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7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百年殤戀‧二

望著眼前連綿不絕的人潮,白衣人有些不適地按著額際兩側,臉色也愈加蒼白;他一向不喜歡太過吵雜的環境,連帶的也令他不太接近人群。 「翊?」發現到身旁之人的異狀,風無痕停下步伐關心地探問。 「你臉色很差,不舒服嗎?」注視著那張原本就白皙的臉龐,此時更是顯得透明、毫無血色,風無痕伸出手欲扶住那看起來搖搖欲墜的身子,望著那不適的臉龐,心中不知為何感到一陣揪緊。 搖首拒絕,冷翊退到街角偏僻處稍稍喘口氣,抬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充滿擔憂的俊容,他只能扯起唇角:「我沒事!」 側臉以披散的銀髮擋住那不斷打探的妒慕驚艷視線,冷翊有些哭笑不得的迎向風無痕無辜的臉龐。 深知自己的外貌總成為眾人視線的焦點,更遑論他身邊還有個俊美無濤、翩翩貴公子風采的風無痕,所以此時行人的注視早已在他的意料中,看無痕似乎習慣了人們讚慕的眼光,對四周人群的注目毫不在意。 「我們去茶館歇會兒吧!」不理會冷翊拒絕的動作,風無痕硬是攙扶著他朝著最近的一處茶館走去!拗不過無痕再加上自己真的也累了,冷翊只能隨著他走入茶館,選定了最不顯眼的角落處坐下。 「客倌,要…要吃些什麼?」跑堂的小二十分熱心地上前招呼,卻震攝於兩人出色的外表,連話都說得有些結結巴巴的。 點了壺碧螺春和幾盤茶點,遣退兩眼發直的跑堂小二,風無痕直視著冷翊打從入了城鎮後就沒有放鬆過的柳眉和略顯疲態的眼眸,「很累嗎?」 「不!只是……」張開唇卻不知該如何解釋,冷翊最後放棄了開口,以沉默作為回答。 「不喜歡太多人?!」看出他的無言,風無痕帶笑地為他說出理由!動作輕柔地幫他將杯子注入茶水,頓時瀰漫的清新茶香總算讓冷翊鬆開了緊擰的雙眉,捧杯輕啜,入喉的甘甜和無痕帶笑的神情讓他舒展了緊繃好一陣子的情緒。 「我不太喜歡吵雜的地方。」注意到自己位置是坐落在內側,無痕高大的身軀擋去了所有投注過來的視線,冷翊靈動的眼眸閃過一絲不明光芒,看向一直注視著自己的俊俏男子,從心底感激他的體貼:「謝謝你。」 打從和他結伴同行以來,冷翊發覺無痕真的是一個很體貼的男子!只是…… 「先吃點東西吧!等會兒我們得先找家客棧,不然今天可能要路宿街頭了。」將茶點推到白衣身形面前,對於他的感謝風無痕欣然接受。單手稱著臉龐,凝視著一口一口啜飲茶茗的恬靜容貌,這已經成了風無痕最喜歡的習慣。 冷翊,人如其名,冷然安靜得可以,在同行的這五天中就可以察覺到!這一路上往往都是自己在說、他在聽。現在,他肯接受自己的觸碰已經算是有很大的進步了,至少比初次見面時的情況有很大的改變。 「這樣看我很有趣嗎?」執起砂壺為發呆之人倒滿茶水,冷翊不太能理解為何無痕老是喜歡這樣望著自己看!如果是一般普通人家也就算了,無痕自己本身就是個惹人注目的焦點,不是嗎?想起兩天前,他們碰上的千金小姐,冷翊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別又想起那件事情了好不好?」有些討饒的說著,風無痕見到那抹笑意便知道冷翊定是又想起那個莊家千金,也不想想自己是個未出閣的大家閨秀,竟然在深夜前來敲他房門示愛!幸虧,他那天晚上興致大發地拖著冷翊在屋頂賞月,不然這下他真的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抱歉!」說著卻依舊掩飾不住唇角的弧度,畢竟他很少看到無痕這樣手足無措的模樣。對於冷翊的笑顏,風無痕雖然是嘴巴上唸著但心底卻是甘之如飴! 一壺碧螺春見底,卻不見冷翊動手取用茶點,反倒將未動過的小點心分給了在茶館外的孩童們,看著孩童們開心的天真笑臉,冷翊唇際眉宇間染上了淡淡笑容!風無痕只是笑而不語,放下茶錢後兩人一同踏出了茶館,尋找著他們今夜的落腳處──客棧。 「救命啊──啊啊……」突然,一陣女子尖叫呼救和急促的馬蹄聲相繼傳來,跟著的就是人潮一陣騷動,大人的咒罵、小孩子的哭叫,掀起了混亂的開端。 只見到一匹白鬃駿馬竟然在這人潮洶湧的大街上發狂奔馳,而馬背上的一名紅衣女子顯然駕馭不了失控的馬兒,只能無助地叫喊著。 「危險!」一名老婦人帶著約莫五歲的小娃娃因為動作遲緩之故,被走避的人群推倒、跌坐在大街之上,眼看發狂的白鬃駿馬即將踏上那對祖孫之際,藍白兩道身影從群眾間竄出,閃電似地將那對差點命喪馬蹄下的生命救出!眾人定神一看,不就是那兩名引人注目的俊美青年嗎? 「翊,你在這裡等我!」將懷裡驚嚇過度的老婦人輕巧地安置在一旁的石階上,風無痕朝著抱著娃兒安撫的冷翊點了點頭,提起真氣追上狂奔的馬匹── 如果再不制止這匹馬,那會造成更多人受傷的。 「不哭,別怕喔!」柔聲安撫著懷中已經開始嚎啕大哭的娃娃,冷翊溫柔拍著那小小身軀的背部,「沒事了!乖……老婆婆,您有受傷嗎?」探視著一旁的老婦人,他將懷理由大哭轉成抽咽的孩童遞交給她。 「年輕人,謝謝你!真的謝謝你……」 抱著孫兒,老婦人這才從那奪命的一刻清醒過來!緊抱著小孫女,她老淚縱痕直向白色身形道謝,「如果不是你,我這老太婆跟我的孫女就……」想起,老婦人顫抖不已。 追上馬兒的風無痕一個縱躍,跳上馬背,接過紅衣女子手中的韁繩猛力一拉,頓時白馬前蹄高高躍起,紅衣女子只能順勢摟住身後突然出現的身形,放聲尖喊。奇蹟似的,原本發狂的馬匹竟然就這樣被馴服、平靜下來,乖乖地不再奔跑。 「姑娘,已經沒事了!」有些尷尬地看著依舊死抱著自己不放的紅衣女子,風無痕僵硬地抱起那抹纖細躍下馬背,隨即匆忙地推開了這道香軟身軀!紅衣女子遭受到的驚嚇過度,雙腿虛軟,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了,風無痕只好再次將那抹鮮紅抱起、回頭走向冷翊。 俊男、美女,加上方才那一幕英雄救美的場面,使得本來就引人注意的無痕成了百姓心目中的大英雄,尤其眾人在發現這名紅衣女子竟然就是鎮上首富嚴大善人的掌上明珠嚴楚楚,整個徐州公認的第一美人時,更是一陣譁然。 「小姐、小姐……」 驚慌失措的聲音排開圍觀的群眾而來,就見到一成群家丁和女僕陪同著一名年過半百的中年男子匆匆趕來,看到無痕懷裡安然無恙的纖影,中年男人衝上前將女子拉回:「楚楚,有沒有受傷?爹看看……」 如釋重負地放開雙手任憑男子將人拉開,風無痕借勢退到一旁仍在安撫那對祖孫的冷翊身旁,拉著他左看右看了許久後,鎖緊的眉心才鬆開。冷翊從他的動作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輕輕點了點頭,「我沒事!」 打從遇到無痕後,這句話好像已經成為他的口頭禪了! 「小娃兒呢?!」隨口問問,實在是不太喜歡越來越擁擠的民眾,風無痕更加明白冷翊對人群有著莫名的距離,確定那對祖孫沒事後便想走人。 只是引起了這麼大的風波,兩人想不動聲色離開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那名紅衣女子與中年男人早在兩人轉身邁開步伐前,先一步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壯士請留步!謝謝你救了小女的性命。」一面致謝,嚴勝不忘一面打量眼前俊俏非凡的藍白兩道身形,見聞廣闊的她一眼就看出這兩位青年並非凡俗之輩!藍髮青年文武全才、風度不凡;白衣身形雖然給人的感覺有些冷漠,但是渾身上下卻散發著一股莊嚴的清聖之氣,「在下嚴勝,不知兩位壯士如何稱呼?」 「小事無須道謝,告辭了!」注意到嚴勝那精明的打探目光,風無痕順著轉身的動作讓冷翊站在自己身後,不著痕跡地遮擋去那探索的視線。 「公子請留步!」嬌嫩的女音響起,紅衣女子也就是嚴勝的寶貝女兒嚴楚楚平復了驚懼,蓮步輕移緩緩朝著無痕行了個禮,嬌美絕倫的臉上已稍稍回復血色。一雙顧盼生姿的盈盈秋眸望著救了自己的俊美青年,流露出的好感和情意嚴勝全看在眼裡,「承蒙公子相救,請受楚楚一拜!」 柔美身段微微一福,柔弱的姿態令人我見猶憐。 這一下,四周響起的震耳呼聲可讓風無痕頭暈,更令冷翊不適。 「小事一樁,姑娘無須多禮!」鑒於上次的事件,風無痕悄悄拉著身後一直沉默不語、臉色略白的冷翊,不斷地想脫離這人群的包圍!可惜無奈看戲的民眾太多了,使他不能如願。冷翊任由溫暖的大掌牽引,咬著下唇克制自己暈沉反胃的衝動。 耳邊太多太多的聲音,鬧哄哄地讓他無法思考;越來越擁擠的感覺,令他幾乎快窒息…… 「翊!翊……你怎麼了?……」察覺到身後之人的不對勁,風無痕無暇去理會眼前的姣美女子,轉過身扶著那不甚強壯的雙肩,還來不及多說什麼,身後的白色身軀已經朝著他傾倒過來、失去意識地落入他的懷裡。 「翊──」 *** *** *** 『師父,您究竟要徒兒去尋找什麼?』望著眼前慈祥聖潔的佛者,蓄著一頭銀白長髮的青年不解至極。 沒有地點、毫無目標,就連一絲絲的頭緒線索都無!究竟,師尊要他尋找的是什麼?他真的不懂。 『翊,你身負救世天命!現在,我要你去找尋當你這個重任落下後,一個能讓你繼續存活在這苦境的理由……明白嗎?』溫柔地注視著眼前,這個自小一手帶大的乖巧徒兒,心疼他的苦、不捨他的命,但這一切都是既定的。 『恕徒兒愚昧!』 『以後你就會明白的!當你遇上了……後,你就會明白的。到那時候,你再回來這裡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