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20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百年殤戀‧三

這裡……是什麼地方? 張開眼眸看著四周的環境,精緻近乎奢華的擺設讓他明白自己並非身處客棧──再高級的客棧也不會將客房擺設得跟大戶人家書房一樣。 坐起身敲了敲仍有些暈眩的頭,拉開身上蓋覆的高級絲被下床,才站直身子一陣叫喚就從門口傳入他的耳中:「啊,公子您醒了!」 來者是一個丫環打扮的小女孩,雙手上還捧著一個唐彩瓷碗。 「這裡是……」 「這裡是嚴府!」跟著女孩後面走進來的藍色身影不是別人,正是無痕!他越過女孩走到他身旁,握著那雙略嫌冰冷的手,蹙起的眉峰依舊不損及這張容顏的俊美,「感覺如何?」 那名女孩將瓷碗放上花廳的小桌,隨即離開。 「還好!」引領體內真元氣循一周天後,冷翊點了點頭,澄淨眼眸看向臉色微差的無痕:「我怎麼會在這裡?」 「你因為人潮太擁擠,暈了過去!嚴老爺特地請我們來到他府上小住,一方面是為了報答我們救了他女兒的恩情,另一方面是讓你能在比較清靜的地方休息……但是我現在有些後悔!」一想起方才的情景,風無痕發誓自己寧願去隨便找間客棧,甚至破廟休息一宿都無所謂!牽起冷翊略嫌細瘦的手腕,他探量著已經穩定的脈搏說道。 「後悔?你做事從來不後悔的。」打從認識他到現在,不曾見他為自己的行為舉止後悔過。因此,對凡事不曾好奇的冷翊也不禁起了興趣。 「因為……」話語未完,一陣嗓音便傳入兩人耳中。 「我說,風兄弟啊!怎麼說話說一半就走人了呢?你是不是瞧不起我們兄弟倆?」粗啞流氣的語調,其中還摻雜著嘲諷口氣。冷翊望著臉色更加不悅的風無痕,心底大致明瞭他的後悔從何而來。 隨著越來越大的嗓門聲音,兩道身影也毫無禮貌地推開西廂客房的門板,不請而入。冷翊在來者踏入之前就掙脫無痕的手,靜靜地站立在藍色身影身邊看著這兩道不知何謂『禮貌』的身形。 映入眼簾中的兩名男子,五官端正、身材修長,在一般普通百姓眼裡,已經可以稱得上是不錯的人才,但是跟無痕的相較之下,他們可是輸得悽慘。如果,臉上外露的忌妒、憤恨還有驚艷的神情可以收斂一下的話,那就再好也不過了。 「風兄弟,這位是……」其中一名穿著華麗絲綢衣衫的男子,驚艷外加打探的目光在冷翊的身上遊走不定,惹得風無痕不悅,側個身阻擋了那過分打量的視線!藉著這個動作,男子知道風無痕的用意,乾咳兩聲,皮笑肉不笑地問著。 「這位是我一同雲遊的夥伴,冷翊!翊,這兩位是岳擎山莊的兩位少主人,岳傲凌、岳傲翔。」從無痕那平板的介紹聲中不難察覺,他對這兩位岳家少爺不甚喜歡。 不動聲色,就連應酬的笑容也不給,冷翊只是離開無痕身後、雙手作揖淡淡行了個禮,沒有虛應兩人的打算;不知為何,他就是不喜歡岳傲凌看他的眼神!繼續回到無痕高大身形所庇蔭的地方,他不想多說話。 「兩位怎麼有這空閒時間來西廂客房閒逛呢?」對於岳傲凌放肆的目光,與其說是不悅,倒不如用憤怒來點明無痕的心情!再加上方才在大廳內收到的不明挑釁和問話,讓一肚子氣的他口氣相對的重了不少。 「我們兄弟倆來看看是什麼樣的人讓風兄弟推拒了楚楚小姐的邀請,先行退席,原來是為了會情人啊……」岳傲翔接收到風無痕表現出的不滿,心底的怒火更是燃燒猛烈!話語一出,頓時客房內籠罩在一片尷尬無言的肅殺氣氛下,風無痕撤去臉上的所有表情,冰冷平板的面孔俊美依舊,但是散發迫人的氣勢卻讓岳家兄弟額頭冒出了冷汗…… 咦?這…… 秀眉蹙起,冷翊感覺到一股若有似無的微弱邪氣,隱約地浮動著!而且,這種邪氣…… 「呃……岳少爺、風公子,老爺說晚膳時刻到了,請…請你們到前廳去用餐!冷公子的餐點,我已經幫冷公子送來了……」方才離開的小女孩兒雙手捧著沉重的食盤,面對前方看起來劍拔弩張的三人,臉色有些蒼白。 風公子跟兩位岳少爺的表情都好可怕,客房內沉重的感覺讓她好難過! 就在小女孩開口的剎那間,邪氣消失、再也找尋不到一絲的跡象可循。 「謝謝姑娘!」走到小女孩的身邊幫她將著實不輕的托盤接過、放在桌上,小女孩的心思躲不過他的眼睛,冷翊可以看出她此時的驚恐懼怕:「煩請姑娘回報嚴老爺,就說三位公子稍後就到。」 這句話對小女孩來說恍如保命符,一個欠身退離她急忙離開西廂客房。風無痕和岳家兄弟依舊兀自較勁,絲毫沒察覺到小女孩的離去。 見到此情景,冷翊不重不輕地叩了桌子幾下,總算是拉回三人的注意力:「三位不該讓嚴老爺與小姐久候,請移駕到前廳吧!」 「是的,你們二位應該移駕至前廳用膳,請恕在下無法相陪。」走到冷翊身邊,風無痕不著痕跡地以自己身軀擋住岳傲凌放肆的目光,擺出一個送客的手勢!只可惜,有人的就是不曉得自己找台階下。 「風兄弟和這位公子不一同用膳嗎?還是二位嫌棄嚴府招待不周呢?」岳傲翔就是看風無痕不順眼。 「並非在下嫌棄嚴府,只是深怕如果在下一同出席的話,豈不是搶了二位的風采嗎?更何況翊的身體不適,嚴老爺已經請人將翊的餐點送過來了,翊又何須至前廳呢?」犀利且一針見血的回答,看來岳家兄弟真的惹火了無痕喔! 「你…哼,走著瞧!」岳傲翔終究還是耐不住少爺脾氣,憤怒先行踏步離開,岳傲凌雖然不像弟弟這般暴怒但是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尾隨在岳傲翔的背後走向前廳,離開前他以別具意義的目光看向護衛著冷翊的風無痕。 「那兩個人對你的敵意很深啊!」 極度不符氣質地聳聳肩膀,風無痕不客氣地關上門板後將冷翊按坐在椅子上,自己也在他旁邊坐下來:「我自認沒有對不起這兩人。」 「你該到前廳去了!」 「陪好友用膳這個理由,我想嚴老爺應該不會介意我的缺席。」倒了杯洞庭白毫遞給冷翊,風無痕的態度擺明就是不想再見到那對兄弟。 「我早已辟穀,你知道的。」 「我知道!不過,他們不知道!」好簡單的回答,也代表著他就是不想去赴這場鴻門宴。 「是嗎?」 *** *** *** 最後無痕還是逃不過赴會的命運,原因出在嚴楚楚親身來西廂院請人,亦邀請冷翊共同到前廳用餐,但被冷翊以身體不適為由,拒絕嚴楚楚的邀約!閒雜人等隨無痕無奈赴約而離開,冷翊氣循一周天後獨自來到西廂前的庭院。 嚴府不愧為鎮上首富,小橋流水、假山造景,整個嚴府富麗堂皇得讓冷翊蹙起柳眉;提氣翻身躍上西廂的屋頂,涼爽的夜風徐徐吹來,讓他的不適感稍稍退去!抬頭凝望著璀璨炫麗的星空和皎潔無瑕的彎月牙兒,一股茫然充斥整個胸懷。 他……究竟該去那裡尋找師父要他尋找的東西呢? 來到苦境東飄西蕩已經好幾年了,他始終不明白師父話中的涵義。究竟,他該怎麼做才是正確的? 自小與跟隨在師父身邊鑽研佛法、練武修身,他知道自己背負著重要的天命,將來需扛起拯救蒼生的大任,但是師父卻不願幫他剃度,反而要他來到苦境遊歷,去尋找著『繼續生存的理由』……突然覺得有一種莫名的孤獨將他包圍、幾乎令他窒息。 低下頭部,雙手交叉環抱住自己的雙肩磨擦幾下,冷翊拿起自己不離身的竹笛,將脣靠近吹口,一陣低低、輕柔中帶著些許蕭瑟的笛音,乘著夜風飄向天際!閉上眼,他任由自己的思緒融入笛音中,徜徉在無盡的星空下。 似遠似近、若即若離,有如鏡中花、水中月,近在身前卻又捉摸不著,讓人有如身處五里迷霧中,不僅看不見出口就連來時的路也找不到了,一如他的心境。 隨性的一曲終了,最後的餘音慢慢消散在空氣中,冷翊輕聲嘆息。張開眼,風無痕俊美的臉龐赫然出現在眼前,令他著實一驚,但隨即鎮定下來:「結束了嗎?」 「嗯!」沒有說多說什麼,風無痕只是與他背靠背地坐在屋頂上,「今天的月很漂亮,星空也很美。」 「是啊!」溫暖,從背部向全身擴散,驅走原本籠罩周身的孤獨。 「願意讓我為你演奏一曲嗎?」 原本突兀的要求,在無痕口中說出時卻是那麼樣的理所當然!冷翊沒有多加思索就將手中的笛交給身後之人:「當然,求之不得。」 曲起右腿,隔著彼此的衣物倚靠在比自己更厚實強健的背肌上,冷翊再度昂首欣賞漫天的閃耀星子,可是此時的他卻有著與前一刻完全不同的感受──低沉柔和的悅耳笛聲中,他感受到的是一股未曾有過的溫暖和……安心。 忽地,笛聲中斷,風無痕的嗓音取代而代之地響起:「想不想知道為什麼我這麼快就回來了呢?」 「為什麼?」其實冷翊也很好奇,依照方才岳家少爺驕傲跋扈的態度,他還以為要再等久一點無痕才有辦法脫身。 「因為……我動了點小手腳,沒有給任何人知道的讓岳大少爺的右手脫臼。」 「岳大少爺先動手的。」平淡地幫他接著說下去,因為冷翊知道以無痕的個性絕對不會先挑起戰火,肯定是那位大少爺挑釁在前。 「他趁走過我身後時想在背後攻擊我。」 「攻其不備嗎?!」那對外行人才行得通的招數,碰上無痕這種底子好的高手只會讓自己吃大虧的。 「我讓他手腕脫臼,一般大夫應該就能醫治得好他!不過,可能得花上三、四天的時間。」風無痕不想告訴冷翊,其實讓他真正動手的原因,是因為岳傲凌打量翊的目光時在是太放肆,讓他很不高興。 「翊……」 「嗯?」 「小心岳家那兩兄弟。」 「我知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