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百年殤戀‧十

傍晚時分,一向是醫廬收拾打烊的時刻,雖然已經讓煎藥的小童回家去但夢蝶並沒有收拾的跡象,只是逕自望向門外,媚眸明顯透露出等待的氣息。 急促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夢蝶艷紅的唇瓣上勾出一道弧度,隨即又將所有外露的情緒隱藏起來,美艷的俏臉上平靜如昔地收拾著散落的藥物,然後看著意料中的藍衣男子抱著纖瘦的白色身形闖入醫廬。 「夢…夢姑娘,舍妹她……」氣喘如牛的藍髮男子緊抱著懷中昏睡的少女,神情焦急不已。 「讓奴家看看!」纖指搭上細瘦的手腕,夢蝶蹙起雙眉,美眸轉向倉皇的藍髮男子:「令妹是得了最近盛行的昏睡之症,奴家需要幫其施針醫治,今晚可否讓令妹留下?」 「這……我就這一個妹妹,能否讓我一起留下?」 「抱歉,公子!因為醫廬中就只有奴家一人,若是讓公子留下恐怕會招來非議!而且夢蝶施針救治時須解開令妹的衣衫,公子留下並不妥當。」 「這……可是……」 「公子請放心!奴家與令妹都是女兒身,無妨!而且……」別具含意的目光飄向窗外,夢蝶就像是在與什麼人對談一般:「夜晚的醫廬,可是有『神』在守護著,公子無須擔憂。」 「這……好吧!」 當最後一道夕陽餘暉沒入地平線,黑夜正式來臨!夢蝶掌起燈,燭火的光芒將原本黑暗的醫廬照亮,也連帶將床榻上昏睡身影的面容清晰地映入眼簾。緩步走近床邊,夢蝶仔細審視著眼前的臉龐,唇角勾起艷麗的弧度。 「可惜,這麼美的臉龐竟然是一個男人所擁有的!」 「何方妖孽,竟然以此毒計害人!」發現自己被拆穿了,原本該是昏睡狀態的白髮身軀張開眼睛,扯下髮上的珠花簪飾,清澈眼眸直瞪著眼前的美艷女子,「奪人軀體,壞人貞潔!」 「哎呀,公子說得冤枉!奴家只不過是幫那些病患解毒而已,那來的奪人軀體、壞人貞潔啊!」夢蝶笑得燦爛,絲毫不覺自己有何錯哉,只是退了兩步悠閒地望著眼前的白衣人:「何況公子假扮女裝、設計夜留醫廬,就不怕壞了奴家的名節嗎?」 「你不用裝蒜,真正的夢蝶姑娘恐怕早已慘遭毒手,你只是藉著夢蝶姑娘的軀體來繼續為非作歹吧!」起身對峙,刻意染黑的及腰長髮披散在身後,即使是穿女裝卻也無法掩蓋那神聖莊嚴的氣勢。 「嗯?聖潔之氣!你是佛教之人?」臉色大變,夢蝶俏臉浮現青光,青光過後原本美麗的臉龐在轉眼間成了青面獠牙的醜陋面容,枯木般尖細銳利的十指直逼白衣者的咽喉,取命的意圖濃厚。 「佛教毀我肉身,害得本魔只能依靠凡人之軀附體,本魔就拿佛教弟子來頂替!反正這個軀殼也到達極限了,就用你的吧……」邪笑,只見對方利甲還來不及觸碰到白衣身形的衣角,隨即又哀嚎抽回:「萬……萬字佛偈?!你是什麼人?」 抓著被神聖佛偈腐蝕的右手,充滿血絲的眼睛瞪得更大,不敢相信這樣年輕的青年竟然會萬字佛偈,怪不得他敢獨身潛入探查,自己也太過大意了:「梵慧那老禿驢是你的誰?」 來不及回答,破窗而入的藍色身影打斷了兩人:「翊,沒事吧!」 藍色身影從窗口跳入,護衛在白衣人身前!赤眼藍髮,來者正是海殤君:「這傢伙竟然安排了吃人的魔獸守在醫廬四周,幸虧那個大叔當晚沒有闖入醫廬,不然肯定成為魔獸的晚餐。」 「你們…走!」眼見情勢不利,附身在夢蝶軀殼的魔靈化作一道綠色疾光,朝屋內深處竄去,冷翊急忙追趕,說什麼也不讓這魔人繼續危害村民!海殤君看了一下癱軟在地夢蝶的遺軀,也跟上前保護冷翊,防止意外發生。 外觀看起來不大的醫廬在片刻間成了無盡頭的迷宮般,冷翊憑藉著殘餘的魔氣一路追尋,海殤君則在旁協助清除沿途冒出的詭異獸類,經過一番追逐,兩人總算在一個佈滿紅色絹紗的房間內找到他們的目標,附身到一具男性軀殼的魔靈。 「他就是用這個軀殼奪去那些姑娘家的清白!」海殤君這下終於明白一切,「夜晚派遣手下對看中的姑娘家下毒,藉由夢蝶的身軀取信於鎮民將女兒留置醫廬一夜後,再換上這個男人的身軀玷汙那些姑娘,美其名是幫她們解毒,事實上一切都是你計畫好,而姑娘們身上的瘀青也是你留下的……」 當他知道解毒之法時還百般困惑著女子和女子如何進行交合,原來答案在此! 「孽障,束手就擒!」 「呵呵,該束手就擒的人是你們才對!」眼前的高大男人冷笑,僅著單衣褻褲的身軀踏步靠向兩人,眼中閃著淫慾光芒,勢在必得的神情讓海殤君起了警戒,仔細查看四周後發現情況不妙,趕忙將冷翊護衛在身後。 「翊,中計了!」 「什……這是血縛?!」 「算你有見識,這就是佛教諸法的剋星:血縛!哼,你以為我會上同樣的當嗎?」男子笑得陰惻,舉手輕撫懸掛的布幔,布幔上還有著濕漉漉的鮮紅水漬痕跡,順著觸碰的手滑落,瀰漫著令人作嘔的氣息!這股氣味讓冷翊發現自己的身體逐漸虛軟無力、呼吸也越來越困難…… 是的,這些布料上的鮮紅並非染料,而是貨真價實的鮮血、陰時陰月枉死之人的鮮血將其染得通紅!布幔上的色澤越深、代表著染上的鮮血越多,其上因咒法纏縛的冤屈也越沉。 「你竟然……」將冷翊整個人納入自己的披風下,海殤君知道不能讓他沾染上這些血,冷翊在這樣的環境下別說是萬字佛偈,就連一般的佛教武功都無法施展,光是抵抗這股血腥魔氣就足夠磨光他所有的體力。 「原本我只看上這張臉而已,沒想到竟然你是個道地的佛家弟子,不但可以助我功力大增外,這個身子一定也讓人銷魂不已吧……」 話語哽在喉頭,因為那雙帶著濃烈殺氣的赤眸讓他心生畏懼,眼前的藍髮男人身上有著很淡、被什麼東西壓抑住的魔氣,而且是一種即使如此淡薄卻讓他心驚膽顫的味道。 「你想動他,得先過我這關!」 扯下自己的外衣蓋在冷翊身上,海殤君發覺自己無法再忍受眼前男人的任何一句話、一個字,踏步走到男子前方,刻意掩藏起來的王者氣勢,壓迫著對方的一切:「我非佛教中人,血縛對我無用!」 「哼哼,我知道你非佛教中人,不妨告訴你,這房間內充斥著除了血縛邪氣外還有著侵蝕人體的百毒香,就算你可以打倒我離開,不過你後面的那個人恐怕就沒法子撐得上這麼久了。」 「百毒香嗎?」線條剛毅的唇瓣微微勾起,似笑非笑的神情讓原本信心滿滿的男子心中警鈴大作!就見海殤君雙手置於身前,不顧身上未調養好的內傷,強行運動全身功力。 「你……」 「擎羊嘯天!」巨大的掌氣發出,雖然男子僥倖躲過,但被陣法封住的密閉斗室已經被這股掌氣給擊出一個大洞,邪氣飄散、消彌,血縛邪陣頓時被破解!不顧身上開始作痛的五臟六腑,海殤君再提真元,這次則是將所有的百毒香盡吸入體內,避免無辜村人受害。 這百毒香會隨著空氣散播,一但在村中飄散開來的話,賠上的將會是整個村村民的性命。這,不會是翊想看到的…… 「糟……」兩項保命符都已然消失,男子來不及逃命,聖潔的金色光芒已經他整個包裹住,淒厲哀嚎過後,寄體的魔靈已被消蝕殆盡,只剩下被寄體的空殼癱倒在地。 「海殤君!」扶持住因為吸納百毒香而搖搖欲墜的藍色身形,冷翊的慌亂失常顯而易見!海殤君看著那雙寫著擔憂的清澈眸子,蒼白的嘴唇扯出一股僵硬的笑容:「我……沒事……」 冷翊知道海殤君只是在安慰自己!先前鬼王棺所留的傷還未痊癒又因雙魂爭奪軀殼,海殤君的身體一直未能好好療養,現在又勉強動用真氣還將百毒之香吸入體內,就算是魔君之後的他定也難以承受這樣再三的折騰。 「…翊……先離開!」一定巨大的聲響引來鎮民的驚慌,海殤君聽到遠遠傳來的吵雜聲和逐漸接近的火把光亮,掙扎地起身,「魔靈已經被你消滅了,我們……走吧!不然,要跟這些鎮民解釋很長一段時間……」最主要的,是這些鎮民會不會相信他們還是個問題。 冷翊知道海殤君的顧慮,攙扶起比自己高大上許多的身軀,兩人藉著夜色的遮掩悄悄離開!等待居仙鎮民趕到醫廬時,只看到被毀壞的房舍、醫廬外圍已經沒有生命跡象的怪異巨大獸類,還有……兩具徒剩外殼的男女人殼,其中女性的身軀正是居仙鎮近日赫赫有名的女神醫。 傳言:先前居仙鎮昏睡猝死怪病是妖魔將世的惡兆,女神醫為了保護鎮民不惜犧牲自己、與妖魔同歸於盡,毀壞的醫盧外才留下屍身! 也有傳言:女神醫其實就是妖怪,昏睡怪病也源自於她,後來因為觸怒天神而被消滅…… 種種謠傳眾說紛紜,但皆為後話,唯一能確定的就是自從那個自稱夢蝶的女子死後,居仙鎮原本流傳的怪病也就此銷聲匿跡。 「海殤君,海殤君……」月光下,俊逸的面容顯得慘白異常,冷翊明白他傷得不輕。 「我無妨!」咬牙忍著,海殤君並不擔心復發的內傷與吸入體內的百毒香,他害怕的是被壓抑在自己心靈深處那個人:紅髮風無痕的出現!「我,只是害怕『他』會出現!我現在的情況,恐怕壓制不住他……」 眼前的景物越來越朦朧,感官知覺若即若離間,一股溫和的暖流從背部緩緩流送進自己的體內,引導將自己體內的百毒香匯集、順著這股暖流逼上喉部!突然一個重力拍擊,咽喉間的滾燙熱流應聲嘔出後才讓他拉回一絲意識,張開眼睛。 「吞下去!」細小的汗珠佈滿冷翊前額,使得部份髮絲上的染料溶解,白淨的臉上東一塊黑、西一塊白,活像個花臉貓兒,但是冷翊無暇顧及自己的儀容,只是要海殤君服下手中的藥丹。 「這是……」 「快吞下去!」 直接將藥丹塞入海殤君口中,金色丹藥一入口他隨即發覺不對勁!看似普通的藥丹,卻如仙靈妙藥般迅速撫平了自己所有的不適,胸腹之間充斥溫暖緩和,一如方才從背部傳入的暖流:「這是……這是你的內丹!翊,你何苦……」 搖搖頭,冷翊只是淡笑,「如果你願意將我當成朋友,就不用在多說。」 「好吧!既然如此,今日你以一粒金丹助我,海殤君他日為你抵擋三次劫難作為報答。就如同你說的,若再多說就是不將我視為朋友。」巧妙地用方才冷翊的話堵住他的推拒,海殤君赤紅眸子裡寫滿堅定和認真:「金丹換三劫!」 「金丹換三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