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96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百年殤戀‧十四(上部完)



 

 

這裡就是滅境嗎?

 

 

望著眼前與苦境相似卻又不盡相同的景色環境,海殤君露出一個淡然的笑容。

 

 

明明約定好兩百年後在苦境重逢,但是自己卻完全無法克制住自己的情緒,追著來到滅境跟苦境的交界,哪怕是自己空想也好,畢竟,這個地方能讓自己覺得兩人的距離不再那麼遙不可及。

 

 

沒有目標地走著,眼前一處顯然是荒廢已久的屋舍竟無端吸引住他的目光。

 

 

望著眼前看起來有些詭譎的廢墟,斷垣殘壁,傾倒的灰色石柱上攀爬著翠綠的藤蔓植物,這些在別人眼中不值一看的景緻卻讓海殤君有了另外一番的解讀──究竟是經歷過什麼樣的事情,才會讓這一處看起來規模不小的山莊頹敗成這樣?

 

 

在苦境中,他見過不少像這樣的廢墟!有的是經歷過戰火的波及,有的是因為居住之人的家道中落!有的,是經過『他』的殺戮導致……

 

 

「朋友,你在想什麼?」突然間傳入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轉頭,一名容貌氣質皆不凡的年輕男子,佇立在離他約十多步的距離,望著他!滾著紅邊的黑色衣衫突顯出一股氣勢,卻也表露出一絲隱藏在外表底下的野心。海殤君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看著他,臆測著他叫喚自己的意圖為何。

 

 

「朋友?」見眼前的藍髮男人不發一語的望著自己, 雲岫 君竟然莫名生出一股懼意──這個藍髮男人看起來並不像是滅境人士,也不像是苦境或者其它地區的人!他身上有一種很奇怪的特質,讓人懼怕卻……有不由自主地想靠近他,以求得庇蔭。

 

 

「……」

 

 

「我叫 雲岫君,滅境人!閣下氣宇不凡,定非凡人,不知靜天是否有這個榮幸與閣下相交?」伸出手, 雲岫 君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對一名陌生人如此在意,拼命想吸引他的注意。

 

 

滅境人? 雲岫 君?

 

 

「在下一介凡人,姓名不值一提……」歛起自己的思緒,海殤君終於開了口:「今天雲遊至此,發現此地地靈人傑,正打算想找一處居所當成日後清修之地……」

 

 

「到昔浪巖去吧!」 雲岫 君突然說出口的話語不但讓海殤君一愣,就連他自己都想咬掉自己的舌頭:他現在是怎麼了?怎麼會莫名奇妙的拉著一個才見面還不到半刻鐘的男人到自己的居所去?這要給山濤知道他非氣瘋不可。

 

 

「昔浪巖?」

 

 

這個人也真好玩,自己跟他見面恐怕還沒有過一刻鐘呢,他的表現竟然有如他們已經是千百年的好友般熱絡!海殤君的唇角不自覺地勾出一道弧度。

 

 

「那是我跟好友的清修之處,如果閣下不嫌棄,就與我們一道同修吧!」原本的猶豫全部在看到藍髮男子嘴角的笑意後煙消雲散,忘形地拉起對方的手朝著自己的住處走去:「再容我自我介紹一次,我叫 雲岫 君,目前正與另外一名好友 山濤 君在昔浪巖清修!對了,不知閣下尊姓大名?」

 

 

「……蟻天,蟻天海殤君!」蟻天,以天!他終其一生,只會以他的『天』為重心,為他的『天』而活啊!

 

 

***   ***   ***

 

 

踏入闊別已久的地方,四周環境依然熟悉,就有如他不曾離開過一般!白髮青年慢慢朝著記憶中的方向走去,無須他人指路,更無須他人告知,因為他知道他要找的人此時會在什麼地方。

 

 

門板呀然開啟,地上幾個並排的蒲團、書架上陳列的佛經書冊,簡單樸素的室內擺設讓他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目標端坐在前方,閉目凝神。

 

 

緩步走上前,帶上門板,他走到面容慈藹僧者前方的蒲團上坐下,臉上依舊是一片沉靜:「師父,徒兒回來了!」

 

 

「孩子,這趟的旅行,讓你獲益良多吧!」老僧者張開眼,望著眼前的青年,慧光流轉的眼底帶著一絲的感嘆:「你明白為師的用意了嗎?」

 

 

「是的,徒兒明白了!」

 

 

「很好!那接下來為師的話,你要牢牢的記著……」老者將手搭在青年的肩膀上,溫暖如昔卻讓青年感覺到異樣的沉重。

 

 

這?該不會……

 

 

 

 

 

 

若有所感,但從老者口中吐出的話語更讓青年驚慌!不敢相信地注視對方那依舊慈愛憐惜的雙眼,所有的話語全化作熱塊鯁噎在喉頭。

 

 

「……孩子,聽清楚了嗎?」

 

 

慢慢地點點頭,青年忍著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緊咬著唇瓣不肯放鬆。現在的他,只想好好的、深深地將這位待他如親子般的老者面容記住,永生永世不忘。

 

 

「那就好,現在……為師將、把天命的重任……就此、交給你……」原本搭在肩膀的手該放到天靈之上,老者努力的將自己畢生的功力傳渡到青年體內:多一分的力量,對這個孩子的安全就是多一分的保障。

 

 

天命難為,時間已經不多的他選擇用洩露部分天機來幫助這個孩子……

 

 

咬牙撐住源源內功傳入身體內的不適感,青年的淚早已不能自主沾濕雙頰。漸漸,傳入體內的熱量減緩了,一聲悶哼,老者的手無力地垂落……

 

 

「師父!」

 

 

「…孩子,記住……有心,才能拯救蒼生…有情、才會有心……」

 

 

最後一次看著眼前自己拉拔長大的孩子,從啞啞學語到現在必須擔起救世重擔,這孩子是他的驕傲卻也是他放不下的牽掛:「…不要去在乎別人…說什麼,只要依照你自己…的路走,知道嗎?…記得,永遠有…一個人在等著你、守護你……」

 

 

吐出最後一個字,老者的頭顱跟著垂下,帶著稍許的遺憾閉上眼睛:他的遺憾,就是無法看見這孩子出自內心的笑容啊!

 

 

青年的視線因為淚水顯得朦朧不清,但他仍舊努力地透過那些佔據他眼底的液體,最後一次望著恩師慈藹的面容,然後恭敬地對著已經坐化的老者磕了三個響頭。

 

 

代表哀傷的敲鐘聲,也在同一時刻響起!一聲、一聲,將這個悲傷的訊息傳達出去,帶著令人敬佩的心碎和敬仰,與老者臨終前的遺言交織在一起,不斷在他耳邊盤旋不去……

 

 

***   ***   ***

 

 

甲戌年  季商二七

 

與雲岫、山濤相識,共修於滅境昔浪巖,吾自號蟻天。與翊之約,尚有百年之久。

 

 甲戌年  季商二九

 

滅境最高佛門聖地:聖佛天住持梵慧大師圓寂,其徒梵天、眾天、輔天入塔守喪十年。與翊之約,尚有……

 

 甲申年  仲冬初八

 

獲得五行轉命術秘笈!與翊之約,尚有……

 

 葵未年  季商二九

 

梵天喪期屆滿,出塔!與輔天、眾天於聖佛天聖雲道修行。與翊之約,尚有……

 

 丙申年  酣春十七

 

回苦境一遊,結識無忌天子、傲笑紅塵、血雨風生。與傲笑相談甚歡,結義為兄弟。與翊之約,尚有……

 

 已亥年  中秋

 

中秋佳節,於蒼海邊賞月意外救回一名東瀛女子。此女名喚愁月,躲避仇家追殺而流落異鄉。感其孤苦無依,收為義妹並託予天子和義兄代為照顧。與翊之約,尚有……

  

乙巳年  季商初九

 

雲岫、山濤根基足夠,傳授長春術!雲岫自號靜天,山濤字號怒天,三人合稱:西丘三君。午後,於昔浪巖東方十里,救回一金翼鵬鳥,此鳥頗具靈性,也許能贈與翊。與翊之約,尚有……

  

乙巳年  亥冬初九

 

鵬鳥傷癒不離,託人將其送往聖佛天交予梵天。與翊之約,尚有……

 

 戊午年  始夏初一

 

天子建立天外方界,義兄、愁月、風生與白雲嬌霜、不死魔僧以及方界老童合稱方界六絃。兄長對愁月有意,愁月似乎也適應了方界的生活。與翊之約,尚有……

 

 丁卯年  新秋初四

 

山濤野心暴露意圖指染苦境,力勸但苦無結果!山濤離開,西丘三君日後相對既成定局。與翊之約,尚有……

  

辛未年  酣春二二

 

習得陷魔障,為日後拘禁鬼王棺之術。與翊之約……

  

丙子年  白露

 

習得銀波含鏡!意外從愁月身上取得與東瀛勾結之中原叛徒黑榜名單。與翊之約……

 

 戊戌年  殘冬初十

 

苦境烽火,山濤於荒龍道一戰遭斷指!山濤與雲岫仍有聯繫,知悉卻不予置評。與翊……

 

 壬寅年  初春十八

 

練成奇木轉命術。雲岫近日行為怪異,欲言又止,令人匪夷。與翊……

 

 ……

 

…………

 

 丁未年  小暑

 

雲岫訴情,婉言拒絕,為讓其冷靜思考,吾離開昔浪巖回轉苦境,尋得一處清幽靈地為居,命名:笑情山鄉。與翊……

  

乙卯年  新秋初六

 

雲遊至嚴府,物換星移、人事全非!幾經探聽,只知楚楚姑娘嫁與一名溫雅公子,享年七旬,壽終正寢、兒孫滿堂。與翊……

 

 丙辰年  中秋

 

至方界探望義兄愁月!義兄、愁月、風生與天子似乎心有所困,不解!義兄贈予忘情劍,不祥之感油然而生。與翊……

  

……

 

…………

 

……………

 

 葵巳年  季商十一

 

兩百年之約即將屆滿,與翊之約尚餘半旬。但,無痕於百年中全無音訊,緊閉心牢、無法知悉其在想什麼。憂慮,唯恐百年之約將生變故……

 

 

 

 

 

 



書房內,敞開的窗子外,一樹楓紅隨風舞動!幾片艷紅,伴風飄入了屋內,落在那桌案一篇又一篇的隨手札記上,落在那記載著漫長光陰中發生點點滴滴的剛健墨跡上。

 

 

有喜、有悲、有怒、有樂!每一篇,都記載著不同的、在這段漫長時光中發生的記憶;而唯一相同的,就是在結尾一定會提起的那個名字。

 

 

手持藍羽扇輕搖,一身藍袍、頭戴正冠的藍髮男子望著桌上方完成的一篇隨手記,總是帶著一絲憂鬱的剛毅俊臉難得地染上淺淺的笑。這笑,帶了無法言喻的柔情,卻也帶著說不出口的不安。

 

 

望著眼前精緻典雅的紫檀木匣,男子小心地打開,只見鋪著鮮黃錦緞的盒內靜靜躺著一支可說是平凡無奇的竹笛!以這樣昂貴的匣子裝著這樣平凡的物品,只怕在男子心中這竹笛著珍貴是無可取代。

 

 

「我等這天,已經等了足足兩百年!」取出竹笛,上面繫結的白色穗子早已因為年代久遠而泛黃,男子不介意,修長的指尖輕撫著笛身!片刻,他慢慢地將吹口靠近唇邊、吹起。悠揚的笛音,讓滿是楓紅的笑情山鄉更增添了秋天的氣息。

 

 

你,還記得我們倆的約定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