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之墨舞閣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蓮引之釵憐‧2


搖搖頭,素還真悄悄地望了葉小釵沉重的臉龐,「對不起啦!小釵,你不要生我的氣好嗎?」



『知道我會生氣還不好好愛惜自己?』大掌包握住那雪白小巧、不及他一隻手掌大的蓮足,葉小釵炯炯有神的星眸對上那虛心不已的俏臉,眉峰蹙得更緊!『想想看,你這是第幾次食言了?』


一臉委屈不已,素還真耍賴的往葉小釵身上靠,「小釵,人家有好久沒有好好休息了耶!」像個愛睏的稚童般地打個呵欠,素還真想以這招蒙混過關。這招他用過好幾次了,每次都很有用!


伸手摟住那軟香的身軀,葉小釵也只能嘆氣。都要怪自己,太寵溺他了,才會造成這種情況。抱起賴在懷裡的輕盈可人兒,葉小釵走出藥房,朝漣閣走去──漣閣是一線生為素還真準備的臥房,取與蓮同音的漣為閣名。


很自然地伸出雙手環抱著他的頸肩,只有在此時此地素還真不再是那個背負武林天下安危的中原第一人,只因……在此的人都是他最重要、最親近的人!在他們面前,素還真無須再繼續偽裝自己。


「…看到崎路人和續緣都很好,我好高興呢!」將臉蛋埋入葉小釵的肩窩,素還真突然冒出這一句話來,「真的好高興……」


『先睡一會兒吧!』明白他的感受,葉小釵輕拍拍他的背,並且向在庭院中的素續緣等人點了點頭,『既然高興就別再讓他們擔心了!』


「嗯……」


***   ***   ***


「崎路人大哥,爹親瘦了不少耶!」望著遠去的兩道身形,素續緣為自己父親纖細如女子樣的身軀蹙起濃眉。雖說,自己在其他人眼中也是一副文弱書生的削瘦體型,可是比起父親,他可以說是高壯的了。


「你那個爹親啊!我從沒見他胖起來過,每次見面都是越來越瘦,臉色也越來越蒼白……想來是武林俗事讓他太過操累。」


「……崎路人大哥,我們請爹親退隱好不好?」揚起臉蛋,素續緣眼底有一絲期盼,「讓爹親退隱,跟我們一起生活,不要再去管武林、江湖之事了!」



「傻孩子,你爹不會退隱的。」低沉陽剛的嗓音傳來,從來者一身火紅色的打扮可明白他的身分──他就是龍腦青陽子,素還真結拜的義弟!在素還真去東瀛之後,為救素續緣而遭白雲驕霜截去雙腿,所幸葉小釵秘密地將他帶來給崎路人醫治,才得以從另外一殺手那取來雙腿接回,恢復以往的風采。



「二叔,你覺得怎麼樣?」面對青陽子,素續緣總是有著一份愧疚存在!雖然青陽子的雙腿已讓崎路人接回,行動自如,可是一想到青陽子為救他而遭白雲驕霜截斷雙足的情景,素續緣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我沒事。」伸手輕揉著素續緣的黑髮,青陽子望向緊閉的漣閣房門,淡淡的一笑,「續緣,你想請你爹退隱是不可能的,因為……他捨不得與他一起出生入死多次的同伴,更不想讓這項重責大任落到你的肩上啊!」


「是啊!素還真的命格就是如此,若是他退隱的話不僅是一頁書前輩必須扛下維護武林和平的重任,就連你也必須一同擔起這項任務!其實說穿了,素還真為的不是天下人,而是為了他最重要的同伴和你啊!」


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青陽子和崎路人已成了莫逆之交,崎路人看著白蓮之子說道。



「可是……爹親的苦心有人知道嗎?」素續緣一想起外界對素還真的批評,直為父親感到不值。「就連正道同伴都批評爹親是踩著同伴的屍骨向上爬的……像傲笑前輩一樣的人比比皆是!爹親的用心有誰知道?」


崎路人不語。因為,他也曾深深地傷害過白蓮!那一句話,他知道那一句話對素還真的傷害有多大、有多深!但是,從他被救醒,帶到這個地方隱居至今,素還真對他的態度仍一如往常,就像他根本不曾說過那句話一般。


素還真,我、終、於、看、清、你、了!



真的看清他了嗎?


沒有……他沒有!他只是被素還真那副無情的外表蒙蔽了,他根本不知道素還真早已為他的安全做好準備。知道他對武林俗事感到厭煩,素還真以這件事讓外界都認為崎路人已死,讓他能過著真正閒適的隱居生活,自己卻扛下所有人的鄙視和指責。


「傻續緣,你爹親的用心當然有人知道啊!」青陽子輕拍拍素續緣垮下的肩,用眼神指向那扇門後的另一人,「不只有他,你、我、崎路人和一線生、一頁書前輩也都明白啊!」


「嗯……」突地起身,素續緣靈機一動地跑向廚房,「我去請一線生伯伯多做一些補品,好好讓爹親補補身子!」


「青陽,我……」崎路人的臉上有著一股彆扭的表情,「我曾經……」


「過去的是別再提了!現在……」青陽子原先的平靜臉色已然消失,眉心皺起,神色極為不安,「我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是針對素還真而來嗎?」聽他這樣說,崎路人也緊張了起來。原因無他,只因青陽子的感覺一向奇準無比。「要不要告訴葉小釵,讓他多注意一點。」



「不知道!只覺得似乎有什麼事快發生了……明天再跟大哥商量一下吧!」青陽子揉了揉額際,「先別讓續緣和其他人知道!說不定,這只是我這幾天太過勞累所致罷了。」


「或許吧!」站起身子伸了個懶腰,崎路人輕笑一聲打破原先沉重的氣氛,「看來,這段日子離俗居會很熱鬧了!」


青陽子會意的一笑,方才他在後院練功調氣時就聽到藥室傳出的吵鬧聲,在素續緣和一線生相繼進入藥室後更是熱鬧了!若不是怕藥室的空間太小,容不下太多人,他實在是很想去湊一腳!


「不過,前提是……」壞心眼的崎路人瞄了漣閣一眼,嘴角勾起了邪邪、報復性的微笑,「要讓葉小釵把『帳』算完才行。」


誰叫他每次來都是一身傷的來,每每都要他們四人嚇出一身汗才罷休!葉小釵要找他算帳時,他一臉委屈又愛睏的模樣騙得葉小釵捨不得罵,更遑論是『修理』他了!


青陽子明白崎路人的心情,淡淡的露出的迷人的笑容,「你說得沒錯!」


的確,他這個大哥的確是該好好修理一下!嗯……也該提醒葉小釵算算總帳了!


***   ***   ***


清晨,應該是離俗居一天美好的開始!


不過按照此時此刻的情況看來,今天的開始似乎並不美好喔!


葉小釵的俊臉上蒙了一層黑霧!雙手捧著食盤,怒氣氤氳的眼直直瞪著空盪盪的漣閣,想抓某人來好好打一頓的想法在腦海中盤旋不去。猛地,將手中的托盤放在桌上,他開始翻箱倒櫃的找起人來。


在這個暴風來臨的時刻,一線生乖乖地窩在廚房,打死也不願踏進暴風範圍;青陽子端坐在後院的青石上,靜心打坐,好像一切皆與他無關;素續緣一早就不見人影,肯定是跟著罪魁禍首溜了!只剩下一個不知死活而且很白目的傢伙在他身邊看熱鬧,那個人姓崎,也就是崎路人這小子。


「我說葉小釵啊!」幸災樂禍地望著正打開衣櫥的葉小釵,崎路人笑得可賤了!「素還真的個子是嬌小的一點,可是也不至於能塞進衣櫃吧?」那一副欠揍的笑臉,拼命引誘葉小釵的拳頭向自己招呼過去。


葉小釵惡狠狠地瞪著坐在欄杆上衝著自己直笑的傢伙,臉更黑了!


還好,崎路人也知道什麼叫做點到為止,尤其是看到葉小釵那握緊顫抖、快要向他飛來的鐵拳,他跳下欄杆在葉小釵發飆前先逃了!嘿嘿……要看熱鬧可以在背後偷偷看,賠上小命可不值得啊!


到處遍尋不著那纖弱的嬌小身影,葉小釵的怒氣已經瀕臨飽和點!崎路人望著葉小釵的表情,開始有點為某人擔心了!


「請問……」一聲熟悉中帶著陌生的圓潤嗓音響起,引起兩人共同地將視線調向離俗居的入口,只見一張清麗絕俗的俏顏出現在門邊,靈動的眼眸滿是好奇得打量著四周環境。


「啊……小釵,你要……」只聽見一聲慘叫,原本站在門邊的嬌俏人兒此時已被牢牢的壓制在葉小釵腿上,以非常非常好笑的姿勢接受處罰……


崎路人看傻了眼,呆呆的望著前方的兩人!現在是什麼情形?葉小釵竟然…竟然用這種處罰方式?他忍不住大笑出聲,幾乎笑岔了氣。


葉小釵懶得去理會崎路人,厚實的大掌再一次的揮向那可憐的玉臀。由此情況可知道,葉小釵氣瘋了!也因為他氣瘋了,所以並沒有去注意被修理之人的髮色和衣著,直到青陽子和一線生聞聲出來查看。


「一線生,救我啊!」那張與白蓮相似的嬌顏滿是委屈和不解,外加淚水滴滴地向一線生求救。一線生和青陽子則是被他那頭墨黑色的長髮震住了,只能楞在原地,看著葉小釵繼續施暴。


「哇……好熱鬧喔!」另一陣聲音自門邊傳來,阻止了葉小釵正要繼續擊下的手掌,也讓場面趨於寂靜。


罪魁禍首──素還真抱著一大束的桔梗與愛子站在門邊看著熱鬧滾滾的一堆人,視線掃到被牽制在葉小釵腿上的人,臉上多了欣喜,「行雁?你怎麼到這來了呢?咦……」看到他滿臉的淚水和葉小釵高舉的手,素還真的眼底溢滿了迷惘。


葉小釵呆呆地看著兩張相似的容顏,初行雁趁機掙脫葉小釵的鐵掌,跳到素還真身邊揉著慘遭毒打的玉臀,同樣顧盼生姿的美眸哀怨地望著石化狀態的葉小釵。「小釵是吃錯藥了嗎?這樣打很痛耶!」


素還真搖搖頭,表示他不知情!此時一線生猛然大喊出聲,「啊!你是初行雁,那個被織夢師留在過去的分身!」


當初素還真為救葉小釵使致一具分身被織夢師補天缺留在過去,眾人都以為這具分身必死無疑,萬萬沒想到他硬是有辦法回到現代!不過,由於時間錯亂的關係造成這具分身有了自主意識,髮色和外貌也有了稍許的變化,今日才會有初行雁這個人的出現。


一線生在很早前就知道這件事情了,誰叫他是素還真的『好友』呢!只是因多年不見,再加上素還真和初行雁的容貌相似、事出突然,所以一時沒有認出人來。


「小釵,你怎麼了?」將手中的花束塞到初行雁手中,素還真蹙著眉看向仍舉高的手,「你怎麼可以亂打人呢?要打行雁也不能用這種方式打啊!」打屁股,好像是教訓小孩子的方法。


被他這麼一說,葉小釵終於回過神來,伸手就將素還真緊緊的牽制在身邊,往漣閣走去。素還真莫名其妙的拉著葉小釵的衣服,「小釵,你在做什麼?放我下來啦!你怎麼可以丟行雁一個人……」


「素還真,我勸你最好閉上嘴巴!」崎路人好心的提醒著素還真,因為葉小釵的怒氣似乎還沒以消!從他『挾』人的態度就可以看得出來。「你如果想跟你的『分身』有同樣的下場的話!」


待兩人的身影消失在漣閣門後,青陽子和崎路人開始繞著仍是一臉委屈的初行雁打轉,「你真的是那小子一人三化的作品?」崎路人的用語讓初行雁蹙起了眉峰──這麼久不見,這小子怎麼還是這副模樣啊?初行雁決定不去理會這個汙辱他智商的蠢問題。


轉過頭,就見到……噢…應該算是他的兒子吧!只見素續緣一臉困惑,迷惘的雙眼直望著自己,「嗯……續緣,你想要問什麼?」


「續緣在想該怎麼稱呼你!」一線生心有戚戚焉地回答,因為當初他和初行雁第一次見面時,自己也為這個問題傷了不少腦筋,「你的身分真的很難定耶!」


「就叫我爹親嘛!」輕輕撫摸那頭與自己相同的墨黑色長髮,初行雁臉上有著淡淡的邪惡笑容。


素續緣苦著一張臉,注視著眼前總覺得沒大自己幾歲的『爹親』,正在想說些什麼時,一陣『慘絕人寰』的叫聲以驚天動地之勢傳入眾人耳中。


「還真也被修理了!」雖然不知道為何被修理,不過初行雁回想起方才葉小釵的力道,只能對被修理之人投以無限的同情。整理好掙扎時弄亂的衣衫,眼光瞄到涼亭石桌上放置的古琴,初行雁原先黯淡的臉頓時亮了起來,三步並做兩步地跑到石桌邊,輕輕撫摸著泛著紫檀木特殊幽暗光芒的琴,愛不釋手。


「這琴是誰的?可以借我彈一下嗎?」好棒的一把琴,雖然比不上琴魔的,卻也算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寶貝!初行雁不待主人出聲同意就先顧自動手輕撥琴弦,剎時,清亮悅耳的曲調充斥整個離俗居中。


清亮如珠落玉盤、暗柔若呢喃私語、高亢似銀線入天、低穩像泰山盤坐,每一個攏捻動作都挑動聽者最細微之處,每一個音符都帶動聽者最敏感的心緒起伏,讓他們隨著曲子的起伏去感受著彈琴之人的一切情緒。


一曲完畢,漣閣的門也正好開啟!只見素還真俏臉漲紅,眼角還掛著兩道亮晃晃的水珠,噘著小嘴快步走向亭子;葉小釵跟隨在其後,臉上的怒氣還未完全消退,其中還摻雜幾許的疼惜和後悔……


素還真來到初行雁身邊伸手拉住他往外走,「其他人不准跟過來,包括小釵在內!」還向身後的葉小釵扮了個鬼臉。初行雁的眼底突然閃過一道光芒,但是很快就被掩飾過去,快到讓別人沒有察覺的機會。