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96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願許今生‧3





 

「還真…還真!」猛地,一張倏然放大清儷容顏和高亢的音量將他的思緒拉回。定神一看,只見琰書蹙著一雙姣好柳葉眉直盯著他看,一旁的莫璠殤則是以看好戲的神情望著自己……呃,他們兩人來了多久啊?

 

「還真,你怎麼啦?瞧你心神不寧的!已經下課很久了耶。」有些擔心地問,夏琰書伸出右掌覆在素還真的額上,欲探試他的體溫,「奇怪,沒有發燒啊……」話未完,琰書的手立刻被璠殤拉回來。

 

「這小子怎麼可能會生病嘛!他八成是為了想怎麼樣整人,想得太晚睡了今天才會心神不寧的!」莫璠殤挖苦地諷刺著,他的話讓素還真有了整人的心情。

 

烏溜溜的杏眸賊兮兮地瞪著那道藍色的身影,素還真笑得詭異至極,讓璠殤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這小子使壞時都是這一副嘴臉的。

 

「璠殤,你這樣抓著琰書的手,是不是想吃他的豆腐啊?」在璠殤還來不及封住他那張唯恐天下不亂的大嘴時,素還真已經開始叫了起來,指尖指著還緊緊抓住琰書白嫩小手的魔爪,那一臉的曖昧讓人不想歪也很難。

 

「璠殤!」剛剛只注意到還真少有的心神不寧,反到忽略了這一件事!夏琰書瞪著那張仍舊抓著自己的手掌,白皙臉頰因為素還真曖昧的眼神而染上了些薄暈。

 

「我知道,我放手!」舉雙手投降,莫璠殤恨狠地瞪了一眼正在偷笑的素還真。好不容易才握到琰書的手說,竟然又被這個鬼靈精給破壞了!「琰書啊,你別忘了我們跟傲塵他們約好了,在『霖櫻館』討論迎新舞會的事,現在時間也差不多,該走了!」所謂君子報仇三年不晚,還真你的皮就給我繃緊一點!

 

莫璠殤都給了還真一記警告的眼神,當然素還真也回敬一個『你奈我何』的鬼臉。哈,別以為你有辦法治琰書就了不起了!

 

夏琰書注視著這兩人私底下的暗濤洶湧,只想撫頭嘆氣。

 

唉,他抓還真和璠殤組成學生會到底是對還是錯呢?表面上風翔高中學生會三人是彼此合作無間、默契十足,不過那是只對外。私底下,還真和璠傷這兩個傢伙可是令他傷透腦筋啊!有時看他們又好得不得了,有時看他們又是一副井水不犯河水的模樣……

 

***   ***   ***

 

「少爺,這是你要的資料!」蒼髮但衣著筆挺的老者,必恭必敬地將手中的牛皮紙袋遞給坐在沙發上的紅髮少年。原本狀似慵懶的少年一聽,立刻將紙袋接過,精明銳利的眼中有著掩飾不住的興奮。

 

紙袋內倒出來的是一大疊的照片和一本厚厚的紙張。細看照片上的人物,咦?不就是素還真嗎?照片中的他就像知道有人在拍自己一樣,閃躲地十分的靈活,使得大部分的照片最多只有照到半張臉,還有一張是他對著鏡頭扮鬼臉。

 

「白蓮……」他還是一樣的古靈精怪啊!

 

輕撫著那張照片,紅髮少年笑得溫柔不已。

 

打從五年前一場車禍,讓他憶起前世最掛心的那抹白後,這些年來他不斷地在這個世界上找尋著。現在,他終於找到了繫心的蓮影!只是不知道……白蓮還記不記得他?

 

「天伯,你幫我打個電話到法國去告訴展玄伯父,說我要留在這裡。」望著那疊厚厚的資料,他笑得極為自信,「還有,馬上幫我辦理風翔高中的入學手續!記住,我要和他同一班。」

 

「是的,清颺少爺!」天伯領命退下,獨留展清颺一人望著桌上一疊的照片和資料……

 

***   ***   ***

 

霖櫻館,是位於漢威高中和風翔高中兩校正中央的一家咖啡店,是兩校學生最常作為聚集場所的一個地方。

 

素還真滿心不情願地趴在吧台上,雙眼無神地盯著面前老闆為他特製的蓮花茶看,指尖有一下沒一下地敲著桌面。這一副慵懶模樣,看得對面的祈傲塵火氣又成等比級數直線上升。

 

「還真啊,你別害我這家店被砸了啊!」注意到那殺人般的怒火視線,霖櫻館的老闆,眾人都叫他憲叔的伊憲昇幾乎是哀求地說道。「奇怪,你們不是要開會嗎?為什麼只有你們兩個人來,琰書和璠殤那兩人呢?」能制住這兩人打架的人物都沒來,萬一他這間霖櫻館被他們拆了怎麼辦?

 

「琰書和璠殤說理事長突然有事情找他們,就叫我先過來等!」要不是知道『漏跑』的下場是被琰書修理一頓外加留學生會察看,他哪會乖乖地待在這裡跟這個祈白痴大眼瞪小眼啊?素還真不悅地反瞪祈傲塵一眼,拿起憲叔準備好的手工製冰糖糕塞入嘴裡。

 

「這樣啊……那傲塵你又怎麼會一個人過來呢?」回頭看向祈傲塵,憲叔只希望能將兩人的火氣降下來!唉,為什麼他必須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呢?因為上一次還真和祈傲塵打架,把一旁圍觀起鬨的幾個不良少年給打到住院三個禮拜!這兩人打起架來可說是驚天動地的,他這一把老骨頭是絕對經不起這般的折騰。

 

「會長和會計說要核對學生會的社團預算,要我先過來。」冷冷的話語簡直就是硬從齒縫中逼出來的,祈傲塵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就是覺得眼前這個狡猾的素書記很礙眼。

 

天啊!琰書、璠殤你們快來啊!不……隨便任何一個可以阻止這兩個打起來的人來都可以!憲叔在吧台內暗自祈求著。

 

「鈴鈴……」清脆的風鈴聲傳來,代表著又有人客上門了!本來暗自哀怨的憲叔在看到進來的面孔幾乎要開心地跳起來大叫。

 

「抱歉,我們遲到了!」夏琰書的聲音傳入仍舊對峙的兩人耳中,引起他們一致投來的視線,「還真,我們剛剛好遇到要到學校找你的風翊哥,就順道一起過來了……咦?……」話語止於素還真那呆愣轉變成欣喜的神情,夏琰書困惑地望著與他一同前來的兩道身影。

 

「還真……」既熟悉卻又陌生的高健身形,無視於其他人的目光,低啞有著無與倫比磁性魔力的嗓音,呼喚著。

 

素還真只覺得自己的視線變得朦朧模糊,口鼻像是被無形的薄膜封住了似地難以呼吸。顫抖的身軀緩緩地滑下高腳椅,他定定的望著眼前那張夜夜在夢中出現的俊逸容顏。

 

伸出雙手,來者對素還真投以一個最溫柔的笑意,「葉伴蓮,永生永世不悔!蓮許葉,永生永世不變!風為證,月為鑑……你,還記得這個誓言嗎?」

 

聽到這句話,素還真不再猶豫,無視於眾人驚愕的視線,他嚶嚀一聲投入那為他準備好的懷抱中。雙手緊緊地揪著他胸口的衣衫,淚水不能自己地滾滾落下。

 

低啞的嗓音是破除封印的鑰匙!這個誓言,勾起了對他的記憶!永生永世的相守約定、葉小釵、風隨行……他記起來了!

 

「小釵,小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