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96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百年殤戀‧十一

端坐在樹下葉蔭中閉目靜心,藉由冷翊內丹之助,海殤君緩緩運行真氣療養著受損的傷體。過了一個時辰,他才深深吐出胸中的一口氣,睜開眼眸。 這內丹,大概是翊一甲子的功力,其中還蘊藏著聖潔佛氣在其中,協助自己壓制了風無痕的靈魂!因為這樣,他才可以毫無顧忌的運功療傷,讓身體狀況暫時穩定下來,只要在好好休息個幾日,他就能會完全康復。可是…… 一甲子的功力對自己來說,根本是九牛一毛、無關痛癢,但是對翊來說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一來,是翊要適應自己不熟悉的生存環境,在苦境這個明爭暗鬥的武林走動,武成了最重要的保命利器。 二來,是翊已經辟穀,身體機能完全依靠自己修為與功力支撐,現在將一甲子的功力轉給自己,對他的身體會造成很大的負擔!更別提,翊要對付的宿敵是個奸詐狡猾、陰狠無比的鬼王棺。 想到這裡,艷紅的眼瞳轉向不遠小溪旁,那抹正在清理自己儀容的身形上。 明亮卻不燥熱的陽光籠罩在冷翊周身,跪坐在溪旁青石上將染著墨跡的髮絲浸入水中,讓清澈的流水將髮上的顏料溶解、洗去。居仙鎮的一場混亂,使得髮上的染料因為汗水化了部分,造成深淺不一的墨灰分層,隨著清水沖刷漸漸淡去,恢復成原來的銀白色澤。 「臉頰、前額髮邊還有殘留的墨跡。」 專心清洗髮上染料的冷翊被這突來的話語嚇了一記,重心不穩險些跌入水中,身後的海殤君急忙伸出手摟住他的腰,沒讓人一頭栽入水裡:「我嚇到你了?」 這是句肯定的問句。 「啊,不!是我自己沒有注意到、太不小心了,這不怪你。」笑笑的回應,冷翊隨手擰乾髮上的水,會發生這種情況的箇中緣由,他自己心知肚明。 將自己一甲子的功力灌注佛氣化成內丹,用來幫助海殤君的行為對自己還是造成影響,不只單單功力上的消減,就連警覺性也變得如此低微!可是,他不覺得後悔,單單一甲子的功力就能救回海殤君,值得。 「怎麼不怪我?」撕下深藍披風的衣角染水,海殤君動作輕緩擦拭著冷翊額前殘餘的墨跡,因為顏色很淡、不明顯,所以被冷翊給忽略的地方,「你將功力化作內丹給我,這就是原因!不是嗎?」動作輕柔得就像自己是在呵護世上最珍貴的寶物。 這是個非常親密且不合宜的動作!至少,這該是出現兩個男人之間會有的行為。 「我自己來就行了!」發現到這個動作所包含的曖昧,冷翊不自在地與對方挪開一些距離,拿過濕布巾笨拙想擦去海殤君所說的痕跡,卻老是擦錯地方,這讓海殤君哭笑不得。 「我來吧!你擦了半天還是沒有擦乾淨。」 「呃……那麻煩你了!」 「翊,你有心事!」慢慢擦拭著,海殤君平淡的說著他這幾天觀察出來的心得。 沒有回答,冷翊只是垂下眼瞼沉默。是逃避、也是不知該如何回答,所以他只能選擇這樣的回應。 「跟我有關?」原本以為順其自然,時候到了翊自然會告訴自己!可是心頭的一陣不安迫使海殤君還是提前問出口,見到冷翊的表情,他更加確認自己的觀察無誤。 「不……是跟我自己!」 「怎麼?身體不舒服,還是有什麼……」海殤君開始緊張起來,拉著冷翊左查右看的,擔心他是不是有什麼傷病痛楚自己沒有發現,以致於現在造成他的不適應,「你該告訴我的!」 「不是身體上,而是……」 「嗯?」海殤君靜靜聽著,專注的神情就像是在聽一件絕無僅有、驚天動地的消息,這樣的表情讓冷翊有些想笑,卻也有些不好意思。 「我想,我回師父身邊的時間快到了!」也好,反正早晚也是該對海殤君說出口的,現在告訴他算是給他有所心理準備。 「回…你師父身邊?為什麼?」一個字一個字慢慢重複一遍,海殤君表情沒有變化,不過心中卻因為冷翊的一席話掀起驚濤駭浪。 「嗯,我……找到了師父要我找的東西了!」 「那……要你找的,是什麼東西?」喉嚨乾渴得幾乎讓他說不出話來,但是海殤君看著眼前清聖的儷顏,依舊強迫自己要冷靜下來。 「一個牽掛!一個讓我對這個世間有所羈絆的牽掛。」冷翊站起身子,一雙深邃的眼眸望向天際飄過的浮雲,臉上有著一絲堅定和幾分自嘲。 「牽掛?」 「而你,則是我在這個世界上除了師父之外,第一個牽掛!因為你是我第一個朋友。」微微一笑,冷翊卻不知自己的一番話帶給海殤君的震撼有多大。 有些愕然地注視著眼前笑得自然的身影,海殤君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此時心中的感覺!竊喜、驚恐,還有著一絲的不知所措,打從自己有記憶以來他還不曾有過這樣混雜的心緒起伏。 翊的心裡有著自己的存在!這樣的認知幾乎讓他欣喜得近乎瘋狂。然而這份欣喜,卻隨即又被他即將離開的訊息給推翻,注視臉上一派沉靜的冷翊,他只能被動地壓制自己心緒的起伏。 「從很久以前,師傅告訴我我是順應天命而降生在這個世上,為了除魔而來時,我就一直克制自己的感情,不讓自己與週遭的人有太多的牽扯。我怕太多的感情會讓自己心軟,當天命盡時會有太多的捨不得……」 將目光移到海殤君身上,冷翊白皙的臉上有著淡淡的苦笑。海殤君直覺伸手想抹去,但是隨即又將伸出的手縮回,默默聽著。 「捨不得,是身負天命的人最大的負擔!我一直讓自己孤獨,這樣就不會有太多太多的感情糾葛,順應天命時我就不會有任何的猶豫或者是退卻。也許,師傅就是發現我這一點,所以才會要我出來……」 其實,他一直知道師父疼愛自己的心!他從來沒有責怪過師父這麼早就告訴自己,自己所背負的命運,從來沒有。 「翊……」 「海殤君,你就是我這趟旅程的目標。」一個羈絆,讓他對這個世間有所依戀的羈絆,屬於凡人的友情羈絆啊! 「……那,你什麼時候會……」離開? 後面那兩個字,是海殤君一直無法說出口的字眼。心中雖然為冷翊出自肺腑的那一番話語激動,但是想到翊即將要離開自己,他心中就痛得難耐。 「不知道!師傅說過,當我尋得自己的目標後,他自然會招喚我回去。」冷翊有預感,分離的日子……也許不遠。 樸素聖潔的禪房內,端坐蒲團上的慈藹僧者臉上浮出的欣慰卻也擔憂的笑容。 翊,我最疼愛的孩子!你可知道,當你尋得『那個人』之後,你的天命轉輪也一並開始運轉起來了。 『唉,梵天,你可知道這個人,是你日後的煞星卻也是最關鍵的救星!遇上他,是福、是禍,都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 *** *** 梳洗過後,冷翊與海殤君再度上路!他們朝著路徑的前方走去,沒有任何決定的目的地,只是沿著蜿蜒的小路走著。 沒有交談,白影只是默默望著若有所思的藍髮身形,明白自己的話對他來說造成了不小的震撼。 翊……他即將要離開了! 自己……又會變成一個人了嗎? 「……我即使離開,也絕對不會忘記你的!」突然,右手被一股力量牽制住,拉住海殤君不斷前進的步伐,也喚回他的神智。海殤君回頭一看,冷翊站在自己身後,望著自己的眼睛是那樣的清澈明亮,帶著最真心的誠摯。 「翊……」 「你,是我今生今世最重要的一位摯友,不是嗎?就是因為有你這位摯友,串起了我對這個苦境的牽繫。」 翊……他總是能發現到自己的異狀啊!摯友嗎?呵呵,對於身處佛教翊來說,這也許是保持自己與他關係的最好定位。 海殤君發現東飄西盪這麼多年他所尋找的目標也找到了:守護翊,不惜一切也要好好守護這個唯一知道真相後依舊不嫌棄、懼怕他的人兒。 「放心,我沒……小心!」 突然一聲大喝,海殤君推開了前方的冷翊,以身體擋下了來勢洶洶的數枚暗器。冷翊一時未能回過神,四肢也在同時傳來了劇烈的痛楚。 這、這是…… 突來的暗器,快得讓兩人措手不及!先前在居仙鎮一仗,已經使得兩人的元氣消耗不少,也因此才會讓偷襲者得逞。 「這…這是暴雨梨花釘!」看著海殤君胸口那不斷溢血的傷處,嵌釘在上頭的暗器讓冷翊心驚;海殤君也好不到哪裡去,因為他發現到冷翊的四肢竟然也中了佛門中人最恐懼的毒器:破元邪針! 「海殤……你忍著!」忍受四肢百骸傳來的、幾乎抽乾他所有精氣神的痛,冷翊運起所剩不多的真氣,不顧這樣妄動真元會對自身造成致命的危害,小心地將嵌入血肉之中的暗器一一吸取出來。 「不…翊……」 來不及阻止,只能眼睜睜看著冷翊的動作。細針除盡,冷翊蒼白的臉上浮出一抹虛弱的笑容,隨即嘔出鮮血、全身失去力氣地倒入他的懷裡。 「翊?翊……」 「嘿嘿嘿嘿……」詭譎恐怖的笑聲響起,順著笑聲的方向看去,令人膽寒的身型、讓他厭惡的氣味,以及濃厚的邪惡氣息,在在說明他的身分。 「鬼…鬼王棺!」將湧上喉頭的血腥嚥下,在經歷過血縛魔陣、煉化金丹兩大陣仗的冷翊早就氣空力竭,更別說中了破元邪針後還動用真氣幫海殤君拔除暗器,無力的癱軟在海殤君懷裡,短短的三個字卻讓他連最後一絲的氣力都用盡,失去意識。 「原來你就是吾命中的剋星!嘿嘿,只要殺了你,吾鬼王棺就永無後顧之憂了。」恐怖的長方形頭顱猙獰狂笑,銅鈴般的大眼透露出殺意、血腥還有無比的邪惡。 「你……跟蹤我們?」挺身擋住鬼王棺的視線,連番受創,即使有冷翊的內元金丹幫助、即使身為魔君之後,但短時間以現在『海殤君』來說,實在沒有十足把握擊退有備而來的鬼王棺。 現在的他,只能盡量拖延時間,只要自己的功力能恢復到四成以上,鬼王棺就不足為懼了…… 「嘿嘿,你中了暗器之王的暴雨梨花釘,三個時辰內不能動用真氣,否則……不過,吾不會蠢到等你三個時辰。」鬼王棺舉起手就是一掌,當下將擋身在冷翊前方的海殤君擊飛數尺、嘔血昏厥過去。 不,他不能昏!要保護翊,保護自己最重要的…… 沒有理會被自己擊飛的海殤君,鬼王棺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頹倒地上的染血白影。銀白色無瑕的髮絲披散、掩蓋著半張清儷的臉龐,鳳眼緊閉,與肌膚呈現強烈對比的鮮紅從唇角落下、沾染在散落臉上的髮…… 一瞬間,鬼王棺竟然被眼前異常淒美景像給吸引了!雖然如此身陷昏迷中,但冷翊卻依舊保持著一股令人不敢褻瀆的高貴聖潔,唇邊的血不但沒有讓他顯得狼狽,反而凸顯出一種美,那是屬於『淒美』的艷麗。 指尖觸碰到的溫度,有如千百度的高溫般將鬼王棺自失神中喚回意識!定神,這才發現自己竟然不自覺伸出手撫摸著冷翊的臉頰?這個認知讓他後退好大一步。 他…三途判之首的鬼王棺,竟然會對一個佛教和尚,而且還是自己命中剋星的男人吸引?這個男人,非除不可!若不趁此時他羽翼未豐前除掉他,那將來自己絕對會受到他的威脅的。 對,除掉他── 凝集真氣的掌,朝著冷翊的天靈蓋擊去!只要天靈一碎,任憑神仙下凡也是枉然。 「……嘿嘿,吾想到一個更好的方法來折磨你!」就在按上對方天靈的前一秒,鬼王棺的手停了下來!粗魯地撥開礙事的白髮,他看著冷翊昏迷中依舊聖潔清儷的臉,惡毒的念頭讓醜惡扭曲的臉上因為笑容更顯猙獰。 「神聖的佛者,如果被死對頭的邪魔侵犯,那應該會很有趣吧!」 掐著冷翊尖細的下巴,邪魔的低語就如同最殘酷的刑罰,隨著那雙沾滿鮮血的手攀上了他的衣襟:「被邪靈魔族玷污後,神聖的佛者會有什麼反應呢?真令人期待啊!嘿嘿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