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96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百年殤戀‧四

由於一連幾天的大雨還有嚴勝與嚴楚楚父女倆的盛情難卻,風無痕與冷翊只好接受邀請,繼續留在嚴府作客。 在嚴府的這段期間,嚴府上上下下除了同樣是客人的岳家兄弟外,對他們都非常敬重!一方面是因為無痕救了寶貝小姐的性命,另一方面……大概是因為嚴勝和嚴楚楚對無痕都滿意至極的關係吧!尤其是嚴楚楚看向無痕的視線都帶著尊敬和無限的……愛慕。 佇立在綿綿細雨中,冷翊任憑綿密的雨絲浸濡他的銀髮!閉上眼眸,一身素白簡單裝扮地站在盛開黃華之中沉思;縷縷銀絲因秋雨溼透但卻更顯聖潔。 「冷公子……」輕柔的女音響起,接著的是頭頂出現的一片傘蔭遮去了飄落的細雨!睜開眼循著嗓音傳出的方向看去,嚴楚楚絕美的容顏出現視線範圍內,粉黃的纖細身軀在遍地的黃華襯托下,突顯出另一種屬於嬌豔的美感。 只是淡淡行了個禮,冷翊退了兩步離開傘蔭的範圍!一雙清冷的深色眸子直直地望那張帶著羞澀、欲語還休的美麗臉龐,他秉持著一向的冷然態度,不語!任由逐漸轉大的雨勢打在自己身上,他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男女有別,非禮勿近,即使有著婢女和家丁在旁也一樣。 「冷公子,您這樣會受寒的!」漸強的雨已將冷翊的衣衫與長髮打得溼透,嚴楚楚明白他的堅持,只好退一步:「冷公子,一起到涼亭去避雨,楚楚有事請教!」 抬頭眺望了昏暗的雨空,冷翊不置可否地在嚴楚楚的帶領下踏入了花園中的石亭內,沒有接過一旁婢女備好的布巾,他只是與嚴楚楚保持著兩步的距離,「嚴姑娘,何事?」 聽見冷翊的聲音,嚴楚楚白玉羊脂般的雙頰上浮出紅雲,有些忐忑不安地望著一臉平靜的俊美清聖容顏,櫻紅的唇瓣開開合合,就是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語來:「這……冷公子,我……那個……」 她想請教的,是關於無痕的事情吧!從兩頰飛昇的紅暈就可以知道她的心思,冷翊只是靜靜的,佯裝不知情地等待著嚴楚楚開口。 「嘻……冷公子,我家小姐是想請問您,無痕公子是否有成家了?」看到自家小姐羞窘的模樣,一旁的貼身丫環掩著笑容幫忙主子發問。 「這個問題,姑娘應該問無痕本人才對。」並不是他拿喬不肯回答,而是他真的不知道無痕究竟成家與否!因為他不曾問過無痕的出身、家世,甚至……就連風無痕是不是他的真名他也不清楚。 想到此,冷翊不禁在心底暗笑自己,向來遠離人群的他,竟然會與一個不知底細的陌生人一同行走遊歷! 沒有想過得到竟是這種答案,丫環呆楞在原地,不知所措地望著身旁的主子!嚴楚楚望著一臉冷然沉靜的冷翊,明白他並非刻意刁難,從那澄淨的眸子可看出他沒有隱瞞的意圖!但是那個貼身丫環可不這麼認為了,她望著沒有任何表情的俊容,帶著諷刺的口吻表達出對冷翊的不滿。 「冷公子您該不是忌妒我家小姐對無痕公子有好感,才故意這樣說的吧?」不悅地瞪視著眼前這張宜男宜女的俊美秀氣容顏,丫環的語氣中帶著挑釁。 「姑娘言重了!在下實在不知道無痕是否成家,更何況這個問題應該找本人詢問才有正確的答案!在下並非風無痕,姑娘問錯對象了。」對丫環的無禮,冷翊並沒有放在心上!態度依然沉穩,臉上依舊淡然。 「你……」 「翠兒,不許無禮,快向冷公子道歉!」眼見貼身婢女欲再度開口,嚴楚楚急忙制止,一雙鳳眼帶著歉意的看向冷翊:「冷公子失禮了,翠兒她……」 「無妨!如無其他要事,恕在下先行告退。」離去前再度看了嚴楚楚一眼,就見她咬著下唇,以複雜的目光回望著自己!不再多言,頂著滂沱的雨勢,冷翊緩步離開了亭子。 「小姐,這個人太囂張了!」拜練武所賜,他聽見翠兒憤憤不平的嗓音夾帶著雨聲傳入耳中,其中也有嚴楚楚斥責的柔嫩嗓音:「翠兒,是妳太無禮了……」 嚴楚楚真的是一個好姑娘,不論人才、相貌、家世都是上上之選!與其陪伴著自己漫無目的的到處流浪,或許無痕更適合留在這裡吧!邊想著,回到自己廂房的冷翊無視於全身溼透了的狼狽樣,只是站在穿廊屋簷外,靜靜地望著不斷從空中潑灑而下的琉璃雨珠,完全忘記時間的流逝。 「你在做什麼?」好不容易從嚴勝和岳傲翔的重重逼問下逃出來的風無痕,回到客房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這幅畫面。伸出手一個動作將人給拉回,觸及的水氣讓他感到寒冷!脫下自己的外袍蓋在那溼透了的銀白髮絲上,動作輕柔地來回擦拭著。 「嚴老爺找你?」任憑那雙大掌在自己髮上移動,冷翊緩緩催動內力將溼透的衣衫烘乾。 「還不就是問些芝麻小問題!問我的家世背景、有沒有妻室或婚約……真是的,難道他不明白我對他女兒一點興趣都沒有嗎?」有些不滿的抱怨著,風無痕的表情就像是一個受委屈的孩童一般!這樣一張俊美的臉卻配上稚氣的表情,惹得向來鮮少有其他表情的冷翊忍俊不住,輕笑出聲。 「嚴姑娘是個很好的姑娘!」 「的確,嚴姑娘是個好姑娘!」一想到岳傲翔那怨妒憎恨的視線,和方才言語上的針鋒相對,風無痕的頭開始隱隱作痛。 「岳家兄弟不是可以依靠終生的人!如果真要嚴姑娘在他們兩人間選一個,那嚴姑娘太可憐了。」岳家兩位少爺心高氣傲,依恃著岳擎山莊在武林上的名聲四處橫行霸道!第一次看到岳家兄弟,他實在無法相信在武林上名聲頗佳的岳擎山莊怎會出了這種的主子! 「你放心,我看嚴老爺不會讓他的掌珠下嫁給岳家兩位少爺的。」雙手凝聚真氣為冷翊烘乾溼透的長髮,風無痕真的不想談到那對讓他頭疼的兄弟檔。 「無痕,留下來!你對嚴姑娘的印象不錯,就留下來吧!」 淡然的一句話讓原本那雙呵護雲髮的手停止了動作,冷翊抬頭,清澈的眸子映射出風無痕愕然的臉部表情。 「為什麼要我留下來?就因為我對嚴姑娘的印象不錯?」這是什麼道理? 「因為,我希望你能獲得幸福。」 很簡單的回答,但卻讓風無痕的臉上出現冷翊從未見過的悲傷!風無痕後退一步,紅色的眸子流露出的是一種說不出的複雜光芒,真的要形容的話,那是一種無助和絕望。 「你認為我留下來就能幸福嗎?」 「我不確定,但最起碼能好過東飄西盪的生活!」不能否認自己看到無痕的表情時心底曾湧上一股莫名的情緒,一種修行之人不該有的情緒:「無痕,你是個好人!所以你不該過這種生活的。」 「我是個好人?翊,我該說你太天真還是太信任我了呢?」苦笑,風無痕張口想說什麼,原本半掩的門板被無禮推開打斷兩人的對話。冷翊回頭看,就只見到一身武服的岳傲翔衝進來,臉上滿是憤怒之情。 「風無痕,跟我比武!」從嚴勝的態度不難發現他的意圖,讓岳傲翔吞不下這口氣,決心以武來擊敗眼前的情敵。 「理由!」冷冷的嗓音回盪,風無痕俊眸半瞇注視眼前不知死活的男人,積壓多時的情緒瀕臨爆發階段,不怒而威的強悍氣勢橫掃整個客房,壓得岳傲翔無法喘息,小退數步。 「勝利者可以得到楚楚小姐。」雖然氣勢全失,但是岳傲翔依舊不肯拉下臉來服輸,堅持要進行這場早已分出勝負的戰爭。 這就是『衝冠一怒為紅顏,英雄難過美人關』嗎?感情可以培養但不能勉強,在嚴姑娘心有所屬的情況下,岳傲翔的舉動就顯得幼稚、輸不起。 「如果是為了這個原因,那風無痕自願服輸。」 「你…你這什麼意思?」 「在下從未有與岳少爺爭奪嚴姑娘的念頭,岳少爺大可安心去追求嚴姑娘。」真麻煩的少爺,依照他這樣的情況看來,岳擎山莊衰敗是遲早的事情。 「難道你在玩弄楚楚小姐的感情?」尖銳,刻意抹黑,總之岳傲翔對風無痕就是絕對敵視。 「我玩弄嚴姑娘的感情?豈敢!」眼見因為他們爭吵聲而聚集的下人,風無痕側身為冷翊擋住所有好奇、打探的目光。 迎向岳傲翔的咄咄逼人,風無痕的怒氣終於爆發了:「在下只不過是剛好路過救了嚴姑娘、打壞了岳少爺英雄救美的計劃而已;會應邀在嚴府住下也是因為嚴老爺的盛情難卻!在下從未對嚴姑娘心存他念,又怎會玩弄他人感情呢?」 「你…你說什麼、什麼計劃,我不知道,你別亂栽贓……」 「岳少爺敢說不是你買通丫環慫恿嚴姑娘騎馬的?你當時拍胸脯保證說馬匹絕對乖巧聽話,卻暗中以細針刺馬兒的腿部,準備來招英雄救美好增加嚴姑娘對你的好感,只是你料不到馬兒竟失控衝上大街……」 「住口,你別在這信口雌黃!」漲紅一張臉,岳傲翔拔出劍一舉刺向風無痕。在眾人的驚呼中,藍色身影不動不移,單手推出一掌,當下將岳傲翔擊退五大步。 「你亂說……」嘴角溢出鮮血,但是岳傲翔依舊不肯認帳。 「要不要找當時被你買通的丫環對質,或者是去看看那匹馬腿部是不是有留下針刺的傷口?」 「你……」 「岳少爺,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充滿威嚴的嗓音傳來,聚集在門口邊的僕人讓開一條路讓聲音的主子進入,當嚴勝和嚴楚楚的身形出現在岳傲翔眼界時,後者臉色一片青紫交錯。 「嚴老爺,很感謝你的熱情款待!在下傷了岳少爺,為了不造成府上與岳擎山莊的衝突,恕在下就此告辭了。」 「風公子,請留步!外頭正下著大雨……」 「無妨,請!」不理會嚴楚楚的挽留,風無痕拉起一直沉默不語的冷翊朝外走去,冷淡的表情、平穩的步伐在在表示他離去的心意堅定。 冷翊沒有多任何話語,只是不經意間他捕捉住兩種不同的視線:來自於嚴楚楚的悲傷和來自於岳傲凌兄弟的妒恨!唉,無痕的行徑等於直接與岳擎山莊結下樑子,他留下會給嚴府帶來麻煩的。 「風公子,請等等!」就在兩人要踏出嚴府大門前,嚴楚楚追了上來將一把傘遞給了風無痕,「這傘……」 「不……謝謝嚴姑娘。」原本想婉謝但看到身旁的素白身形,風無痕還是伸手接過了傘撐開,將冷翊整個人納入傘蔭之下。 這個不經意的動作,卻讓嚴楚楚明白了一切,臉上浮現了然的笑容目送這一藍一白身影消失在雨幕中。 「原來如此,楚楚在這裡祝兩位幸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