以事先清過場了,不然現在的霖櫻館內應該是高朋滿座的情景。

 

 

憲叔的話倒是符合葉小釵的心意,朝素風翊使了個眼色,他帶著尚埋在他懷中哭得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淚人兒先行離開霖櫻館。

 

 

「好…好唯美的畫面……」從琰書口中所迸出的第一句話,讓憲叔當場滑倒!沒想到一向嚴謹律人的琰書竟然會說出這種話來?扳著桌子,憲叔受不了地注視著這一堆尚未回神的『觀眾』。

 

 

「琰書、璠殤,你們不是要開會嗎?」帶笑地鬆開手,放過快窒息的祈傲塵,素風翊就像是沒事一般地將眾人的目光集中到自己身上,「還真可能不能參加開會,就麻煩你們明天再跟他說開會的內容吧!」

 

 

「這……好吧!」就算不行也得說好,畢竟方才的那一幕真的是太……勁爆了!兩個男的摟在一起還讓人覺得畫面是如此的唯美協調,他們還能說不行嗎?更何況,人都被帶走了。

 

 

「對了,一線生啊!」看著苦命樣的憲叔,素風翊就偏愛這樣叫他──如果被憲叔知道他這個名字和還真前世的關聯,憲叔絕對會拿麵線上吊,以求一死解脫。「麻煩你幫我準備一杯冰咖啡好嗎?」剛才看到這樣濃情密意的場面,讓他都覺得不好意思,體溫急速升高外加口乾舌燥的。

 

 

「嗯,拿去!」不再理會那三個仍舊搞不清楚狀況的身軀,憲叔動作利落地將一杯冰涼濃郁的咖啡遞給坐上高腳椅的素風翊,「對了,風小子,你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你一定要叫我一線生啊?」同音卻不同字,這是他一直想弄清楚的。

 

 

「呵……秘密!」藉著喝咖啡的動作掩去唇角快抽筋的抖動,素風翊已經有些受不了了。眼見憲叔有打破沙鍋問到底,還問沙鍋在哪裡的追問意圖,他趕忙轉移話題。

 

 

「琰書,你們今天怎麼會這麼慢,還讓還真在這裡等呢?」通常要跟祈傲塵開會的話,琰書一定會守在還真身邊以防他開溜,但是今天卻看到他跟璠殤一同離開學校,究竟是怎麼回事?

 

 

「喔,是為了一個轉學生的事跟理事長討論,耽擱了一點時間。」知曉方才那一幕對琰書來說太激烈了一些,莫璠殤將一直未能從中反應過來的夏琰書拉坐到高腳椅上,回答著,「因為理事長堅持要將這名轉學生安插到還真班上,我們才會延誤到。」

 

 

不過說也奇怪,理事長這次堅持的很沒道理喔!這個轉學生並沒有什麼豐功偉業需要特別安排到還真班上,讓還真多加注意順便監視!而且向來轉學生安排到什麼班級,都是由學生會來做主;因此,這次的情況讓莫璠殤感到有些的不對勁。尤其,這個轉學生的身分……

 

 

「喔,是什麼樣的學生要這樣安插到還真班上,接受還真的荼毒?」哪個不幸的傢伙呢?

 

 

「好像叫做…展什麼來著……」輕敲敲頭,璠殤努力地回憶著那個名字。

 

 

「展?」還真有跟姓展的牽扯到嗎?記得好像沒有過吧!

 

 

「啊,對了!那個轉學生叫做展清颺!」終於記起來了。莫璠殤開心地大喊著。「據說是個天才,已經拿到麻省理工的企業管理的博士學位!」不明白的是,為何得到博士學位的人要回到高中唸書。

 

 

「什麼?清颺──」一口咖啡自素風翊的口中噴出,正巧命中吧台內的憲叔。天啊,連清颺都來了!素風翊開始有著不祥的預感,最糟糕的是他的預感一向是很準。

 

 

清颺,前世合修會的龍腦青陽子,也是還真的結拜的異姓兄弟!素風翊知道他對還真是抱持什麼樣的感情。唉,只怕今生是非依舊多啊……

 

 

***   ***   ***

 

 

「喂,你不覺得那個身影很眼熟嗎?」女學生A如此對著女學生B說道,手指著公園綠樹下兩道相擁的身形。「那個比較矮的,會不會是風翔的素還真啊?」雖然覺得不太可能,可是感覺真的很像。

 

 

「你想太多了啦!那明明就是一對情侶在那邊談情說愛的。好了,時間快來不及了,我們趕快走啦!」女學生B拉著她加快腳步離開。

 

 

藉著綠蔭的掩護,沒有人發現樹下相擁的兩人其中之一,正是鼎鼎大名的素還真是也!葉小釵溫柔地梳理著他那三千青絲,深情地注視著那張容顏。

 

 

「為什麼這樣看著我?」好不容易將激動的情緒安定下來,素還真輕搥了他胸口一記,「看我這樣哭你很高興嗎?」聽起來不像是抱怨,反倒比較像情人間的嬌嗔。

 

 

「不是,我只想好好地看著你!」二十幾載相思之情怎能用言語訴盡呢?葉小釵輕柔地將線條性感的薄唇印覆在他那張菱紅的唇瓣上,「我真的好想你!想著我的蓮!」靈活的舌尖挑開生澀的齒間,與那蓮舌交纏以舒發堆積已久的愛戀!素還真伸出虛軟的手臂環住那穎健的身軀,避免自己無力軟倒。

 

 

直到發現懷裡的身軀已經無力支撐自己,葉小釵這才依依不捨地鬆開唇,望著素還真那張因為缺氧而顯得暈紅無比的小臉!指腹輕輕沿著那略微紅腫的艷紅嫩唇勾劃著,讓人感到無限的遐想。

 

 

「啊……糟了啦!」突兀地,素還真終於自葉小釵那幾乎將他溺斃的柔情眼眸中驚醒,原本的濃情密意卻化作一臉驚恐。他抓著葉小釵的衣襟,連聲叫著,「慘了啦,我就這樣跟你跑出來,忘了琰書和璠殤還在霖櫻館等我開會呢!這下我會被琰書剝皮的啦!」瞧,他急得連淚水都快掉下來了。

 

 

「一頁書前輩他不會介意的!」恐怕也只有他能制住還真了!

 

 

「一頁書?誰是一頁書啊?」好奇怪的名字。

 

 

「呃……你不是記起前世的一切了嗎?」葉小釵攥起濃眉,有些困惑地望著眼前那張清儷依舊的臉龐,只見他滿臉無辜地用那天真無邪的大眼回看著自己。「我記得你是葉小釵,還有那相許永生永世的諾言啊!我也知道風翊哥哥是我前世的保鑣風隨行不是嗎?」

 

 

「就這樣?那你不知道一頁書和海殤君是什麼人嗎?」難不成他祇保留了部分的記憶而已?

 

 

「一頁書?海殤君?……我記不得了耶!」模模糊糊中是覺得這兩個名字跟自己有些關係啦!但是他就是記不得有何種牽連。「他們是誰啊?」

 

 

「算了,不記得他們也好!」復將顯得有些迷惘的身軀摟入懷裡,葉小釵低聲在他耳邊呢喃說道,「只要你記得我、記得我倆相守永世的約定就好!其他的,你不記得也無所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