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96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願許今生‧1


 



 

『真…還真……等我去找你……』漸漸,那張臉孔越來越模糊,一陣令他心碎的低啞嗓音忽遠忽近地傳入他的耳中。他慌了!想喊住那個人,卻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眼見那顯眼的血紅就要淡化在一片的茫霧中,一個陌生卻又熟悉的名字不自主地脫口而出……

 

「小釵──」叫喊著,他從夢境中甦醒。

 

「還真?」素風翊被這聲叫喊驚動,匆匆披上襯衫趕到還真的房間,開燈只見還真坐在床上,將臉埋在曲起的雙腿間,「又夢見他了?」

 

「哥…小釵到底是什麼人?」抬起蒼白的臉,還真吶吶地問著向來疼他的哥哥,「為什麼?為什麼我每天都會夢到這張臉、叫出這個名字?」

 

「……還真,這個答案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因為……時機還沒到。」

 

「什麼時機?哥哥,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輕撫著那柔順的青絲,素風翊摟著那稍嫌削瘦的肩膀,擦去白皙臉頰旁滲出的汗珠:「還真,這個要那個人來告訴你,只有那個人能開啟你被封鎖的記憶!你明白嗎?現在,來喝杯牛奶再睡一會吧。別忘了,你明天還要上課呢!」端起一旁早就預備好的溫牛奶遞給弟弟,他露出溫和的笑容。

 

「哥,你知道小釵是誰嗎?」稍稍定下心的素還真復躺回枕上,尋求解答的目光依舊在最疼自己的哥哥臉上遊走著。素風翊與還真相差了九歲,還真這個名字就是風翊取的!

 

只見他淡笑不語,只是將床頭的小桌燈調暗,「快睡吧!」隨即起身走向房外。

 

「哥哥!」

 

將還真的呼喚聲屏除在門後,素風翊背靠著門板鬆了口氣。唉,還真這小子可越來越難纏,跟他前世一樣!想到此,素風翊不禁輕嘆一聲。

 

保留著前世的記憶,讓素風翊知道自己和還真前世究竟是什麼樣的關係,也讓他明白自己此生的任務是什麼││保護他,直到『那個人』來接手自己的任務為止!他該抱怨嗎?前世他是還真的貼身護衛,今生他又是還真的親生哥哥,難不成他生生世世都得保護著這個讓人傷透腦筋的傢伙嗎?

 

從襯衫的口袋取出一張信紙,上面整齊剛健的字跡讓素風翊苦笑不已:「如果還真知道我瞞他瞞了這麼久,以他這兩世的個性來看他一定會整死我的。」

 

也罷,好歹也是同甘共苦的兩世好友,就幫忙幫到底看好這個令人頭痛的闖禍精吧!反正,再苦再累也只剩下這半年的時間。不過……不曉得在重責大任移交產權後,自己會不會想念這個使人又愛又恨的『弟弟』呢?

 

「唉……睡吧睡吧!這個問題等以後再說吧!」

 

***   ***   ***

 

「啊啊啊!我要遲到了!」

 

戴著金邊眼鏡,一面品嚐著豐盛早餐一邊看著報紙的素風翊,一派自然的望著眼前制服筆挺的小弟一眼,研究著他口中的『遲到』成分為多少。以他現在漫不經心吃著早點的模樣,想來是他小少爺根本無視於時鐘上即將指到八的時針!而方才地叫喊,也只是叫好玩的。

 

「還真,你不是要遲到了嗎?」輕啜一口香濃的咖啡,素風翊隨口問問,目光仍集中在報紙上的某一篇報導,「你這個學生會的書記做得很不稱職喔!」

 

「沒差,反正琰書和璠殤不介意就好!」輕輕地耙了一下自己那頭披散在肩上的烏黑青絲,素還真一副沒什麼大不了地繼續吃他的早點。

 

以一個十分複雜的眼神望著還真,素風翊實在不能想像若是兩人聽見這一番話會不會當場將還真抓來海扁一頓呢?夏琰書和莫璠殤是最氣還真這種散漫的樣子了!

 

「素~還~真~」一陣稍嫌高亢清亮,又帶著無限威嚴的叫喚,當場讓素還真將含在口裡的牛奶全數噴出!幸虧,坐在對面的素風翊早有準備,輕巧的端起自己的早餐避過這場劫難。

 

「琰書,麻煩你了!」打開大門,素風翊帶笑地望著眼前有著一張不輸給女孩嬌容的夏琰書,奴奴嘴指向正欲逃難的弟弟,「還真在那,『悠閒』的吃早餐。」還特別加重悠閒這兩個字。

 

「呃,琰…琰書,早啊!」手忙腳亂的擦去自己嘴邊的水漬,素還真的剋星就是這位有『冷面會長』之稱的學生會長了!

 

「還真,我不是告訴過你今天不論如何都不准遲到的嗎?」揚起細長的柳葉眉,夏琰書漂亮的丹鳳眼中有著薄薄的怒意。「你忘了今天漢威高中的學生會成員會到我校來商討迎新舞會的事嗎?」

 

「琰書,這種事你和璠殤去就好了嘛!」一副倍受委屈的可憐樣,素還真不甘不願的拿起放在沙發上的手提書包在手上晃,「我一向最討厭漢威的學生會成員了,尤其是那個祈傲塵了,這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要我們兩個一見面,什麼話都不用談,直接開打比較快。」

 

「你還敢說,上次你竟然在人家的杯子裡加辣椒和酸醋,還趁我帶他們參觀視聽教室時在人家鞋子裡倒強力膠!是你自己先對人家不禮貌的,還敢說什麼討厭?」

 

「我說過強力膠只是我『不』……小心倒下去的,辣椒和酸醋只是要給那個祈白痴一點教訓,要他說話放乾淨一點。」提到那個祈白痴,素還真一肚子的火又冒上來了!要不是這人是璠殤的好兄弟,還曾幫助琰書脫離槍口一次,他才不會這麼善良只放辣椒和酸醋呢!

 

「好啦!廢話少說,快跟我到學校去!璠殤他一定等很久了。」

 

「不去可不可以?」素還真當然知道琰書想做些什麼││還不是叫他跟那個祈白痴道歉。笑話,自己都沒有跟他計較那麼多了,還要跟他道歉?不過琰書的話又不能不聽。

 

「你走不走?」夏琰書將音階調高一度,瞇起那雙丹鳳眼瞪向素還真。素還真聽到這種音調就知道琰書要生氣了,只有垂頭喪氣的率先走到門邊:「哥,我走啦!」

 

「嗯,琰書,還真就麻煩你了!」該怎麼說比較適當呢?一物剋一物,琰書剋還真,還真剋璠殤,璠殤剋琰書!真是完美的相剋法。

 

不過,素風翊將視線調回一直握在手中的報紙,盯著上面的照片詭異地笑了!

 

至於你……恐怕永遠是被還真剋得死死的!

 

「還真又闖禍啦?」突地,一陣清亮如銀鈴般的聲音傳入素風翊的耳中,回頭一看,一張秀麗中帶著爽朗的俏麗容顏出現在他的眼前。那雙烏溜溜的靈動眸子就跟還真的一樣,充滿著數不盡的慧黠和鬼點子!唯一不同的是眼前這雙美眸多了一份稚氣。

 

「月兒!」毫不避諱地一把將站在門口的亮紅色纖纖身影摟入懷中,素風翊的眼底多了一份深情和滿足。「小釵,他要回來了!」

 

「就是跟還真前世相繫的小釵嗎?他不是正在美國參加世界武術錦標賽?」林月兒回抱住風翊那結實精瘦的腰際,仰望著幾乎高她一個頭的風翊問。

 

「已經結束了!」溫柔地在那細白的粉額輕吻一記,素風翊拿起外套順腳踢上大門,與女友一同步向車房,「他拿到優勝。」

 

「真是厲害,你跟他比誰比較強啊?……」

 

凝視著眼前的嬌顏,素風翊笑得更深了!前世的遺憾,在今生終得到了補償!還記得那時的承諾:

 

我願來世不再是個分身,而是一名真實的女子,長相陪伴在你身畔,如影……隨行!

 

 

今生,風與月終於能相守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